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25 打你一顿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约翰什么下场?现在别看这个家伙看着还凑合,就是被陈安打了一顿,可是回到家之后可就没那么幸运了。搞不好他的继承人的位子也会被家族剥夺,虽然他的父亲约克拖是族长,但是约翰这么严重损害家族的利益,甚至还一度让格林家族陷入险境,估计就算有约克拖的力保,约翰下半辈子可能也就是一个废人了。

    这个时候陈安缓缓说道:“我其实要求很简单,第一,他道歉。第二,让我打一顿。”

    听到这句话之后在场的人再次被陈安的话整惊讶了,他们的第一念头就是这么轻松就完事了?道歉也就是上嘴皮碰下嘴皮的事,在这种情况下约翰如果再顾及自己的脸面可能就是真的智障了。

    至于第二点,他们想了想还是有点疑惑,陈安打人确实挺狠的,但是与家族的生死攸关比起来,打一顿还是好多了。

    不过他们是这么想的,可是约翰听到之后自己却胆怯的往后退后两步,别看这个家伙现在站着呢,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陈安那一脚有多疼,自己感觉被卡车压过去一样。甚至现在自己还感觉身体有点不得劲,所以听到陈安说要打自己一顿的时候约翰差点哭了出来。

    而约克拖则是默认了这件事,以自己儿子的一顿打换来家族的生存。在他眼里还是值得的,毕竟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如果真的家族产业没了,可能自己的儿子约翰被家族的其他人生撕了了都有可能。因为约翰的劣迹斑斑就以及让格林家族对他的意见很大,平时有自己这个父亲帮他压下来了。可是如果这个时候自己再护着约翰的话,可能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这个时候陈安就跟一个怪叔叔一样,冲着约翰招手。“过来。”

    “不,爸,你救我啊!”既然他不过来陈安也就只好亲自动手了,而约翰则是一直慌乱的向后退去,自己嘴里喊着约克拖。毕竟在场的人里面也就只有他俩有血缘关系了。

    可悲的是这个时候就算是约克拖也不能说话,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个沉默已经同意了陈安的要求,如果自己出声的话要是陈安反悔了,可能这件事就没那么简单了。自己从商多年,一眼就看出来陈安绝对不是那种善良的人,现在只是默默祈祷陈安别把自己的儿子打死就好。

    至于陈安此时已经抓住了约翰的脖子,一只手抓住约翰的脑袋,砰,砰的往桌子上砸去。会所的桌子都是昂贵的大理石桌面,看着带着那么一丝大自然的气息。不过接下来这个桌子的上面可就好看了,鲜红的血液滴答滴答的顺着桌子的一角往地上流,而这血液的源头则是来自于约翰的脑袋。这个家伙的额头已经被磕出了一个大窟窿。

    不过陈安并没有罢手的意思,面对敌人,这个家伙从来就不知道心软为何物!约翰被陈安拎着像一只布偶一样,根本没有力气反抗,其实他也知道,就算自己反抗了又能怎么样,最后的下场还不是被陈安接着毒打。此时他已经指望不上自己的父亲了。

    看着自己平时娇生惯养的儿子被陈安像牲口一样毒打,约克拖的心也在滴血。可是面对这个场景他却没有丝毫的办法,甚至自己连喊出一声住手的勇气都没有。要知道只要自己这么喊出来,对方绝对会以此为理由要求拆开格林家族。只见约克拖的双手紧紧握拳,指甲已经在肉里面了,他知道自己现在要做的也就是看着。

    约翰已经无力喊叫了,因为他发现他越是大喊陈安打的就越狠,从按住他的脑袋磕向桌子,再到把他扔在地上一顿狂踢,陈安只是拿出了自己的五分力,他要做的也就是震慑。如果真的弄死了可就不好玩了,说不定格林家族会在欧洲整出什么幺蛾子呢。并且如果真的灭了格林家族,估计毒牙的人也会再一次盯上他的行踪。

    显然他的目的达到了,全程这些参加宴会的人们都是小心翼翼的。他们有的家族虽然比格林强,但是他们绝对敢保证如果自己像是约翰这样,他们的家长也会做出跟约克拖同样的决定。

    “啧啧啧,看看你的这些朋友,没有一个人敢替你说话,就连你的父亲也只能看着。你说你是什么人缘啊!”陈安一边踢着在地上打滚的约翰一边轻松的说着话。

    周围的人听到陈安的话都无力吐槽,他们其中有的人确实和约翰关系不错,但是也绝对不敢站出来给他说话,那无疑于自掘坟墓。

    打了半天,陈安也停手了。自己跟打一个没有生命的东西差不多,这个家伙从晕过去到生无可恋的表情,已经让陈安失去了兴趣,看到他看着自己那恐惧的样子,相信这个家伙以后会小心说话的吧。

    “行了,送医院去吧,我没下死手。”陈安说道。

    众人都想冲陈安伸中指了,这还没下死手。半个会所全是约翰的血。他们甚至怀疑约翰不是被打晕过去的,而是失血过多晕过去的。

    约克拖听到这话之后赶紧让自己的保镖去送往医院,自己要请世界最好的医生来给约翰治疗。当然他现在最想做的还是打约翰一顿,要不是这个小崽子惹出这件事来,自己哪里还用卑躬屈膝的跟别人赔笑脸,同时他也决定以后格林家族的族规里面有一条,见到东方人要礼貌谦逊,尤其是华夏人。

    当然在场的人不止是他这么想的,很多人也有同样的想法。以后一定要告诉家里人不要招惹华夏人,太特么恐怖了,虽然大多数华夏人未必是这样,但是难免有的人不会像陈安那么低调,要是再碰上一个可真是要了他们的老命了。

    陈安回到了童云萱旁边,很绅士的问肯特:“肯特先生,不知道你这次为什么没有求情呢?”

    面对陈安突如其来的问题肯特心里咯噔一下,接下来被开刀的人就是自己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