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一拳
    ,!

    随着王化元爆喝一声,他身上的寒气骤然浓郁起来。

    “咔咔。”

    一阵阵清响在王化元的周身散发出来。

    空气之中竟然肉眼可见的出现了一个个冰晶。

    那是空气之中的水蒸气骤然遇冷,直接凝华成了冰晶。

    更让人惊骇的是,这小冰晶每一粒都是按照一定规则排列出来的。

    随着咔咔之声不断,冰晶竟然纷纷凝聚,化作一根根冰针。

    虽然形状还不是很规则,但每一枚冰针,若是全力撞击之下,都可以刺穿人的皮肉。

    更可怕的是,这些冰针的杀伤力不在于刺伤,而是其上带有的极寒之力。

    然而,这些极寒之力,还不及王化元掌上所凝聚出来的寒气之万一。

    这就是先天的恐怖。

    一个先天,堪比一支军队。

    一个老牌先天,甚至能够横推一支军队。

    若是如公羊真这样已经触碰到化境的先天,几乎就可以碾压一支军队。

    王化元,堪比一支军队。

    原本就不算温暖的正月末,在王化元施展寒天劲之后,更是冰寒。

    客栈之中的人,无论后退多远,都感到了一股发自内心的寒意。

    “先天,这就是先天的恐怖之处。血门的两个人要倒霉了。”

    “看着吧,别**了,希望王公公速战速决,在特么冷下去,老子受不了了。”

    “……”

    “血门的,咱家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跟我走。否则,我出手之后,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王化元遍体生寒。

    这一刻,他整个人就如同一个寒冷风暴的中心。

    “我们宗主说了,没空。”

    公羊真淡然睁眼,看着王化元,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公羊真的外表,看上去几乎没有变化。

    只有王化元和归元道等几个少数的高手才能感受到,这个公羊脸的老头儿,已经从邋遢的状态脱离出来。

    虽然还是那样懒散的站着,可身上的气势已经节节攀升。

    如果说王化元的寒气,如同天地骤然袭来的寒流一般,冻僵了整个客栈。

    那么公羊真所在的地方,就是一个炽热的太阳。

    寒冷虽然可畏。但阳光照耀之下,冰寒终归是要散去。

    客栈小楼处处寒。

    血门二人一道春。

    “吖————”

    王化元发出了太监特有的怒吼。

    他的手掌轰然拍出,那干枯的手掌外面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层。

    在他手掌拍出来的瞬间,在他周身凝聚的冰针瞬间化作一道道流光,铺天盖地的向着公羊真飞射而来。

    随着王化元的出手,四周的人骤然轻松下来。

    客栈之中的寒气,似乎随着王化元的一掌,从四面八方汇聚向了公羊真。

    这正是王化元寒天劲的厉害之处。

    对战者,都以为他会从正面攻击,而忽视他之前制造出来的寒冷范围。

    当他以雷霆之威发起攻击的瞬间,周围天地的寒气会极速汇聚。

    甚至,这些寒气会带动天地间原本的寒气,向着目标撞击过去。

    层层加成之下,他的一击可以无限的威力放大,产生暴击。

    “滚!”

    公羊真吐气开声,原本邋遢的身形骤然爆发,整个人如同瞬移一般往前移动了一步。

    这一步,其实不是瞬移,而是他行动的速度太快,让人产生了瞬移的感觉。

    强大的气息横扫出去。

    一股炽热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公羊真出拳。

    他的一拳仿若艳阳,拳头上竟然凝聚了光芒。

    阳光普照之下,那些冰针纷纷融化,再被公羊真的气劲震的四散飞射。

    一瞬间,客栈之中仿佛下起了一场雨。

    “轰!”

    一声剧烈的撞击声响起。

    王化元手掌上锁结的厚厚冰层轰然开裂。

    那些冰渣随着气劲四射而去。

    有许多人来不及躲闪,纷纷被冰渣击中。

    有一个倒霉的甚至被洞穿了身体,幸好没伤到要害,保住了一条小命。

    一道白色的云环从二人拳掌交接处扩散开来。

    整个客栈小楼似乎都微微一震。

    四周的烟尘顺着气流飘飞出去。

    寒气散尽。

    公羊真拳头上的光芒也散尽。

    王化元身形踉跄,向后连续退三步,这才强行稳住身躯,脸上不禁一红。

    “好,好。王化元请不动你,那就让护国侯来决断。”王化元咬着牙,狠狠的看着公羊真说道。

    在他的嘴唇开合之间,许多人已经看到了他的牙齿上带着殷红的鲜血。

    显然,公羊真的一击之下,王化元已经受伤吐血。

    只是他强行压制自己的伤口,不让那一口鲜血吐出来。

    “我血门中人,只听宗主号令。”公羊真负手,挺胸,一副高手的模样。

    王化元脸色惨白,转身就走。

    “且慢。”公羊真再次开口。

    王化元站住,回头色厉内荏的说道:“怎么?你血门还敢在这里杀人不成?”

    公羊真笑了,然后说道:“刚刚你的攻击,把寒气散布四面八方,骤然发起。固然能起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效果。可那只是对付一般的对手。若是遇到真正的高手,还是把寒气集中,威力更强,未必能一击败落。”

    “噗。”

    王化元强压下去的一口鲜血终于再也控制不住,喷了出来。

    这个山羊脸同款,简直不要太气人。

    得了便宜还卖乖。

    王化元狠狠的盯着公羊真半晌,最后只憋出了一句:“受教。”

    转身狼狈离开。

    “王公公竟然败了?”

    “这老头儿竟然这么厉害!”

    “别看他嚣张,王公公可是护国侯的人,这一次,护国侯怕是要出手。没人能再护住血门二人了。”有人摇头说道。

    只有归元道,眼睛完全落在了燕九的身上,满是骇然。

    “师尊,师尊……”天霸再归元道身边说了几句话,才终于让归元道清醒过来。

    “师尊,你怎么了?”天霸说道。

    归元道一向对弟子严厉,可此时竟然失声说道:“那年轻公子,说不定真的是血门宗主。”

    “怎么会,师尊刚刚不是还说他是个傀儡么?依照徒儿看,那老头儿才是血门的主要人物……”天霸按照归元道之前的猜测说道。

    “住口,你们谁注意到了,刚刚王公公释放寒天劲的时候,包括我在内,所有人都后退了很远,唯有那少年公子安坐不动?”归元道说道。

    “那有什么,或许是那个山羊脸护着自己的傀儡了呗。”天霸不在意的说道。

    “混账。”归元道喝止了天霸的话,一指燕九的方向说道:“这个怎么解释?”

    (感谢“诠释我说的”打赏200。感谢“弑军天下”连续以来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