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91 恶心你一下
    “可是我们所做的准备……”卢克东迟疑的说道。再得知夏振东明天要开公司,并且董事长是陈安的消息之后,他们可是准备给陈安爆了一大波料。这足以让陈安在东海众人的面前颜面扫地。甚至这个小子和东海几个大小姐的关系也会随之破裂。

    方锦摆了摆手:“好饭不怕晚,咱们就先给陈安攒着吧,有他哭的时候。”

    他至今还没有忘记陈安当着中海众人的面给自己那一个不轻不重的嘴巴子,那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自己不需要找家族来解决这件事,他要让陈安承受着比自己还要难看的场面。

    “大少,我发现最近我的哥哥不是很老实。”郑明考虑了很久最终还是将这件事说出来,因为他感觉自己的哥哥最近确实有点反常,虽然郑军极力将自己表现的平庸起来,可是郑明还是很警惕的发现了他最近的行踪,没办法,自己和郑军虽然是同宗兄弟,可是这个继承人的位置就这一个。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当自己在算计这个在他心中的好大哥的时候,郑军何尝不是在监视他。

    “郑军?他怎么了?”想起郑军那天的表现,方锦就一种不屑的表情,也许是当时自己太想要让陈安感受到那种草木皆兵的感受了。其中难免会掺杂着几个草包,而郑军就是他眼中的草包,其实那天也是因为他气火攻心,所以没有仔细观察到郑军最后的表情,不然他一定能发现郑军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

    “他最近去了一次中海,并且自己现在开始足不出户了。”原先他这个“草包”哥哥起码也会出去花天酒地,可是最近却老实的很,这让一直警觉的郑明发现了。

    与此同时已经潜入方锦别墅的陈安也听到了郑明的话,自己轻蔑的笑了笑,看来郑军也被人家紧盯着呢,不过他这些日子足不出户大概是一直在准备证据呢吧。比较自己的清扫活动就要开始了,看来郑军也是聪明人,应该是猜到了自己的心思,想到这里陈安心里的防线又加了一道,如果将方锦比作自作聪明的狐狸的话,那么郑军就是豺狼,不光是狐假虎威,在任何人放松警惕的时候还可以凭借自己的实力咬对付一口。

    方锦仔细考虑了一下说道:“暂时不用管他,郑军现在还成不了气候。只要把陈安除去,所有的事情都会迎刃而解。你,会成为东海的话事人,而你则是中海的话事人,相信有你们两个得力助手,南方的局势会更加明朗。”

    说到这里卢克东和郑明都欣慰的点了点头,与方锦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但是他们图的是什么,不就是方锦能给他们所需要的么,况且目前俯视整个南方的局面,有能力和他们合作的也就是方锦了。至于方锦的目的也很明显,那就是疯狂的报复陈安,两个原先还没有太大梁子的人如今都快成为生死敌人了。

    听他们说话陈安就感觉听天书一样,这些事情在自己的眼里还真是个笑话,凭他们三个人就想力压南方这些富家子弟?或许方锦有这个背景与能力,可是这两个货可就不能那么幸运了,以他们的身份跟在方锦身边是有点费劲,相信方锦也会在事情都平息之后将两个人踢掉。

    不过自己可不想大晚上的在外面听他们开玩笑了。翻墙进入别墅之后自己找了一个房间,别看方锦的别墅安保能力很强,但是这种神不知鬼不觉进入这种地方对于陈安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洗个澡,然后睡一觉。”这是陈安现在的想法,能在敌人的住处住一晚上,陈安也是没有谁了。也幸亏方锦的这栋别墅大的很,并且内饰极尽奢华,所用的建筑材料也基本上都是隔音的。所以陈安根本不担心对付能听到自己洗澡的声音。再说了,这个大的住处方锦也未必能住的过来,自己帮他使用一下。

    当然方锦自己还不知道自己的住处已经潜入了一个晚上找不到地方住的人,如果他知道这个人是陈安的话,说不定自己跑出去把别墅炸了都有可能。

    在送走了两个人之后方锦自己慢悠悠的走回了房间,至于纪云自己今天安排他去做别的事情所以就没有在,就算在的话他也不会在这里住的。

    可是陈安正躺在床上的时候发现自己没有别的衣服穿了,自己何不去方锦那里顺两件去。这小子住这么大的别墅,衣服肯定也不会少,丢个一两件恐怕也没有什么事情。

    正当陈安准备进去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一件事。这件事让陈安惊讶的张大的嘴巴,妈妈啊,这特么也太变态了吧。没想到这个平时看着衣冠楚楚的方家大少居然有这个癖好,真的是想不到啊,与此同时陈安露出邪恶的笑容,自己是时候爆一波猛料了,手里的手机也拿了出来,这个时候是它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一晚上就这么奇怪的过去了,第二天一早陈安老早就出来了。自己昨天收货颇丰,他可不想这个时候让方锦发现自己,到时候自己倒是可以给他一个惊喜。

    现在他应该去自己岳父那里蹭一顿早饭,然后开始今天的工作了。哎,自己为了夏颜也是拼了,古有周幽王为了博得褒姒一笑烽火戏诸侯,今有他陈大帅哥为了美女上刀山下火海。当然这个陈大帅哥是他自己加上去的,这个家伙的自恋总是无时无刻。

    到了夏颜家之后夏振东倒是没堵门,看这个小子那自信的笑容,自己就知道这件事难不住陈安。确实,这两件事如果陈安告诉陈家的话,陈家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完成这两件事,可是自己就是想知道陈安的态度以及他是怎么做的,虽然结果都一样,但是夏振东注重的确是过程。

    “你都准备好了?”夏振东漫不经心的问道。

    “是啊,岳父既然都这么说了,我怎么可能不照办。”哼,让这个老家伙阴自己,自己现在也恶心他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