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4 孤苦伶仃
    不过方锦决定自己要把这个平衡打掉,既然中海这个舞台不大,那么自己就要打造更大的舞台,下一次,他要让陈安颜面扫地!

    至于郑军则是连夜就赶回了东海,自己在宴会上被吓破胆的样子也被众多人们记下来了。没想到堂堂郑家的长公子居然是一个怂包,众人除了惋惜嫉妒也就没有别的评价了。

    可是郑军真的是一个怂包么?这可不见得,向来奉行低调主义的他怎么可能没有这种胆识呢。不过这也得看场合,郑军此时坐在劳斯莱斯里面喝着酒,不过不是富家子弟常喝的红酒,而是冰镇过的啤酒。

    今天还真的是一个考验演技的时候啊。要是自己站在那里一副看热闹的样子,接下来出场的肯定就是自己。而郑军可以肯定,自己相比于齐宏业,李伟平的下场可能会更惨。

    因为郑家之前就和楚氏集团抢过生意,虽然最后陈安坑了郑家一大笔钱,但是这个在他看来是蛮不讲理的陈安可不会跟他承认这件事。自己挨顿打可能都是轻的。

    没错,从到了宴会现场一直到结束,郑军用完美的演技骗过了在场的几乎所有人。其实一个胆小怯弱的郑军只是表面上的他,背后隐藏的则是更深的自己。

    如果今天和陈安发生冲突,以后就算不和陈安和好但是结下梁子是肯定的了。以陈安的性格绝对能给他弄倒尴尬到死的地步,而他这个郑家第三代可不是独子,他还有一个弟弟,要是自己真的被弄到不可调和的地步,没准郑老爷子就会换继承人了。

    所以他过来办这件事也是硬着头皮,想想自己也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自己二叔惹下来的事情居然让自己背锅去。

    可如果自己真的不上的话,回头得罪的可就是方锦,这个跟陈安一样难缠,甚至比陈安还有难对付的人。

    郑军也是实在做不出选择所以只能装成傻子了,我这样要是你们还让我上的话我也就认命了。结果果然不出他所料,一直在他旁边的纪云看到郑军这一幕自己果然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感叹诺大的郑家居然生出了这么一个草包呢。

    其实他也没想到郑军逼真的演技骗过了自己。

    这一夜所有的人都不平静,包括夏颜,和自己的父亲走出宴会场所之后她回到别墅里面就心神不定的。这一晚上她也没有好好睡觉,都在回想当时陈安看自己的那个表情,那个眼神……

    一夜过去了,陈安终于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将楚倩给哄好了。陈安如今发誓都已经不管用了,就差签一个合同来像楚倩保证了。因为对于楚倩来说,合同貌似比虚无缥缈的誓言更加有效。

    当早上陈安起来的时候,于颖已经开始做上了早餐。看着这个小子窝在沙发上睡一宿之后,自己还是决定亲自下厨来给陈安做一顿早餐补偿他吧。

    好在于颖不是什么黑暗料理的制做人,一个简单的早餐还是很好搞定的。

    早早下楼准备去公司的楚倩看到三分早餐摆在桌子上的时候,自己对于颖说了一声谢谢。

    楚倩想了想昨晚陈安跟自己说的。原来这个女人也是一个孤儿,并且经历比陈安还惨,被人家卖到了国外,一直以捡破烂为生,后来给人家做女佣,好在陈安在一次任务中见她可怜,所以接济她,给她投资了一个店铺,如今也算是小老板一个了。

    看到楚倩用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其中也带着感伤,同情?

    于颖懵了,这个女人怎么了?难道陈安的老婆有缺陷的不像啊。

    不过好在早餐在陈安的胡言乱语下度过了,今天于颖出去逛街,陈安自然和楚倩去公司了。至于逛街的那个女人,陈安打死也不陪她去,回想起上次自己和于颖逛街差点给自己逛哭了,他这辈子都有阴影。

    就这样一大早于颖自己就出去疯去了,在华夏陈安还是有点担心的,当然他担心的不是于颖,而是即将被坑的广大男同胞,这个女人就是一个戴着天使面具的恶魔。

    上了车之后楚倩说道:“把她在欧洲的店铺告诉我,我要帮帮她。”

    “什么?”陈安好像听了,一个笑话,自己虽然成功骗过了楚倩,但是老婆也入戏太深了吧。

    如果楚倩现在还问于颖的身世,陈安绝对能给她整出一个不一样的版本,昨天那个……不好意思,忘了。

    “能起这么早给我们做早餐,看来她还是有点感恩的心的。看她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所以我打算帮一帮她。”楚倩认真的说道。

    想起自己昨天还心里怪罪,怀疑这个女人楚倩就一阵心理愧疚,她这么开放可能是因为长期在国外的缘故,而在华夏见到一个一直帮助自己的人可是把陈安当做亲人看待了。

    “好,我有时间告诉你。”陈安捂脸说道。

    自己的老婆也是醉了,一顿早餐就把她给卖了,真的以为像她一样的漂亮女人都不会做饭么?

    陈安真的好想举几个例子来反驳一下楚倩,但是一想如果自己说出付雨蝶,吴佳怡等。自己可真就有事干了。还是算了,老老实实的待着,祸从口出这个道理他不是不懂。

    两个人到了楚氏集团,陈安今天要陪楚倩一天,这也是楚倩昨天被陈安哄好后的条件之一

    。

    不就是一天嘛,陈安还是有这个时间的,黄安筠这几天一直跟吴悠悠那个小丫头鬼混在一起,自己倒是也不用担心她的安全。倒是自己害怕吴悠悠那个小污女把黄安筠给传染了。

    东海郑家的老宅,郑鹤正在院子里面打拳,虽然已经早上七点多了,早已经过了晨练的时间。可是这个老头还是想什么时间打就什么时间打的。

    试问整个东海还有谁敢质疑这个老头子,而这个时候老宅的门外传来一道声音。

    “爷爷,我来了。”来人正是郑军,昨天太晚了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来看爷爷,今天起个大早他也得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