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朱常泳
    血刀,绽放出无边的刀芒,显露出一股霸道无匹的气势。

    这一刻,不只是原本就在客栈之中的人,就是其他地方的武者也都被吸引了注意力,集中过来。

    燕九手握血刀端坐在桌子边上,丝毫没有在意自己已经成了这广宁前屯卫的中心焦点。

    他只是在仔细体味血刀之中的意境。

    “不错,算是一件不错的灵器。”燕九点了点头。

    在广元仙界,这样的灵器随处可见。但凡是一个修真门派,每个弟子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灵器。

    这血刀的不俗之处,也就是比那些普通灵器多了一点儿成长的空间。

    只可惜,这成长的空间非常小。若是能够有再大的成长空间,就会成为法器。

    “既然跟了我,也算是你造化一场。咱们先饱饮高手鲜血,然后再突破成长。好不好?”

    燕九灵识波动,落在了血刀之上。

    血刀震荡,发出了更强烈的刀吟。

    一瞬间,以燕九为中心,血光万丈。

    整个广宁前屯卫都爆发出了鲜红的光芒。

    这一刻,周围的人看到燕九手中的血刀,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

    多数平凡武者,都只是惊骇,羡慕。

    能亲眼目睹宝刀出世,已经足够他们铭记一生,吹嘘一生。

    可是还有一些自以为是高手的武者,他们看到血刀,眼眸的更深处,是贪婪。

    宝物出,有能力之人都想据为己有。

    人性就是这样。

    护国侯,朱常泳,也不例外。

    他,在城头看着对面的努尔哈赤大军。

    “建奴还只是简单的骑射,我大明军队已经遍装火器。真不明白王化贞是怎么输掉广宁之战的。”朱常泳摇头。

    一边的客卿离他很远。

    不知道为什么,客卿本能的觉得朱常泳很危险。

    自己虽然也是触碰到了内气的武师,可在这个人面前,就如同一个小绵羊到了大灰狼嘴里一般。

    虽然自己身后有姑姑撑腰,可眼前这个朱常泳显然不是皇权能压倒的。

    每次,朱常泳看向自己的眼神,都有一种看到猎物的感觉。

    这让客卿很不爽。

    每次她不舒服的时候,心中都会莫名其妙的浮现一个少年的身影。

    虽然从一开始,那个血门的少年对自己就是不假辞色。

    可不知道为何,客卿总有一种感觉,一旦到了少年身边,他就是安全的。

    摇了摇头,客卿自嘲的笑了。

    “那人高傲惊艳,怎么会在意我这样的女子!”

    这句话在她的心头刚刚闪过,客卿自己都愣住了。

    在京师,那些王公贵族的公子王孙,那个不是上赶着来自己面前献媚?

    在京师,那些贵族小姐,交际花魁哪一个不是以结交自己为荣耀?

    可如今自己是怎么了?竟然会在一个山野少年面前感到自惭形秽!

    “难道是……”

    客卿不敢想下去了。她试图把那个少年的身影从心中抹去。

    可却发现,那影子,越是涂抹,越是清晰,仿佛深入骨髓。

    “笑什么呢?”朱常泳嘴角露出一股笑意,使得自己尽量的显得平易近人。

    “啊,没有。”客卿连忙掩饰。

    朱常泳微微点头,显得颇有风度,说道:“你如今已经是内力武师,已经可以达到内气外放的境界。等此间事情有了结果,只要本侯指点数月,未必不能触碰到先天的门槛。”

    “啊,多谢侯爷。”客卿虽然是女子,但却深深的明白先天和内气武师之间的分别。

    若是能达到先天,不仅仅是武力增加,甚至寿命增加,容颜老去也回缓慢一些。

    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别的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减缓衰老。

    朱常泳的话,让她怦然心动。

    只是,对方身上的那股危险的感觉,让客卿克制着自己。

    朱常泳很满意客卿的表现。

    刚刚客卿的样子明显是怀春少女的情态。

    “哼,等本侯宠幸过你,套出你的心里话,就把和你有关系的男人都杀了。看你还敢心怀第二人。”

    朱常泳脸上虽然微笑,但心中已经杀机重重。

    “待会儿,王化元把那个血门宗主带上来,我再寻个借口,虐杀。树立自己的威势,恩威之下,不怕这小妞不乖乖的喜欢上我这样强势的男人。”朱常泳心中越是杀机重重,脸上越是温和,还对客卿温文尔雅的一笑。

    以他的身份和能力,想要女人不难。

    只是男人到了一定境界,对那些庸脂俗粉便没了兴趣。

    朱常泳需要的是从身体到心灵完全臣服的女人,不,女奴。

    有些变态,很变态。

    “侯爷……”

    就在朱常泳寻思着如何炮制血门二人的时候,王化元的声音传来。

    朱常泳眉毛一挑,眼中闪现出杀机。

    以他的修为,不用看,只需要听到王化元的声音,就知道,这个老太监已经受了重伤。

    “怎么?”朱常泳回头,声音瞬间冰冷的看着王化元。

    随着的他的气势爆发,脚下的搭建城墙的青色石块咔的一声,四分五裂。

    王化元受了不轻的内伤,被朱常泳的威势一震,身体一哆嗦,立刻跪在城头,嘴角一颤,竟然又吐出了一口鲜血。

    “老奴无用,没能请来血门宗主,还被他们打伤了。”

    “废物,你和你哥都是废物。打仗不行,请个人也不行。留你何用?”朱常泳声音低沉,说话间,指尖已经凝聚了一道幽光。

    “侯爷明鉴。老奴尽力啦。那血门一个山羊脸的老头儿猖狂的很,是先天后期,老奴真的打不过他。请侯爷饶命啊,饶命……”

    王化元,先天高手。若是到了某个势力之中,也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如今却如同一条狗一般,不断的磕头,求饶,为了的就是一条活命。

    “先天后期?”朱常泳听到这里,手上的幽光微微散去,说道:“先天后期,你的确不是对手。起来吧。”

    “老奴谢过侯爷不杀之恩。”

    王化元如同得到了免死圣旨一般,磕头如捣蒜。

    “哼,血门的人,竟然敢在本侯坐镇的地方打伤本侯的狗,这是找死。”朱常泳拂袖,起身。

    王化元连连磕头,不失时机的说道:“打狗还得看主人,血门的人这哪里打的是老奴我啊,分明是对侯爷不敬。”

    “无需多言。”

    朱常泳一摆手,说道:“本侯亲自去会一会这血门之人。”

    (继续求推荐,求收藏。)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