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2 心酸
    恋上你百~万\小!说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热血兵王最新章节!

    看到陈安一副小媳妇模样听着楚倩的话。周婷有一种掀桌子的冲动。

    自己的儿子和楚倩结婚并不幸福。这与她所想的很不一样。

    虽然现在她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为何和她结婚,但是周婷唯一肯定的是陈安现在处处都得听楚倩的。哼!难道我的儿子在一个小公司就这么受欺负?看来陈安应该是倒插门女婿那种的。

    如果陈安知道周婷的想法肯定吐血。自己也是有实力的好嘛,怎么会当小白脸那种。

    “陈安,我这么叫你行吗?”周婷试探着对陈安说。

    正在夹肉的陈安说:“可以啊。”其实他最讨厌这个总,那个总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多大官,称呼倒是互相赞叹的很高。

    “嗯,那你也和倩倩一样叫我周姨吧。省的生分了。”周婷说着。其实她心里更想让陈安叫一声妈。

    可是周婷自己知道,这事儿急不得。

    “陈安结婚了吗?”周婷显然明知故问,就想看看自己儿子是什么态度。

    果然陈安看了一眼楚倩,在她的冷漠目光下说:“结婚了。”

    “哦?妻子是干什么的?”周婷继续逼问道。

    “是个白领。”

    楚倩对于陈安的回答说不上满意。因为她知道要隐藏二人之间的关系,她的本意也是陈安这么说。但是说妻子不是她,她的心理还是有点失落。

    “奇怪,像你这种青年才俊怎么娶个白领?”陈娜这时候自然助攻,毕竟自己的妈妈一个劲儿的问人家也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呵呵,看上了就在一起了。我不是一个注重利益的人。”陈安笑呵呵的回答。

    虽然周婷母女一个劲儿的试探他的消息。但他感觉二人没有恶意,所以就随意答了。

    “哎,可惜了。我知道几家好的女孩,如果小陈你没结婚,还打算介绍给你呢。”周婷叹了口气说道。边说她还边观察楚倩,结果发现楚倩并没有任何反应。这时候她就断定了自己的儿子和楚倩可能没有任何感情。不然怎么结婚也不对外公布。还互相隐瞒着双方结婚的事实。

    “多谢周姨的好意了。虽然我和妻子的关系有点微妙,但是我可能不会再离婚了吧。”陈安说着还把红烧肉塞进嘴里一块。

    “小陈很喜欢这个菜啊。”周婷很聪明,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纠缠,就转移到另一个话题了。

    其实现在人们爱吃红烧肉的真不多,虽然这个菜很香,但是里面的五花肉肥瘦相间。如今人们生活好了,多注重养生,像这种油大的估计不会选择。

    “呵呵,在我小的时候总是闻到附近小饭馆炒菜的香味,红烧肉就是其中之一,那个时候我哪有钱啊。所以只能闻闻,奢望自己能吃一顿。后来虽然我条件好了,但还是最爱吃红烧肉。”陈安回忆起了自己的童年。

    “小陈你小时候……”周婷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哦,我是个孤儿,从小孤儿院长大的。”陈安对于自己是孤儿的事情并没有试图掩饰,毕竟这是自己的曾经,以自己现在的心境,坦然面对这个事实确实是小菜一碟。

    楚倩也对于陈安是孤儿的事情很震惊。她就从父亲的口中知道陈安是国外回来的。就这点信息,以为能和她们家订娃娃亲那自身条件可能也不差。

    但是万万没想到陈安是个孤儿。

    而楚倩这惊讶的一幕被陈娜看的清清楚楚。

    “能讲讲你小时候的事情吗?”周婷说着。

    “嗯”陈安头一次听过一个身居高位的人对一个素不相识的孤儿的小时候好奇的。

    “啊,陈安,我妈这人爱做慈善,所以对于这些无家可归的孤儿小孩子都十分同情。”陈娜解释着,如果她再不说话的话陈安势必会怀疑她们。

    “如果你不愿意说就算了,毕竟这事情回忆起来很痛苦。”周婷说着。但是一双眼睛还是看着陈安。

    “没事,既然您好奇,我就讲两件吧。反正现在生活好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陈安淡淡的说。

    其实他不是一个爱把回忆分享给别人听的人。但是看到周婷今天情绪波动好像很大,他也不知道为啥,鬼使神差的就答应下来了。现在说完话他都有点后悔,早知道说不方便好了。

    “我是被孤儿院的院长捡回来的。老院长说我的脖子挂了一块玉佩,上面写着陈字,所以给我起名叫陈安。后来我自己才知道自己可能是弃婴,像是被人故意扔的一样,但是老院长从来不说这事,还让我保存好玉佩。小时候我在孤儿院虽然日子过得苦,但是很幸福。孤儿院里的院长和兄弟姐妹们都很照顾我。因为我个头小,并且小时候体弱多病。大家吃饭总是让着我,那个时候虽然吃不了什么山珍海味,一天就一个馒头,但还是很香,那种感觉现在已经感觉不到了。”陈安慢慢的说着。仿佛自己被带回小时候的时光里。

    众人都没说话,静静的听着陈安回忆。而周婷听到玉佩后心里这回彻底肯定了,这肯定是自己的孩子。不过听到陈安自嘲自己是弃婴,她心里还是心酸的不行。

    “记得那个时候,我们白天出去捡矿泉水瓶和垃圾。等着攒在一起卖了好补贴孤儿院的费用。有一次我因为在路上捡水瓶被自行车撞骨折了。那时候我们院长吓坏了,背着我跑了三里地才送到诊所,接上后我就不用天天捡垃圾了。那时候有一个跟我一起的小女孩儿,每天把她的馒头拿出一半来给我。那个情形,我一辈子也不敢忘。”

    听着陈安那沉稳的叙述,周婷已经泪流满面了,自己在锦衣玉食的时候,自己的儿子正在捡垃圾为孤儿院补贴。陈娜心里也很不好受,自己的哥哥受了这么多苦。而自己那时候,可能还在躺在爸爸妈妈的怀里撒娇呢吧。

    楚倩也是很吃惊,没想到这个平时总是厚脸皮笑嘻嘻的陈安还有这样的过去。

    “后来,我的生活出现了转折。在我八岁那年,有个老头把我领走了。他并没有带给我我想要的那种家的感觉,而是比在孤儿院还差的生存法则。我被他带到了一座大山里。他每天让我去劈柴,如果劈的柴火不够,就把我掉在树上打。然后就饿一宿。这样每天在他的打骂下我本来就很弱的身体竟然慢慢好转起来了。随后我被他带到国外,一直干着保镖的活。之后自己有钱了开始在国外念书了。”陈安说的八分是真,这个老头就是叶老头。陈安不恨他,反而感激他。如果不是他的话自己可能还在过着各地求职的生活呢,反而不像这样过得精彩。

    周婷这时候有点哭了出来:“不好意思,我失态了。”

    “没事,说抱歉的应该是我。毕竟是我说的您才哭了。”

    俩人说了两句。

    女人果然是感性的,对于陈安的经历都泪水涟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