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40 群魔乱舞(三)
    ,

    最终还是毒牙的人忍不住了,他们如果再按兵不动就得被坤仓的手下发现了。这个时候谁先下手谁就具有主动权。

    一毒牙的人跟商量好了一样飞快的向坤仓的人开枪,当然这些吃瓜群众他们也不会因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而免遭子弹的伤害。

    黑白无常已经戴好了面具。手里的刀也握好了。

    “看来今天的比试不能结束了。”

    “我可不会再输给你。”小白面具下露出了嗜血的笑容。

    “那就试试!”李辰率先出去了,昏暗的灯光下正是他黑无常发挥本领的好环境,在这里李辰进入人群就如入无人之境。当然他也不是滥杀无辜,自己还是专挑毒牙和坤仓的人来。

    小白看到这货跟炮弹一样窜出去了,自己低声暗骂一句玩赖,自己也快速加入战圈,如今整个拳场可以负责人的说真的是群魔乱舞了。

    三方势力在这里互相杀戮,不过最倒霉的还是一群看拳赛的吃瓜群众,毕竟对于他们来说真的是有想哭的冲动,自己只是来看拳赛啊,要门票的时候也没有说要命啊。

    而台下在年轻人旁边的老者则是左右开弓,迅速给自家的小少爷开出一条路来,这个时候就算小少爷不走也要强行带走了。年轻男子旁边的中年人则是紧跟着小少爷,唯恐他出了什么意外。

    不一会儿他们就杀出了一条路来,正当准备杀出去的时候,门口的大门被坤仓的人关闭了。

    “关门打狗,这个方法很好。”坤仓说道。自己则是在几个保镖的掩护下到了拳场的暗室里面。这里面有整个拳场的监控,他倒要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人来他这里撒野。

    台下的杀戮在进行,而台上的气氛也很紧张,陈安和田博远都各自歇着,因为他们一阵快速打法都消耗了自己大量的体力,别看田博远的岁数都可以跟陈安的父亲一边大,但是身为改造人他的实力和力气是过去的数倍,体力一点也不比年轻人差。

    “呼呼呼……你个老不死的,今天小爷就送你归天!”

    陈安眼神中全是杀意,纵使他再冷静也不可能完全接受那个当初改变自己命运的人站在自己面前,并且扬言再杀了自己。

    “哈哈哈,让你们陈家老不死的出来还差不多,你可就差太远了。”田博远不是危言耸听,自己这些年经常出没在战乱的地方,要说实战经验他可是一点也不比陈安差,甚至还高出一筹。

    如果他知道早知道这个阎王就是陈安的话,估计自己也就不会这么晚才来了结这个小子的性命了。

    说完话之后田博远也休息的差不多了,自己猛的把手伸向陈安,当陈安看到一个小小的枪筒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时,迅速向旁边滚去,但是这子弹还是打中了陈安。

    “居然往自己的身上安枪械。”陈安的胳膊中了一弹,还好不是伤到关节部位。不然整条胳膊就没有办法动弹了。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田博远是一心就想折磨陈家,或许覆灭这个顶级家族对于他来说有困难,不过让他们再次面临沉重伤痛还是可以做到的。而这唯一的途径就是杀了自己。

    这个时候也没有人会去管擂台上的人是否使用别的物品了,他们自己保命都费劲,至于主持人早就不知踪影了。

    陈安自己在台上默念:“快特么出来,快出来。”

    再联系一下自己过去杀人的记忆,当那尸山血海再一次浮现在脑海里面的时候,他的眼睛开始逐渐变红,自己的脸也开始逐渐有了变化。从平时看着吊儿郎当的人变成了一个表情冷漠,并且看着有点凶神恶煞的人。

    感觉到陈安的气势一变,田博远大叫不好,自己竟然顾着看他没有发起进攻,当他再一次准备开枪射击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胳膊好像被什么东西掐住了一样。自己一转头只见陈安的手成爪的形状,已经掐住了他的胳膊关节。

    不过田博远并没有惊慌,自己的身体硬度相当于现在加了密度的钢铁一样,虽然不说刀枪不入吧,但是一般手段还真的伤不了自己。

    但是这一次他很快就失望了,陈安的“爪”就如同捏碎豆腐块一样捏进了自己的关节处。

    “去死!”只听陈安这句话刚说出口,田博远的胳膊就与自己的身体来了一个分离。虽然有点藕断丝连的感觉,但是身体实在受不了陈安这一个大力金刚脚,田博远几乎像炮弹一样冲向台下,而陈安手里则是握着他的胳膊。

    看到这一幕毒牙,阎王殿,还有暗室里面的坤仓都震惊万分,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强?坤仓自己露出了欣喜,看得出来自己就算不能收服他但是杀了他也能解决自己一大隐患。

    小白和李辰则是不约而同的皱着眉头,这下玩大了,老大暴走这可怎么办?

    他们在战场上常年作战就会染上战后综合症,这是一个人狂暴的状态,实力接近自己的巅峰,但是与此同时他的潜意识也就只有杀戮。没有感觉,没有伤痛,没有意识,这样的战斗狂人如何不可怕?况且陈安本身的实力就在这里,狂暴后估计在场的人也没有一个能够制止他的。

    这样如何不让人感到恐惧。

    就像现在的田博远,他的头已经被陈安死死踩在脚下了,没有一只胳膊他或许还不在乎,改造人嘛,要是可以的话自己还会安上一个胳膊的。但是脑袋就不一样了,现在他真的浑身是汗,因为陈安这么快的速度瞬移在自己的面前,还踩住了他的脑袋,简直就是要了他的命。

    “真不知道你当初是如何在京城混下去的。”陈安沙哑的声音一字一句的说道。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但是可以感觉出来他很费劲的说话。

    “陈安,其实你现在也挺好,也找到了家,不如咱们……”

    砰!

    只见台下田博远躺着的地方血溅三尺。毫无疑问,陈安一脚踩爆了他的脑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