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42 愿意做我徒弟么
    ,

    “老大,是我啊!我是小白啊。”小白一边跑一边说道。自己还没有放弃唤醒老大的机会,不然自己这样一直跑着也不是那么回事啊。

    既然刚才那个手雷的地方没有坤仓,小白就很聪明的绕着这个地方跑。他相信坤仓就在附近,自己同时也想出来一个主意,只要坤仓这个孙子出来,他就有办法摆脱老大。

    自己跑到一半突然回头和陈安交手,就在这个时候坤仓也突然出现了。别看他一直扮演着一个决策者的状态,但是别忘了这个小子原先可是黑拳场的二把手,仅次于拳王阿桑,实力也不可小看,也正是因为坤仓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所以他才出来偷袭。

    说时迟那时快,小白猛的把自己一身白色的衣服扔到距离自己不远的坤仓身上。不得不说这个小子扔的很准,一下子就把衣服扔到他的身上。

    而自己则是往旁边一滚消失在这里了。

    陈安本来打算继续追这个一直吵吵嚷嚷的逗比,可是突然发现自己身后出现一个人,自己当机立断就回头防御坤仓的偷袭。

    “哈哈哈,王八蛋,敢阴我们,等死吧。”小白在一个阴暗的地方看着老大和坤仓交手,在自己全胜的时候都不敢和老大硬碰硬,相信这个坤仓也会被老大打出屎来。

    现实也没有让小白失望,坤仓交手之后才发现自己和阎王的差距到底有多大,尤其是陈安的这种状态,自己都差不多呗陈安秒杀的份。

    不过自己既然被陈安盯上了也只有硬着头皮打下去了。现在他只希望自己的人可以在背后来个偷袭啥的。不过这个想法可能也不会实现了,因为周围的人只要是坤仓和毒牙的人都遭到了小白和李无情的屠杀。

    他们可不是看戏的时候,自然要为老大清除后顾之忧。

    仅仅过了五分钟,坤仓就被陈安打的连他妈都不认识了。他现在发现自己已经期盼早点去死了,毕竟在陈安的进攻下想要保持防御状态太难了。这不仅是一个受伤的问题,还是自己的自尊问题

    。一直想要往上爬,可是到头来才发现自己和王者之间有着一道不可跨越的鸿沟。

    而在失望的状态下他也毫无疑问的被陈安抹了脖子,还想活捉阎王,这可能是比他想要当上王者更遥不可及的想法了吧。

    再杀了坤仓之后,一群观众们此时就跟一个个犯错了的小学生一样老老实实的站着。他们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是屠杀还是生还,不过他们已经决定了,如果还有一次活着的机会,自己一定不会再来黑拳场了。并且如果自己死了的话,那么下辈子一定不去看打黑拳了。

    这不仅刺激,还要命。

    陈安看向门口的一个老人。虽然他已经失去了理智,但是还是感受的出来这个人的实力不弱,他现在需要的就是战斗,需要的就是发泄。当他向那个老人走去的时候,老者也是一脸严肃。

    “我是段家的外管家简伯,希望阁下放过我家小少爷一条生路。”简伯自认为无法阻挡这个正在发狂的人的进攻。

    自己需要的就是保护小少爷,如今再隐藏也不赶趟了,索性就报上名字,自己可以保住小少爷一条命就好。

    “简伯。”那个男轻男子悲伤的喊道。自己现在才发现这件事情有多么严重。因为自己贪玩来这里却葬送了一直保护自己家人的简伯的性命,他还是非常痛心的。

    只是他实在没想到在自己眼里无所不能的简伯居然还打不过陈安。

    与此同时他突然站在简伯的面前,坚定的说道:“我是段家的小少爷段澄。如果你能饶简伯和我的保镖,我可以以我的生命来换。”

    在场的人无不震惊,甚至小白和李辰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们当然也看出来这么一伙奇葩组合,他们看到过无数保镖为雇主挡子弹以至于牺牲性命,可是像段澄这种还真是蝎子粑粑独一份。

    “小少爷。”简伯和那个保镖同时语气激动,他们这些人怕的不是丧命,也不是死于敌人的手下,而是到死雇主也不会在乎这种的。像段澄这样他们如何不感动。

    而陈安几个闪影走到了段澄的身边,连简伯也惊诧这个人居然这么快的到了这里。自己居然还没有来得及行动。

    陈安染上鲜血的双手点了一下段澄的额头,以他现在的状态,自己只要一用力就可以像捣碎豆腐一样将这个小子的脑袋弄爆。

    可是让大家惊讶的是陈安没有这么做。而是喘着粗气说道:“愿意做我徒弟么?”

    “我愿……”

    还没等段澄兴奋的说出来陈安就倒下了。就算是一个铁人经过这一切后也会体力不支,更何况陈安还没有牛逼到那个地步。

    这个时候一个逗比的声音出现:“师父,你不会是要碰瓷吧?”

    段澄看着倒在自己身边的陈安说道,不过他也不怕碰瓷,自己靠这一次还赢了好多钱呢。

    小白和李辰迅速出现在陈安的身边,如今老大倒下了,他们自然也感受到那个老人的实力不简单。这个时候谁知道他会怎么做。

    简伯也挡在了段澄的前面:“二位应该是接这个男人的吧。”

    “有何指教?”小白的刀挡在前面,这个时候宁可小人一点,也不能让老大陷入危险。

    简伯自然也看出来他们在防备自己,也没有说什么,自己何尝不是这样。只是他从自己的身上拿出来一个小药瓶。

    “这里面是调养身体的药,对他有用。”

    说完扔给了对方。

    小白接住之后也没有怀疑,说了一声:“谢了。”

    凭借自己的眼光,他还是看得出来这个老人对老大没有敌意的。不然自己和李辰可能真的挡不住对方。

    “小少爷,走了。”简伯拍了拍正看着陈安的段澄。

    “可是……”

    “小朋友,有缘自会相见!”小白说道。

    他们也要走了,不可能让这伙人一起跟着。同意对方大概也是这个意思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