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45 宿命
    楚倩并没有因为陈安尴尬的笑容而停下自己的话,从昨天自己被陈安的师父救起来之后她就一直在想着这些事情,自己之前断了的记忆终于接了回来。有关自己和陈安的所有事情,包括陈安是如何变着法气自己的,二人最后是如何打算分道扬镳的。当然还有二人依偎在一起看电视的场景,以及陈安是如何在一次次危机时刻把自己救出来。两个人所经历的事情可能是别人一辈子都没有经历过的,主要二人经过了太多的生死考验。

    “你背着我找女人,花心大萝卜”

    “呵呵”得亏现在病房外面没有人,不然陈安可以肯定如果楚倩当着外人这么说,自己绝对挖个地洞钻进去。因为实在太没面子了,可是这也的确是自己做的。

    看到陈安一直陪着笑脸反而楚倩说了一大堆。与之前那个高冷话少得女总裁截然相反。不过现在陈安担心的是楚倩别继续要离婚。这样就算把民政局拆了自己也不能离。反正陈安是铁了心了,自己就算在楚倩家看大门也不能离开这个女人,当然别的男人也休想过来。

    “你是不是还在想着离婚?”楚倩问道,看陈安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她一下子就猜到了陈安在想这件事。

    “没,没有。我这次说什么也不会答应了”陈安迅速反应过来,自己有这么明显的表现出来吗?这个女人现在如同于颖一样妖孽。

    还没等陈安解释完楚倩就堵住了他的嘴

    只不过在五分钟后!

    一道人影鬼鬼祟祟的来到了病房里面,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紧张复习高考的黄安筠。在楚倩出事之后这个小丫头和父母也都来看了一眼。毕竟于情于理黄安筠都在楚倩家里住了一段时间。虽然楚倩平时高冷无比,但是对黄安筠来说还是蛮热情的。所以来看一看,这不今天听说楚倩醒了。这个小丫头就赶着下课的时间又过来了。没想到居然看到了这一幕。

    “咳咳”小丫头没有装作没事人一样走了。而是在咳嗽的同时把手机调成了录像模式。这么刺激的画面她怎么可能不会记录下来。

    而陈安看到这一幕也迅速把楚倩放下来,楚倩则是小脸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别的

    “小丫头片子,把照片给我”陈安伸手去抢她的手机,只是自己还是比黄安筠慢了一步。

    把手机放进自己的小包里面锁上之后,这个小丫头才警惕的看着陈安,不过并没有和他说话。而是对楚倩说道:“姐姐你终于醒过来了!”

    “嗯。”楚倩因为害羞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话了。

    反正两个女人说了一会儿话,陈安很郁闷的出去转转了,反正楚倩在这里也跑不了,倒是他对老头子的认识又提升了一个新的程度。这个老家伙深藏不露啊。紧接着陈安就看到病房外面乌压压的全是人。都是楚氏集团的员工以及楚建国的老友,还有的是陈家的人。这可真是一场医院里的上流聚会啊。

    看到陈安走了出来外面有几个人恭敬的喊了几声陈少。他们可是陈家专门派过来的人,对于这个回归家族不久的陈家大少还是很尊敬的,因为他们隐约知道陈家对陈安到底是有多么重视。

    医院乱哄哄的过了一上午,下午的时候陈安就领着楚倩回去了。原因是楚倩身体也好了,就差平时吃的上面调理身体了。虽然医院有点不想让楚倩走,不过还是恋恋不舍的让她们离开。主要是因为楚倩的恢复简直就是一个医学奇迹,既然那个治病的高人不在,这群医院的大夫也就从楚倩这里下手了。

    可是陈安怎么可能同意,我的宝贝老婆岂能是给你们做医学调研用的,如果对方再说出这些话可能医院也就该关门了。

    到家之后楚倩和陈安温馨的坐在客厅里面,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楚倩这回不提离婚的事情了。说明这件事就过去了,大家就当没有发生过一样。

    “如果不是叶爷爷说了一番话,你可能现在拿到的就是离婚证!”楚倩冷静的说道。自己在下定和陈安好好过之前其实也是纠结到摇摆不定的。最后还是叶远道给她指点了迷津。这才有楚倩和陈安好好聊天这一幕。

    想起陈安师父所说的那番话再加上自己和陈安之间的种种经历,楚倩最后也只得相信他所说的,自己难道这辈子真的就是这种命运吗?或许也不赖!

    陈安现在就是楚倩说啥是啥,坚决维护自家老婆的决定。

    楚建国和王英两口子也都回家了,有陈安在他们还是很放心的。并且见识过陈安的做饭手艺之后他们也更加放心把自己女儿交给陈安。甚至楚建国还有点羡慕自己的女儿,因为女婿做的饭的确很好吃,当然他这也只是敢这么想,如果真的这么说出去的话估计很快就会躺在自己女儿之前的病房里面,只不过他是被自己老婆打的。王英本身就出身王家,可以说是他们那一代的豪门大小姐了。能做出饭来就算不错了,想要做到陈安那个程度,还真是有点困难。

    晚上的时候陈安做了一大桌子饭菜,本来自己想要单独出去买菜来着。可是楚倩非得跟着,所以两个人就一起去了,看她的样子陈安大概想到了什么。肯定是自己那个无良师父不知道跟楚倩说了什么,然后楚倩会变成这样,估计自己的那些红颜知己楚倩也不会去管了吧。男人就是这样,如果你不去真的说话约束他,他总会为自己想出一些天花乱坠的想法去给自己找更多理由,说句不好听的就是得寸进尺。

    甩了甩脑袋之后陈安到达地点下车了,自己想这些干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当今唯一的大事就是让楚倩调养好身体才是关键。而拽着楚倩的手走进市场之后陈安也暗自下了一个决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