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7 约见
    “不公平忍着,倩倩,我跟你说陈安在欧洲的时候哦,那女人可是……”

    “咳咳,你们要不要吃水果,我给你们切去。”陈安赶紧咳嗽一声,妈的,于颖要是什么事情都往外说,自己和楚倩的关系肯定是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而楚倩显然也看出来陈安的异常,看来这个家伙在国外还真的拈花惹草,自己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而于颖的态度更是幸灾乐祸,反正看到陈安为难她就很开心。

    “走,我们回屋说去。”楚倩拉着于颖的手一起往楼上走,仅仅一天她就混到了楚倩的香闺里面去了。而陈安还是苦逼的看着她们。

    此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陈安自己在一楼溜达,哎,夫纲不振的下场就是如此,也太惨了些。

    不过这个时候自己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

    “陈安,能出来见一面么?”对面的声音很好听,声音也很小,但是陈安还是听出来有沙哑的感觉。

    “夏颜?”陈安感觉奇怪,她怎么给自己打电话了。不是跟李伟平那个孙子双宿双飞去了么?不过后来转念一想,现在李伟平可能还在医院待着呢。

    “嗯,我就在你家门口。”夏颜感觉自己如果真的不跟陈安把这件事说明白的话自己的心就不会平静下来。

    每当她合上眼准备睡觉的时候都会想起陈安看向自己的那一幕。她自己形容不出来,但是能感觉到自己有淡淡的心慌的感觉。

    陈安看着楼上两个女人已经在卧室里面说着悄悄话了。自己穿上衣服偷偷跑了出去。不出去不行啊,就夏颜那个性格,如果自己不出去的话她都可能冲进来。

    外面的跑车里面夏颜没有了往日那种精神头,虽然天黑了但是陈安还是能从月光下看到她憔悴的面庞。

    “哈哈,你来的可真快。”上车之后夏颜也没有说话,就那么静静地坐着,陈安为了打破尴尬也只好干笑了两声,但是就目前情况来看效果好像不大。

    “我跟李伟平没什么,就是因为我们两家公司有合作所以才在宴会上说那么一句的。”夏颜像是再跟陈安解释,但是又不像是解释。总之她现在的心情五味杂陈。

    而陈安听到她这话之后也诧异了一下,自己露出了笑容,之前他还以为自己的脑袋绿油油的呢。没想到原来不是这样啊,虽然自己没打算把夏颜当做自己的女人,因为这样的疯女人他自认为制服不了,可是当他听到夏颜这么说的时候自己还是开心起来。

    毕竟这可能是每一个男人的通病,看不得自己的前任会有男朋友,心里会觉得很不得劲。

    “原来这样啊!我也没有问……”陈安说道。

    “谁要你问了,我就是无聊过来告诉你一下。”夏颜说完之后看到陈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自己的心情就如同多云转晴一样突然好了起来。

    别看这个家伙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但是心里还是很在意这件事的。而在意这件事无疑也就是说明陈安在意自己。

    “嘿嘿,无聊好,我正好也无聊呢。”想起自己老婆兴高采烈的拽着于颖上楼去。

    陈安的恶趣味也起来了,哼,你们不是不愿意跟我一起,非得要自己说悄悄话了。那么自己也有美女陪着,夏颜是美女这件事是毫无疑问的。

    “那我们去飙车吧。”还没等陈安回答,夏颜一脚油门就踩了出去。

    当时陈安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推背力,这辆动力十足的兰博基尼可不是吹的。几秒之后速度就提升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

    也幸亏夏颜的技术好,几个转弯甚至还玩出了漂移的感觉。

    “每周二的晚上都会有地下赛车的。今天正好可以去凑凑热闹。”

    夏颜一边展现出自己的技术一边说道。

    这个技术水平在陈安眼里还不算什么,但是在女人这里夏颜绝对可以算得上是好车手了。果然是一个“很酷”的女人。

    当然速度快了也并非没有代价,红色的兰博基尼在车流中穿梭,这个速度明显就是超速了。

    而交警自然也跟上了他们。如果说在专门地下赛车的地方跑多少都可以,但是在这种路上却不可以。

    “我说咱们真的不用减速么?”陈安看着后面的两辆警车说道。

    如果是他开的话自然不会把他们放在眼里,几个转弯就能摆脱他们。可是夏颜的话自己还真的没把握,毕竟这里还是公路,还有其他的汽车。

    这里只要出了一个差错,那么只能用车毁人亡来形容他们的下场了。

    “不相信我的技术?”夏颜一个漂亮的甩尾跑向地下赛车场的道路上。

    警车则是很明智的没有接着追这辆车,废话,再往里面去就都是赛车的地盘了,能大晚上出来赛车顺便炫车的人,有哪个是简单的人物。

    反正他们也把车牌号记下来了回头直接从警方的系统里面查询就可以了。要是真的跟着到了赛车的地盘可能事情就不好解决了。

    看到两辆警车放弃了,夏颜笑了笑:“你看他们不是放弃了么!”

    “明天你就会收到超速扣分的通知。”这一路上被多个摄像头拍到,警察能放过她才怪。

    “不管那么多了,要不要赛一场?”

    “没兴趣。”陈安撇了撇嘴,飙车这种事情自己还是在二十来岁的时候最感兴趣。至于之后他就有一种独孤求败的感觉。毕竟当一个赛车手把命都赌上之后,他的水平和技术无不是在为求生做准备,凡事跟生死沾边,试问哪个人不会更加努力。

    所以看到这些赌钱的赛车陈安只有一种小儿科的感觉。就像他们都二十好几了看到一群小孩子玩过家家一样,自己早就没有这个心性了。

    夏颜倒是没有回答他,自己开车进入了这个地下赛车场。跟影视剧里面一样,大晚上这里还是聚集了一大群社会青年,尽管现在已经十月份了,但是冷风还是吹不灭他们的热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