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14 熟人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半个小时后飞机平缓落地了,此时他们不是身处在战火纷飞的地方了,而是在一个国际上都可以成为浪漫之都的巴黎。这也是欧洲的一个好处吧,地方不算大并且交通便利,有时候只要开车就可以经过好几个国家。更何况是飞机。

    不过当下飞机之后陈安和童云萱准备出去坐车呢,就发现刚才搭讪童云萱的那个外国人上了一辆劳斯莱斯,看来这小子是一个土豪啊。劳斯莱斯到哪里都可以说是有钱人的象征,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当车子刚准备开的时候意外却发生了,之间几个黑衣人瞬间就拽开了车门,这个小子也很不幸的被枪堵住了脑袋。

    而周围的一些人也都恐慌起来,虽然他们喜欢冒险和枪械,甚至有的国家不禁止枪械的使用,可是遇到这种情况还是都表现出了人的本能,那就是向后退,尖叫!

    “你往后退,注意安全,我去看看。”陈安嘱咐了这一句话之后就消失在拥挤并且夹杂着恐慌的人里面,因为当陈安看到那辆汽车之后自己认出了这个年轻人的身份。此时他已经被头顶着枪,几个黑衣人也将司机拽下去准备开车跑了,防弹的劳斯莱斯,用来做逃跑准备可以说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并且他们很有自信在外面人看不到这辆汽车里面的情况下他们在交通上可以毫无阻碍。

    就凭这个车牌照就很好使,而陈安此时也以最快的速度钻进了准备开走的汽车里面。司机已经被他们开枪射杀了,而这个外国人此时也眼睛里面充满了恐惧,刚下飞机就给他来这一下简直让他有点猝不及防。

    不过当他看到陈安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苦笑道:“伙计,你找我报仇也未免太不是时候了。”

    他以为陈安还因为刚才自己在飞机上搭讪那个女孩来找他算账来的,可是此时这个状况恐怕够呛能和倒霉蛋解释清楚了。而就在陈安进入车里的那一刻,一把枪也顶在了他的脑袋上,对方对于这个突然出来的人有点惊讶,可是一听目标说的话双方好像还认识。

    陈安笑了一下:“三秒钟,把枪拿下来。”

    “啥?”绑匪对于陈安刚才说的话懵了,难道对方不是哭爹喊娘的大喊着饶命吗?剧情也不是这样的啊。可是偏偏就是这样,其实如果绑匪的态度温柔一点或许陈安还有兴趣和他们玩一玩,可是既然枪都怼到自己的头上了,那么跟他们也没必要再废话了。

    “我看你是找死!”绑匪感觉自己还是头一次遇到过这种蛮不讲理的人质,要知道这两个人的命可都是握在他们绑匪的手里啊。

    “杀了他。”在那个年轻人身边的绑匪冷静的说道。此时汽车已经开了,就算是警察也够呛能追上他们了,而他们的目的也就只有一个,就是将这个刚下飞机的小子给杀了,至于这个东方面孔的人就是一个倒霉鬼,谁让他突然跑到车里面了。

    “啊!”还没等那个人动手陈安就一把捏碎了他的喉咙,整个人的脖子也歪了下去。

    因为陈安看得出来对方的枪都是有子弹的,并且保险都已经打开了,看来对方是真的动了杀心,既然不是图财,这种肯定就是要命的。而那个后座的绑匪头头还没等把枪对准陈安就被陈安一枪给了断了。这手枪自然是刚才那把顶着自己脑袋的,其实枪口还有自己头上的余温呢,没想到这么快子弹就出来了,不过不是打爆他的头。

    两枪结束了另外一个想要活动的绑匪,虽然劳斯莱斯的内部空间很大,但是如果是展开搏斗还是有点空间不足。现在只剩下一个开车的绑匪了,显然他不敢回头,也不能分神,因为这辆车已经达到了一百码,在车流拥挤的道路上就算是职业车手也不敢分神。更何况他还知道后面坐着一个瞬间解决了他三个同伴的人。

    当司机在前面战战兢兢的开着车的时候,陈安则是轻松的坐在凳子上,颇有一种枪在我手,天下我有的状态。而这个年轻人也是神经大条,当时兴奋的说道:“大哥,多谢你救我一命。”

    “你是布鲁克家族的吧。”如果说之前听他的口音有点怀疑的话,那么看到这辆劳斯莱斯的车牌照陈安就确认了,这也是他跑过来的原因,不然这个男人死不死跟他才没有关系呢。

    “你怎么知道?”年轻人惊讶的说道。如果说当地的人话没准知道他们这个隐形的豪门,但是对于东方人一眼就认出自己所在的家族,他还是很惊讶的。

    “叫什么?”陈安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继续问道。

    “我叫托克!是布鲁克家族的族长罗格的孙子。”虽然不知道陈安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他已经知道对方绝对不是自己刚才想的那么简单。并且自己在听到了陈安的话后下意识的顺从的说了出来。

    前面的司机听到两个人几乎都在后面唠家常了,自己通过后视镜看到陈安不注意,自己方向盘一打,直接就冲向了大桥下面的河里。他们接到的任务就是杀了布鲁克家族的小少爷托克,所以这次也算是死任务,冲到河里面自己没准还可以逃生。

    面对这辆车突如其来的转向,陈安一把抓住了托克的衣服领子,自己用尽全力一脚踢开了劳斯莱斯的车门,两个人就飞了出去。而那个司机显然没有陈安他们那么好运,因为在临下去的一刻陈安将手里的手枪直接就扔了出去,不偏不倚的正好打在了司机的脑袋上,以大桥这个高度这个司机也是必死无疑。

    而托克一脑袋汗,虽然自己喜欢一些探险的活动,可是从大桥边上死里逃生也让他有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

    这个时候陈安慢悠悠的说道:“凯瑟琳是你的什么人?”

    “嗯?你知道我姐?”托克好奇的问道。

    “熟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