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77 任务?
    看到这个小药瓶,陈安打开之后闻到了浓郁的药香味。

    “这是治疗伤口恢复内力的药,省的点用。”叶远道说道。看着他肉疼的样子陈安忍不住撇了撇嘴,抠门死了。

    里面就几颗还让自己省着点。当然如果他知道叶远道自己私藏这个东西得有一个火车皮的话不知道陈安会是什么想法了。

    不过当陈安看到这个药瓶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之前自己在南洋暴走的时候那个老人给自己的药。这还是后来小白说的。

    自己赶紧跑回卧室去找了找,叶远道看到这一幕自己懵了,这小犊子也不能这么兴奋就跑回去吧?师父可在这里呢!

    不一会儿叶远道伸手接住了陈安扔过来的一个小药瓶。

    “我上次在南洋暴走的时候一个神秘人给我的。”

    叶远道打开一闻:“段家的?”

    “谁家?”陈安懵了,什么段家……

    老头缓缓说道:“这种药是专门供段家内部子弟服用的。功效个我给你的差不多,只是对方为什么给你这个药呢?”

    叶远道奇怪的想着,段家在整个华夏都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以至于就连叶远道也不敢轻易去招惹他们家的人。

    “可能是看我长得帅吧。”陈安括不知耻的说道。自己后来也很奇怪,给一个不认识的人疗伤的丹药,这可不是一件小事。要知道古武者对于丹药的重视程度要比金钱还要看重,金钱没了可以再赚回来,可是丹药这东西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以陈安小时候在昆仑混了这么长时间,都很少见丹药这种东西。

    当然其实昆仑也有很多,只是叶远道没有让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祖宗看到而已。不然这小犊子不得把这些丹药当糖豆都给吃了啊。

    叶远道看了看陈安:“不要开玩笑,帅这个字和你就不沾边。”

    “……”

    正当爷孙两个人研究呢!楚倩从楼上下来了。本来她还以为这两个人会等的不耐烦呢,毕竟一个女人出门总是要磨蹭一会儿。不过看到爷俩心事重重的样子她一愣,这是怎么了?

    “咳咳,既然孙媳妇都下来了那就去吃饭吧。”因为叶远道一直认为徒媳妇没有孙媳妇叫着亲切,所以就这么叫着了。

    而陈安也没有什么意见,叶老头跟自己本来就像爷俩一样,他这么叫也无可厚非。

    既然想不明白这件事,叶远道也就不想了,总之最后没有害处不是么!其实这一点陈安很像叶远道,那就是想不明白的问题就放在一边了,如果非得弄明白还得费时费力,只要最后是结果是好的不就可以了么!

    就这样,一对郎才女貌的夫妻和一个老头就这样进入了中海最大的一家中餐馆,这是中海最大的一家饭店,里面装扮的古色古香,全部都是古人那套碗碟,现如今仿古的潮流兴起,就连饭店也不落后。

    叶远道在吃的方面甚至可以说是挑剔至极,不过这家饭店做的也算合乎口味。陈安知道叶远道这不是矫情,而是习惯。

    自己曾经吃到过一次他做的饭,

    当时就感觉师父是一个被武功耽误的大厨。

    “孙媳妇,等有时间我给你们做一桌,保证让你吃的终生难忘。”叶远道说着。

    作为自己的孙媳妇,能享受到这种待遇也是应该的。楚倩小声答应着,自己的手却在下面紧紧握拳,哎,她还不怎么会做饭呢。

    怎么陈安做菜还吃也就罢了,这个老人也会做,这不是更凸显出她是一个娇滴滴的大小姐了么。

    一顿饭吃的很和谐,当然叶远道在楚倩面前吃相还是控制了的。不然以他那抢饭一般的吃相,比陈安也不城惶多让。

    这对师徒倒是真的跟一个模子刻出来一样

    。

    饭后叶远道就跟陈安分开了,自己还有事情要做,这次来就是顺路看看陈安这小子,他没什么事自己也就放心了。

    别看这一老一少一见面就开撕,但是叶远道心里还是很挂念自己的徒弟的,试想一个人养了几年的宠物都会有感情,更何况十多年的人呢。

    “小子,段家的事情复杂,如果可以尽量别去招惹姓段的人。还有,十几天后的龙组行动一定要去。不过你可以向皇甫昊天那小子讨要点好处,有便宜占干嘛不占。”

    “好吧。”

    “我有事要去处理,你要是在外面遇到困难报老子名号。”叶远道拍了拍陈安的肩膀。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像一个老人一样开始嘱咐小辈们了。当然能让他挂念的估计也就只有陈安了。

    “我怕我会死的更惨。”陈安撇了撇嘴说道。

    这个老家伙要走就走吧,非得整的这么煽情干嘛。

    结果叶远道听到陈安这句话之后笑嘻嘻的给了陈安一个大飞脚,之后自己就走了。

    看到这爷孙的奇葩告别方式楚倩也是醉了,而叶远道只是一转身的功夫人就没了。陈安领着楚倩在大街上溜达走着,两个人的烛光晚宴没有吃上,但是能见到自己的师父陈安的心情还是很美丽的。

    “老婆……”

    “嗯?”现在楚倩对这个称呼已经接受了,并且在她的内心里这只可能是自己专享的称呼。

    “过一阵我会有一个任务,所以……”

    “去哪里?”楚倩知道这肯定是陈安是那个师父说的,所以自己也没有太大的反感。这个家伙的秘密虽然不告诉自己,但是她也隐约猜出陈安不是一般人了。

    “不知道呢!就是提前跟你说一声。”陈安拉着她的手,这次任务看起来是非去不可了。

    “有危险吧?”

    “我也不知道哇,糟老头什么也没跟我说,不过没事,你老公我像是能受伤的样子嘛!”说完陈安还特意挺了挺胸。

    “非去不可?”在楚倩眼里陈安每次出去都会受点伤。虽然他不说,但是观察力极其恐怖的出去还是能看得出来。

    “嗯,老头子特意交代我了。”陈安点了点头,既然老头子都这么说了,他这件事看来是势在必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