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1章 清醒(三更)
    ,!

    这个时候突然拿着枪顶在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脑袋上的人正是陈安。他刚才已经清醒了。不够脑袋巨疼,一时半会就好像起不来的样子。不过有敌人进来他还是感觉到了的,颤抖着的手拿着床下面的手枪直接顶在了这个男人的脑袋上。

    这个男人仿佛也知道陈安现在的状态不好,不够他还是不敢跟陈安开玩笑。这个男人可是什么都做的出来的。

    “我被威胁了啊。”

    “给我放开她。”陈安说道。

    “行,不过你应该怎么做不需要我多说吧。”这个男人微笑着说道。

    “三,二……”陈安数着数。

    到一的时候,陈安和这个男人都放弃了自己的目标。南宫小雅被松开,而这个男人脑袋上的枪也被陈安挪开了。不是陈安这么守规矩。而是他知道,如果自己开枪的话,那么这个瞬间没准这个男人都会杀了南宫小雅。自己可不会让南宫小雅的生命因为自己的冒险而有危险。

    “其实这一次来呢,我不是要杀你。”这个男人说道。

    “你想要干什么?另外,你是谁?”

    “哈哈哈,陈安,其他的我无可奉告,不过我只能说,五爷有请!”这个男人说道。

    “五爷!”陈安听到这个名字之后自己的脸色变得很不好。这个噩梦一样的男人果然又出现了么!

    “如果你跟我走的话,起码你在我手上的时候我保护你的安全。”这个男人说道。

    “杨若明,你自己的生命都要不保了,居然还有心思说出这样的大话来。”这个时候猎鹰的出现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鱼丸他们正在外面解救被毒弄倒的胡凡他们,至于猎鹰则是进来和里面的人对峙起来。

    看到猎鹰知道,杨若明脸色难看起来。如果进来的人是鱼丸的话,他或许还可以对付几招,可是面前站着的是猎鹰。杨若明可以很负责人的说,自己打不过猎鹰!

    “哎,任务失败!”

    “想走?”猎鹰挑着眉毛问道。自己可不打算让这个家伙这么走了。他的身份可是一个让龙组兴奋的事情,如果抓住他,那么一直横在龙组高层心头的一个烦恼也会因此得到解决。

    “猎鹰,有本事就过来抓我,我保证你有来无回!”说话的时候杨若明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两个烟雾弹,自己随后就走了。因为怕这个家伙抓住陈安,猎鹰只好站在陈安和南宫小雅前面。没有去追,当然对于杨若明最后的话他也很忌惮。

    浓烟之下猎鹰一挥手,烟直接被他的内力给挤出了窗外。

    “你没事吧!”

    “刚才那个鸟人是谁?”陈安问道。居然可以肆无忌惮的进来抓自己,主要的是他的上司还是五爷,如果自己身体没有问题的话,今天说什么也要追出去。

    “杀手杨若明!”

    “杀手,我怎么不知道?”陈安皱着眉头问道。自己作为黑暗世界的人,对于出了名的杀手也是有所了解的,他没有听说杀手里面有这么一号人物啊。

    “他们不混黑暗世界,他们作为杀手的活动范围只是在古武界。”猎鹰说道。

    这件事他之前也只是有所了解,不过如今的他已经成为龙组的高层,所以对于这件事了解的更加清楚了。

    “专门混古武界的杀手?”陈安有点儿懵,华夏的古武界不说遍地都是牛人,那也差不多。几乎都是先天的高手,在这样一个环境里面当杀手,这得是多大的勇气啊。

    猎鹰点了点头:“回头我把资料给你,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血刃小队的那几个人可都昏迷着呢!”

    如果单是一个杨若明,是断然不会在血刃小队的保护下到达这里的。肯定还有人去对血刃小队动手了,并且这些人的实力还不弱。不然血刃小队不可能这几个人一个求助的信号都没有发出来。

    在猎鹰出去之后,南宫小雅把自己今晚见到的都跟陈安说了出来。

    “你说老头子过来了?”陈安瞪大眼睛问道。自己还真的不知道这件事,那个时候的他还在昏睡中。

    “嗯,你师父让我别出来。然后他就出去了。貌似是去解决外面的人。”南宫小雅说道。

    “好吧,这个老头实力逆天,不会有什么事的。”陈安自我安慰的说道。

    而此时的叶远道正在和李胥在天台上战斗。

    “师弟,你的实力涨了不少么!”李胥说道。他有点儿挡不住叶远道的攻击了。叶远道的实力跟他之前所了解的有很大的偏差。说他的实力涨了不少这都是谦虚的说法。

    叶远道听到这话之后自己冷笑着说道:“所以,你就乖乖的跟我回昆仑吧!”

    “你这可是让我去送死,昆仑那几个老怪物还不得活撕了我!”

    “谁让你当初偷书来着!”叶远道说道。

    对于自己这个师兄,叶远道可以说相当纠结。这个李胥,在他的印象里真的就跟电视剧里面那个处处都照顾同门师弟的大师兄一样。在他二十来岁的时候李胥可是他心中的榜样,可是随后一件事情就改变了这一切。

    李胥在昆仑偷了昆仑藏书阁的无上秘法毒经。这个功法可是所有昆仑的人禁止修炼的,即使是在昆仑活得最久的老怪物们也不能看。因为这个功法不仅害人,更加害己。但是当时已经被这个诱惑住的李胥哪里有心思管这些,偷了经书之后也就逃出了宗门。

    这些年也一直都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因为昆仑如果知道这个家伙在哪里,定然会派人过去杀他。这也是今天叶远道为什么不愿意放这个家伙走的原因。

    “哈哈哈哈,偷经书,我如果不这么做。这个大师兄也快要做到头了。”李胥说话的时候自己的言语里面也透露着一丝悲哀。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做什么事情,他如果做了。必有其原因。李胥也是如此,当初他们师兄弟里面,最让他感到有压力的人就是叶远道,自己的这个师弟天赋太强了。至于师父也有很大的意愿把这个徒弟培养成自己最得意的弟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