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50 利益?
    ,

    在一家会所里面,陈安和郑军二人喝着红酒,虽然两个人没有什么菜,但是这么喝着也是一种品位。

    “终于不是咖啡了。”郑军苦笑着说道。

    两个人从确定合作一直到合作结束,一共就见了两次面。而这两次面二人喝的都是咖啡。今天终于换上了红酒,所以郑军才这么说的。

    “这换成红酒了不知道郑少的合作心思还能不能像原先那么坦诚了!”陈安转着装着红酒的高脚杯说道。

    “哈哈哈,陈少这是说的什么话,如果陈少有心,那么我自然不会辜负陈少的期盼。”郑军说道。

    “那就好,还有多谢你之前无偿将土地转让给了楚氏集团。”能办成这件事足以证明一点,那就是郑军如今有能力控制郑氏集团的资金了。土地虽然不是很值钱,但是这个价格确实让人肉疼,郑军就算白给了陈安六个亿啊。

    “陈少哪里的话,既然你帮助我了,这点心意还是要有的。”郑军说道。

    陈安打破了自己在东海的尴尬局面,算是解决了自己的一个大难题。所以这个事情远比六个亿还要值。如今郑明在东海也被远在南都的方锦抛弃了,虽然人家没有明说,但是这个事情郑军已经完全看透了。

    两个人推杯换盏,尽管是红酒但是还是喝下去一瓶。好在郑军的酒量不错,才没有出什么洋相。而陈安仿佛自己喝多了一样,说话的时候舌头有点打结了。

    不过郑军却丝毫没有掉以轻心,陈安的这一招对他印象太深刻了。想当初李家河方锦就是被陈安这么给坑了的,至于自己的弟弟为什么现在还不得方锦的信任,一半的原因也都是陈安喝酒之后说的那些话。明知道是离间计但是方锦还是有点不放心,这足以见得陈安对于人心的把握和缺点的攻击是如何的恐怖了。

    “呵呵,你说咱们现在中海是我,东海是你,这一带可能方锦也不敢再来放肆了。”

    “是啊。主要还是陈少你的主意好,让我一下子茅塞顿开啊。”

    “不过也谢谢你的主意,还有,在我出国期间向楚倩暗杀的行动。”陈安说着说着话风一转。

    而郑军正在考虑陈安下一句话如何应付呢结果突然出现了这个情况。

    “陈少,你这话我就不知道从何说起了,楚总遭到暗杀后我可是极力帮忙寻找真凶啊。”本来郑军刚想要提起这话题,但是没想到陈安居然提前说了,并且这里面的内容让他感觉信息量很大。

    “哦?其实你做的天衣无缝,但是我感觉这个人就是你呢。”陈安喝着红酒,自己的脸色也从之前的温和变成了凌厉。敢对自己的老婆出手,还真是想死。

    “陈少,没有证据的话可不能随便说啊。”郑军面不改色的说道。

    陈安呵呵一笑:“其实你的目的也很简单,恐怕就是想要让我发怒把方锦赶尽杀绝,或者是让我们两个两败俱伤吧。”

    这一点陈安从回来之后就一直在考虑,而通过郑军无偿转让给楚氏集团的土地陈安更加确定了这一点。郑军这个小子别看之前很老实的和陈安合作,但是陈安丝毫没有小瞧这个小子的野心。看来郑军就是想要让陈安因为楚倩发狂,而逐渐灭了威胁自己的一些对手。或许他都幻想有一天陈安和他们两败俱伤,到时候自己就可以真正的掌控南方,而到时候方锦相比于自己恐怕也会黯然失色的。

    郑军惨然一笑,自己最终还是斗不过陈安这个妖孽啊。既然陈安都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自己也没有必要再藏着掖着了。

    “我当初没有打算要楚倩的命。”没错,尽管都报道楚倩遭到暗杀,但是真正的杀手并没有打算要了楚倩的命,因为雇主怎么整他们就怎么办呗。郑军要做的也就是要引陈安出来,可是陈安最后真的没在华夏,而楚倩身边的高手也完全化解了楚倩的危机。

    “然后你又在后面雇佣蜘蛛组织的杀手来暗杀我,其实这也是一个试探我的方法吧。”陈安慢悠悠的说道。

    “没错,但是从这我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你太强了。后来你去灭了他们杀手组织也让我大吃一惊。”果然对于陈安在东南亚的事情郑军还是有所了解的。

    “不过我可以对天发誓,最后那个事故不是我设计的。”郑军说道。自己虽然承认了这么多事情,那也没必要隐瞒这件事了,可是这件事真的不是他做的,这他可得真的证明一下,要知道陈安最关注的可能也就是那件事了。

    “那件事先不提,就这些事情你不打算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吗?”陈安说道。自己也确实知道最好那件事不是郑军做的,因为他可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去干这种事情,要不然可能陈安从东南亚回来之后就会灭了郑家。

    郑军此时哪还有刚才喝酒的那种豪情壮志,自己颓废的一笑:“你想要什么?”

    对于陈安他虽然就合作了一次但是太了解这个人了,是一个可以让敌人痛不欲生的人,可惜啊,当初他也是野心膨胀在加上自己的一时张狂,才会作死的去挑战陈安的耐心。

    “那块土地周围三公里的地方,我都要,再加上你们郑氏集团要把东海的市场给我们腾出来。”对于郑军陈安索要的东西早就想好了。自己能做的也只有将这件事化作巨大的利益去换取回来,当然如果楚倩因为他真的出事了可能就不是这个结果了。

    听到这些郑军吸了一口凉气,这可不是六个亿就能下来的,可是他也不得不答应。因为如果他拒绝的话他可能转身就会告诉方锦有关自己在东海算计他的事情。以方锦的性格到不会把陈安怎么样,但是郑军的话他都有可能扒下一层皮来。

    “好吧。”所有的不甘与落败感都化成了这两个字。他知道他输了,都没有和陈安博弈,甚至人家仅仅用了一瓶数十万元的红酒就让他彻底败了,虽然他心里很不服,但是也对陈安那深深的睿智以及观察力感到恐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