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57 今天这忙是帮定了
    ,

    陈安也没废话,直接问道:“你们的头在哪?”

    “你个小犊子是不想活了,把我们门砸了还上来就问我们老大,兄弟们,弄死他。”在自己地盘这群小混混变得更无法无天了。直接就准备上去痛扁一顿陈安。

    陈安把周玲玲拽到自己身后,本来想自己单独解决这件事了,可是这个丫头非得跟过来,没办法只能让她看一下自己暴力手段了。

    五六个小子上的快,但是退下的更快。因为陈安那佛山无影脚让他们属实有点害怕,一个小子直接就被陈安踢晕了过去。

    “呵呵,对付你们这群人渣,用手我都嫌埋汰。”说完陈安慢慢走向这几个人。

    这个时候楼上又下来一群人,结果豹哥一样就看到了这个瘟神。

    妈呀,他怎么来这里了。不过看到陈安身后的周玲玲之后,豹哥就知道陈安是为什么来的了,原来是为了女人啊。上午的时候自己就听到他们老大说周玲玲的事情。自己还因为不出去而被一群同伴笑话来着,。结果中午的时候看到他们鼻青脸肿豹哥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幸灾乐祸不久没想到陈安居然又找上门来了。

    “小豹子,你们老大呢?”说实话看到这个豹哥一身花里胡哨的衣服,他属实有点眼花。

    “楼,楼上。”豹哥磕磕巴巴的说道。

    至于他手底下那几个小弟都很快的站成一排等着陈安上楼。

    让他们再和陈安动手?那是不可能的。他们可不想英年早逝。陈安上次给他们打的还让这几个家伙记忆犹新的,甚至这群小混混一致认为陈安到底是不是什么武术或者什么近身格斗术的教练啊,居然这么厉害。

    看着陈安来着周玲玲的手走了上去,再看看一楼躺在地上哀嚎的几个弟兄。

    豹哥左右衡量了一下。

    “走,跟我出去要债去。”上面的人手下有好几个自己这样的小头目。而豹哥就有这几个小弟,要是真的都给打废了那么自己可就亏大了。

    所以豹哥这个时候做出一个决定,那就是出去要债去。与其这么说倒不如说是出去躲一躲。

    而他手底下这群小弟就差点鼓掌来庆祝豹哥这个伟大的决定了。一群人偷偷溜出了这个是非之地。

    走到楼上之后陈安看到一群小混混手拿着棍子朝着他走来。

    “不知死活的东西。”陈安冷笑着冲上前去。

    周玲玲看到了一场视觉盛宴。陈安这种暴力的让周玲玲很惊讶,没想到陈大哥居然这么厉害。

    “让你们老大出来。”看着一群躺在地上哀嚎的人,陈安喊道。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一群人,而就在这个时候忠哥终于出现了。不过他的出现周玲玲也万分紧张起来。

    因为这个家伙手里拿着一把手枪。

    “怎么,就是你小子这么狂妄的打了我的小弟。”忠哥很嚣张的说着。

    自己本以为这群小弟可以收拾了这个砸场子的男人呢。结果没想到对方居然真的有两下子,不过忠哥一点也没有害怕,谁让自己手上有家伙呢。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忠哥显然很喜欢这句话,也认为这句话道出了真理。

    陈安把周玲玲护在身后,自己倒是不怕这个东西,可是周玲玲不行啊。

    “怎么,不嚣张了?”忠哥一边向陈安走过去一边大喊道。

    其实看到周玲玲紧紧的握着陈安的手的时候他就很不高兴。自己看上的女人居然和别的男人这么亲密,他要当着周玲玲的面将这个男人活活打残。

    当然,打死他还是没有这个胆子的。因为看得出来这个男人也不像是没有身份的人,一辆宝马i8他在楼上就看到了,虽然中海市的富豪不好,但是能开的起这种跑车的人显然不是无名之辈。

    看到这个家伙向自己走来,陈安心里暗笑,白痴。如果是远距离的话他或许还真的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得对周玲玲负责。

    可是既然这孙子自己送上门来了,那么陈安也就不客气了。

    在距离自己不到三米的时候,忠哥捡起了地上一个棒子,在他眼里拿着棒子打陈安更具有威慑力。可是随后只见自己眼前一晃,整个人就摔倒在地上了。

    紧接着他就感觉头上好像有一股力量在压着自己。没错,是陈安踩着他的脑袋。

    “我在楼下的时候就找你,你为什么现在才出来啊。”陈安淡淡的说道。

    既然这个男人都装完犊子了。自己也是时候让他知道什么是实力的差距了。

    “以为有把破枪就想打这个打那个的。真特么以为自己是黑涩会啊。”陈安拿着棍子开始照这个忠哥的脑袋上一顿打。

    那样子就像是老子教训自己不争气的儿子一样。

    “我错了,我错了。”本来以为骨头挺硬的忠哥在陈安几棍子后迅速服软了。没办法,如果自己在不服软可能脑袋都能被陈安打成脑震荡。

    “说说,周玲玲的父亲欠你们多少钱?”陈安说道。

    虽然周玲玲把这件事跟陈安说了,但是具体金额陈安还真的不知道。

    “十五万,加上利息一共六十万。”

    忠哥刚说完就被陈安一个大脚踢到一旁。

    “你们挺黑啊。这利息就算是世界首富也跟你们耗不起啊。”对于这种组织陈安也不算太了解,但是唯一知道的就是这群披着人皮的家伙挣得可都是昧着良心的钱。

    “大哥,我们之前也是有合同的。”忠哥虽然脑袋被打的迷迷糊糊的。可是还是在努力辩解着。

    因为这钱他们也是有上家的,虽然违法但是这么做的人并不在少数。

    “哦?带我去看看合同!”陈安眉毛一挑,这件事自己必须一次性解决了,不然以后这种人还会缠着周玲玲他们家的。

    忠哥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与其说办公室也就是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屋子,里面有桌子和一个大的铁柜子。

    只见忠哥从柜子里面拿出来周玲玲的父亲周俊冷的欠债合同……

    作者飞天魔鬼说:火车上没信号,不好意思啦,今天就先这么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