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74 就怕贼惦记
    陈安沉默不说话了,自己并没有仗着是陈家大少就胡作非为。但是这也许就是说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吧,自己没有扯着陈家这个虎皮逞威风的想法,可是众人就是这么觉得的。

    这间屋子的场面一度陷入尴尬的状态。陈安不肯让步,夏振东更是态度强硬。看着这两个男人算是杠上了,夏颜自己十分无奈,一个是自己的父亲,一个是自己深爱的人。

    她帮谁不帮谁?这都是一个问题。

    “夏颜,跟我回去。”夏振东最终坐不住了,倒不是他坐不住,而是自己没有得到陈安这个态度,自己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陈安看着夏颜那慌乱的表情,安慰似的拍了拍夏颜的肩膀:“这件事我会解决的,乖乖跟你爸先回去。还有,你是我预定的。”说完陈安还在她的脸上盖上了一个章。

    夏振东看到这一幕心里更来气了,居然当着自己的面公然亲自己的女儿,自己拽着女儿的胳膊就走出了这个房子。

    这个时候已经是上午了,小区里面已经陆续看到了这一幕,这也是没办法的。

    谁让夏振东的这群手下都坐在车里,试想将近十台黑色大众停在这里,里面全是穿着西服带着墨镜的人不能引起他们的注意么。

    而他们看到陈安落寞的从小区走出去的时候,一个老大爷拍了拍陈安的肩膀:“小伙子不要气馁,最后爱情总是能赢了时间。”

    看得出来,他们都把陈安当做是一个穷小子了。而那个女孩自己被他们想象成富家小姐,一个穷小子和公主的故事在他们的脑海里就这么形成了。

    陈安一脸黑线,自己真的看起来就有那么穷么?不过老大爷安慰的话语还是让他心里一暖,这些吃瓜群众也有心灵鸡汤啊。

    “放心,老爷爷,我没事。”虽然自己嘴上说没有事儿,但是陈安的心里对这件事还是介意的。

    他不知道当初自己那个老头子说的到底对不对,居然鼓励自己多给他找一些孙媳妇。可是他在执行这个男人都喜欢的“任务”的时候很悲催的没有想到后果

    。

    这毕竟不是古代社会,男人可以三妻四妾,现在可是法制社会。虽然现在一夫一妻也有许多背后养小三什么的,可是现在人们的价值观已经趋向这个现代的理念,要知道如果让一个人的价值观发生改变那简直难如登天。

    让他哭笑不得的是自己认识的女人还都是背景不普通的。如果夏振东最后真的不同意这件事他的难度还真的不小。

    陈安神情恍惚的走向公司,可能自己也是第一回经历过这种事情,他也有点懵,自己现在不是孤身一人,有老婆,有红颜知己。虽然自己有钱有势,但是一个人的精力就这么多。

    他在想如何不辜负她们的一往情深,如何对她们都有一个终身的承诺与保障。

    早上楚倩没看到陈安的时候自己还很奇怪,幸亏于颖替陈安打掩护。说陈安大早上有事情就出去了,好像是处理其他公司的事物。

    听到这话楚倩才算消停,因为她也知道这两家公司最终的决定有时候还是需

    要陈安来决定的。

    楚倩上班去了,而于颖自然以参观的身份也一同来到了这里。当她们看到陈安缓缓进入楚倩办公室的时候都傻眼了。这个家伙怎么神情这么落寞?

    “怎么了?出门踩到狗屎了?”

    于颖问道。自己还从来没有看到过陈安这种状态。有一种落寞,有一种沧桑。

    感觉这货从一个贱货变成了胡渣大叔一样。

    “没什么,今天的事情有点麻烦。”陈安挤出一丝笑容。

    于颖这个什辅助已经把跟楚倩说好的措辞都给陈安发了过去,看到短信的陈安自然也知道怎么回答。省得在老婆面前露出马脚。

    “麻烦的话叫危机团队去解决,如果真的不行就告诉我,我可以给你点建议。总这么愁眉不展也不是那么回事啊。”楚倩说道。

    “没事,我都解决了。还有能难住我的问题么!哈哈哈。”陈安这家伙违心的说道,其实这件事还真的让他头疼。

    同时自己的心里也比较温暖,自己老婆虽然说了这么多,表面上是关心陈安的公司,但是心里还是关心陈安的。

    其实男人有时候也挺贱的,自己在外面受到打击回来找自己老婆寻安慰。当然如果楚倩知道陈安是因为什么而伤心的话自己可能不仅不会安慰陈安,反而会给他一万点暴击。

    上午一直在楚倩这里坐着来着,因为自己现在也算是没有什么事要做了。黄安筠已经没有危险了,而黄国义也对这个行动进行了终止。虽然自己很欣赏这个年轻人,可惜的是陈安在女人方面确实有点花心,让黄国义不得不防啊!自己女儿可还是黄花大闺女呢。

    下午的时候陈安却接到了一个电话。

    “陈少,我是郑军,想必你也知道我。”

    “哦?有什么事么?”郑军,自己还是有点印象的。如果陈安没猜错这货就是东海郑家的人。

    “其实我一直想和你谈一谈,所以希望陈少你能空出时间来……”

    “谈什么?”陈安开门见山的问道。自己对于这种一直隐忍的小人其实没有什么好感。

    没错,自己那天从宴会上就发现了端倪,后来自己听付雨蝶讲,郑家的人不可能做出这么丢脸的事情,哪怕他们再低调也不会在宴会上如此表现。这就让陈安怀疑了,后来想来想去自己也只有相信他是在演戏了。而目的自然很好理解了,那就是自己这头和方锦都不得罪。

    “方锦约卢克东在东海相见,我想陈少你对这个很感兴趣吧。”

    听到这个陈安也是一挑眉毛,卢克东就是那天自己侮辱的那个小子。这两个货凑到一块那还能有好事?

    俗话说的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郑军告诉自己的这件事还真是让他不得不防。

    “明天下午中海机场附近的咖啡厅。”想了半天,陈安缓缓说出这句话。

    “行。”

    作者飞天魔鬼说:明天又有体育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