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33 南洋局势
    陈安当然不知道中海这个方锦还等着和他对弈呢。自己匆匆赶往南洋,而鱼丸他们也是坐着专用飞机迅速赶往中海。一个繁荣发达城市出现了这种事情,他们能不惊慌么,如今警察和当地中海的国安局也都展开大规模搜查。而高层领导也对这件事高度重视起来。

    至于陈安则是在飞机上打了一个盹,本来以为昨晚警察可以找出头绪呢,但是他们办事能力确实有点让人怀疑。今天还没有发现可疑的人,这让他有一种淡淡的不安。

    总绑架黄安筠的那伙势力跟这次爆炸有没有关系?还是之前吴家得罪什么人了。而白皓宇和方锦陈安压根没有考虑进去,这两个人就算再喜欢耍阴谋诡计,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要是真的揭发出来别说他俩保不住,估计他们的家族也会受到牵连。这可是威胁百姓生命的一件事情啊。

    到了南洋之后陈安第一件事情就是去了阎王殿在此设立的分部,几个阎王殿的中坚力量在这里守着。本来会来一个干部的,可是欧洲局势紧张,非洲那头也需要用人,所以干部级别的成员一直都没有抽出空来,结果现在酿成了大祸。

    “老大。这件事怪我们,请求处罚!”几个阎王殿的人耷拉着脑袋,这个地方有多么重要他们也知道,可是秦绝说谈生意就带走了两个人,本来以为万无一失结果出现了这种情况,他们自己也很自责。

    陈安拍了拍领头的一个人肩膀:“都别自责了,这件事不要去追究谁对谁错了。既然发生了那么就想办法解决这件事。”

    领头的人是阎王殿中坚力量的代表,叫火鹤。至于是不是真名或者代号也就不深追究了。

    “秦绝开始和南洋一家本土公司去谈生意。可是一上午过去之后他包括两个保护他的人全部失联,这我们才确认他们是让人给控制起来了。”

    “现在就去查那家公司,具体什么原因!”陈安当机决断。他相信秦绝他们是被绑架了不假,但是至少现在应该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对方看来只想引出阎王殿的头头们。

    在南洋的一家地下拳场,一个男人抽着雪茄,而他的面前则是坐着三个人,毫无疑问这三个人正是秦绝他们。

    “说说吧,你们都是什么人。”这个人一说话的时候一嘴大黄牙也露出来了,给人一种很不友好的土鳖感觉。但是秦绝还是眼尖的看出来他身上穿的东西价值不菲,只是这个人的气质,好吧,他没有气质可言。这个人看着就给人一种很猥琐的感觉

    虽然后面让枪怼着脑袋,不过秦绝还是尽快让自己冷静下来:“我们就是盛安国际集团在南洋的负责人,这次不知道你们为什么突然这么对待我们,难道这就是贵公司待客的态度?”

    黄牙男人听到之后哈哈大小哦,这个小子足够冷静,要是一般普通公司的人遇到这种情况无外乎吓尿裤子或者不知所言,可是他却不一样。最后还反问起自己来了,可就是因为他这么冷静才不正常,看到枪之后秦绝也就是皱了皱眉头,丝毫没有害怕的感觉,试问一个普通人做的到吗!

    “我问你,你在阎王殿里面是什么地位?”

    “阎王殿?那是什么?新出的游戏吗?”面对这个男人突然的问话秦绝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这个人看来不是为了抵挡外企势力的入侵,他还知道更深层次的东西,比如知道阎王殿这么一个庞然大物。

    在国外的日子里面虽然秦绝不像叶楠过着出生入死的生活,可是他也接受了一些基本的训练,并且对于盛安集团的背后也有所了解,阎王殿就是盛安集团的安保力量,甚至盛安集团存在的必要就是高风险投资然后获取巨大利益,之后就简单了,那就是维持阎王殿的日常开,所以秦绝也有这个随时准备牺牲的思想觉悟。

    “少跟老子装糊涂,老实的说出你的身份,你可以避免被狮子活活咬死的痛苦啊。”

    “你这么问我了,那么我也问你一句,你是谁?”

    “哈哈哈哈,老子是……”这个男人刚要说出口,突然意识到什么,瞪着秦绝说道:“老子凭什么告诉你!把他们先关起来。”

    听到男子的话后左右手下都上前去给他们三个男人押下去了,至于这个神秘的男子是谁。他可就得从陈安他们离开南洋的时候说起了。在众多势力都陆续撤离南洋之后,南洋北边有阎王殿和魔王殿的人在疯狂的收割黑拳场的地盘,南边则是由毒牙组织开始吸收他们的地盘。而在这个乱世中崛起的就是原先黑拳场的二当家,拳王阿桑的心腹手下坤仓。这个小子因为熟知黑拳场的运作和当地的本土势力,所以飞快的用自己的嫡系人马把之前黑拳场准备分家的核心人物干掉,随后就开始准备走上属于自己的巅峰之路。

    没错,他想到当王,俗话说的好,不想到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那么坤仓自然也是这个道理,同时这个自负的人也认为只有自己才能解决南洋这个时候的混乱局面,因此南洋这块不大不小的土地上就出现了三足鼎立的状态。三方势力互不相让,并且阎王殿和毒牙一开始都想拉拢坤仓,毕竟他才真的熟悉这里,手里也握着黑拳场最精锐的人员,可惜坤仓没有给他们这个面子。想要自己自立山头,这样也就被两大组织挤得就剩下一点地盘了。

    这被逼无奈所以才准备绑架秦绝来要挟阎王殿,至于干什么,当然是让阎王殿的人攻打毒牙了,让他们狗咬狗,然后自己坐收渔翁之利。不得不说这个小子如果放在古代一定是理想主义的代表,什么事情都想的太美好了。不过他们这也属于歪打正着,正好抓到了秦绝这个倒霉蛋,不然陈安或许真的没有亲自赶过来这么重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