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90 压制他!
    十分钟之后,施炳目瞪口呆的看着陈安,他实在没有想到陈安居然会这么强。这些人中不乏有战堂的好手,其中也有很多是狠人,可是他们在陈安战斗力就立马化为零了。难道是这群人看到陈安之后就提不起战斗力,还是他们想着急讨好陈安?答案显然不是这样,看来这个陈安的确是有真的功夫,并且他确定就算华兴帮的战堂各大战将联合起来都未必是这个年轻小子的对手,难怪老大这么有恃无恐,原来有这么一个猛人镇场子啊。

    想来想去施炳也很聪明的没有去上,自己这个时候还上去打人家,无异于上去送人头去了。

    “这回你们总该服了吧!”陈安甩了甩脑袋说道,虽然自己面对他们毫无压力,可是陈安还是感觉有点累了,毕竟这群孙子也是憋着劲想要让自己下不来台,所以都很卖力的去袭击自己。

    施炳走上前去:“哈哈,果真是老大挑出来的人才,确实让兄弟们感到佩服,我施炳是服了。”

    看到陈安的如此能力之后自己想不服都不行啊,况且这件事都是夏振东一手安排的,恐怕以后也难以改变了。

    “你们呢?”看到施炳表态之后陈安又笑呵呵的问着这群人,自己如果不拿出一些暴力手段恐怕这群人还真的不老实,至于现在他有信心让他们张口说服。

    “我们也服了。”

    “服了,服了。”

    这群人有气无力的说道,想起这个人的变态实力,他们就是想不服都不行啊。再说看到他们这里比较让人信服的施炳都这么说了,他们也没有理由还起刺。

    “服了就好,明天公司开业,所以我们还会再见面,施炳你把人员统计好,明天穿上正装都给我统一过去,如果不来,我希望你们谁能有这个胆子去尝试一下我这一拳。”

    话音刚落陈安猛地吸气一拳打在了大厅的石柱子上面,当然他也是将内力包裹在拳头上的,不然就算他再厉害也硬不过石头啊。尽管是这样,那石头做成的柱子如同一个豆腐一样被陈安打碎。

    当陈安的拳头溅起石头渣子的时候,众人的最都几乎能吞下一头大象了。

    能打过他们确实证明陈安那与众不同的实力,可是这么做的话更加有视觉冲击感,他们还没有见过一拳能打碎石柱的猛人。

    “我们记住了。”其实就在刚才他们还存在侥幸心理,这么多人自己不去又能怎么样,到时候工资照领,就不信有人敢举报他们。

    可是如今他们就如同小绵羊一样听话,毫无疑问陈安这一下子太厉害了。尤其这个小子那云淡风轻的样子,简直让一群人眼前闪起了小星星。

    试问谁小时候能没有一个武侠梦啊。而陈安此时的形象简直堪比他们小时候的偶像了。

    施炳也是擦了擦脑袋上的灰,这个小子这一下确实很厉害,可是自己不是都屈服了嘛。还整这一下子,他现在就像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谁让刚才自己站在桌子底下跟他说话来着。

    “好了,散会。”陈安这一秒钟变脸的功夫也是没谁了。

    这些人虽然很好奇陈安是如何办到的,可是现在当务之急是准备正装,因为没有人会想成为那个可怜的石柱。

    陈安看到大家都走了之后自己拍了拍身上的土,妈的,这就是装犊子的代价。他虽然手上有内力包裹可以不惧任何硬物,可是自己的衣服没有防尘的功能,他这一身黑色休闲装如今变成了半黑半白,就像是刷墙的工匠一样。

    “妈的,今晚去哪里睡觉啊!”陈安想到了一个严峻的问题,自己扔下于颖况且还没有结账,这个女人不追杀他就不错了,要想让她收留自己简直不太可能。再想想夏颜还是算了,自己没有办完夏振东这两件事之前估计夏振东不太可能让自己去见她,童芸萱那里倒是不错,可是自己白天刚从她家出来,晚上回来有点尴尬啊。

    结果陈安悲催的发现偌大的东海自己居然没有住的地方,再翻了一下自己的钱包,可惜的是自己的钱买一顿早餐还是可以,要是住店的话那就有点不够了。也幸亏自己之前跑了,不然到时候在餐厅结账自己更加尴尬。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收到了郑军的一个电话。

    “我发现今晚方锦找了我的弟弟,他们可能在海边别墅那里。”郑军低沉的说道,他有预感方锦他们聚集在一起肯定没有好事,至于他们所针对的对象不用猜也知道是陈安。以目前两个人合作的关系自己当然要告诉他一声了。

    “哦?我知道了。”郑军这电话来的正好,自己反正现在也没事,不如看看方锦这几个孙子又在琢磨什么猫腻。对于郑军的话陈安没有怀疑是陷阱,因为自己知道郑军还没有这个胆子,要是他敢这么做,自己就敢将他打入地狱。

    就这样我们无敌的主角陈安没有打车,自己兜里已经没钱了。手机定位之后就跑了过去,尽管没钱,但是自己力气倒是有的是。

    此时的海边别墅里面坐着卢克东还有郑明二人。方锦坐在沙发上只是静静的吸着烟,他不说话这两个人也没有人敢吱声。

    “我这次叫你们过来就是想说,这次的行动暂缓,等到李家反扑的时候我们再出手。”方锦说道。

    要知道正面对抗陈安是最错误的决定,只有借着李家反击的时候自己等人再出手才是最佳时机,难道他不听自己的父亲的话了吗?要知道方锦的父亲可是严厉要求方锦禁止活动。

    不过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儿子跟他玩了一个文字游戏,既然你不让我现在出手,那么我就等到时机最佳的时候再出手。如今他对陈安的兴趣已经不仅仅是因为他是京城世家的人了,而是对陈安这个人感兴趣。毕竟一个骄傲的人是不允许别人比他更加优秀的,要么有能力再超过他,要么就是压制他。方锦采用正是后者的态度来面对陈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