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8章 不速之客(一更)
    ,!

    坐在船上看着这群人喝着啤酒吃着各种食物。派恩斯脸露出诧异的神色。这个时候一罐啤酒被陈安扔到了对方的手上。

    “怎么?不习惯?”陈安问道。

    自己为了给他们凯旋而归庆功,可是花了不少钱来安排船里的东西。如果准确的话,此时这个船就好像是一个饭店一样。

    “没想到你们私下里还是这么活跃!”派恩斯说道。

    在他眼里能够走完生死之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这个家伙的实力就在这里摆着呢。可是对于胡凡他们却不一样了,经历了各种殊死搏斗才走到了现在,活了下来。这种感觉可是常人体会不到的。

    “哈哈哈,他们都这样。”陈安说道。此时黑熊正在烤肉,胡凡他们则是开了香槟坐在船里面喝着。

    当然他们没有忘记陈安,不过看到陈安和派恩斯聊得正欢,所以也就没有去打扰陈安他们。

    “这让我想起了我小的时候!”派恩斯的脑海里面回忆着自己很久都不曾回忆的画面。

    “有兴趣说一说?”陈安问道。

    “哈哈,你不嫌烦就行……”派恩斯说道。

    原来这个小子从小就是在北极长大的,他也算是那里的极少数人种之一吧,这也是为什么派恩斯一直都不怕冷的原因,当然大多数原因还是因为这个家伙的异能。

    “十五岁那年我和家人就分开了。不是因为我是什么不祥之兆才分开的,那些都是电视剧里面俗套的环节。”

    “那是因为什么?”

    “因为我不怕寒冷。即使再北极,我穿着单衣也能过。并且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异能为何物!”派恩斯顿了顿,继续说道:“他们认为我是大自然眷顾的人,所以就让我去北极深处找我们这族的圣物!”

    “圣物?”陈安听着有点儿迷糊。不是类似于教廷什么的才会有圣物么,怎么他们这个小种族也会有这类的东西!

    “那个东西叫做寒冰印!据说是北极寒冷的原因。当时我哪里学过什么地理,听到族人的拜托之后就去了,当时其实不想去也不行。除了我父母之外的大家都用期盼的眼神看着我,估计我要是不去的话就是这个种族的罪人了。”派恩斯苦笑着说道。有些事情是自己不情愿也得必须去做的。

    “最后你找到了吗?”陈安问道。

    “这个!”派恩斯把自己的袖子挽起来,随后陈安就看到在他的手腕这个地方有一个印章在肉里面。这绝对不是镶嵌那种结构,而是像纹身一样在皮肤上面。

    “神奇吧!我还真的找到了。我们这个种族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地图还是有点儿用的,靠着它我找到了印章。正当我以为可以回家和家人团聚的时候,印章从我的手上就慢慢的印在了这里。”派恩斯说道。

    “最后回家了?”

    “嗯,不过我回来并不是像我想象中那样被大家欢迎。当他们知道印章在我手里拿不下来的时候,我成为了整个种族最被厌恶的人。”派恩斯说道这里的时候叹了一口气:“我的父母被种族的族长给处以极刑,因为他们认为是父母挑唆我这么做的。”

    “然后你杀了整个种族?”陈安问道。故事既然发展到这里了,陈安认为不死点儿人好像不太正常。

    派恩斯看了看陈安,自己说道:“我可没有那么残忍。我只是把整个种族居住的村子都给冰封起来了。”

    陈安听到之后自己一脸黑线,那跟杀了人有什么两样!

    “之后就是满世界晃悠。后来就到这里了。”派恩斯说道。

    陈安听完之后自己拍了拍这个家伙的肩膀,他能怎么说,难道跟派恩斯说这是很不错的经历?那么人家父母被杀自己该怎么解释。可是如果说为他父母感到悲哀,自己好像还太假了。

    所以千言万语就化成这一下了。

    “进去吃点东西吧!”陈安说道。肉已经烤好了,陈安看到这几个小子正在里面向自己挥手呢。

    派恩斯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下,自己还是跟着进去了。

    准确的说胡凡他们看到派恩斯其实并不友好。因为这个家伙可是当初在生死之路一个劲儿的侮辱他们来着。

    不过既然是队长答应让他上来的,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点头打个招呼了。

    正当大家在船里面吃着烤肉大快朵颐的时候,一声撞击让整个船狠狠地倾斜了一下。童云鹏本来要喝的酒也一下子全洒在了裤子上。

    “什么情况?”陈安匆忙的跑出船舱。

    刚才那一下绝对不是海浪,因为现在风平浪静的不可能出现这么强的海浪,并且刚才那一下陈安明显感觉到船底貌似被猛烈撞击了一下。

    派恩斯他们也都出去了。毕竟在大海里面这个情况还真的需要注意。因为在海上可赶不上人在陆地上那么自由。

    当陈安看到很大的鱼鳍的时候,自己就知道来的是什么了。

    “鲨鱼!”猎犬喊了一声。

    这还不是一条鲨鱼,这条船周围好像都被鲨鱼包围住了一样。

    “滚远点,小家伙们!”派恩斯的手触碰到船体之后说道。随后以他们所在的这条船为中心,周围的海瞬间就被冻上了。当然这些鲨鱼也是如此。

    陈安看到之后微笑着问派恩斯:“船怎么走?”

    因为船在这个时候也冻上了。

    派恩斯有点儿尴尬的挠了挠头:“需要破冰吧!”

    “等等,看来有人给我们破冰了!”派恩斯说道。

    随着他的话音刚落,被冰覆盖住的海平面瞬间就碎了。一股海水就如同喷泉一样涌了出来。

    “海水炸弹!”一道声音传来。

    海水瞬间变成小水球状态疯狂的攻击着他们这艘船。不过这一次派恩斯没有出手,有陈安在,自己出手还真的有点儿画蛇添足。

    至于陈安连动都没有动,身上的内力瞬间就张开一张巨大的保护罩挡住了这些攻击。

    “没想到大晚上居然还有不速之客!”陈安冷冷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