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客卿
    ,精彩无弹窗免费!

    血门,在第一代血刀老祖被镇压之后,第一次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宗主,让这个绵延了数千年的隐世宗门,重新沸腾起来。

    弘一道的弟子和蒙古的射手们需要筛选组织起来。

    明朝廷的锦衣卫小千户这时候也上前,一抱拳说道:“刚刚多谢兄台相救。客卿在这里拜谢。”

    燕九这才看了一眼眼前这个锦衣卫小千户。

    飞鱼服,绕玉带。凸显了眼前这个小千户的完美身段。

    绣春刀横跨腰间,自有一番勃勃英气。

    官帽下面,微微露出的鬓角青丝,更映衬的小千户的肌肤胜雪。

    一双明眸之中,全是坚毅之色。朱唇轻启,皓齿如贝,有一股女人身上少有的气势。

    “不必客气,你可自便。”燕九对这个叫客卿的女人怎么当上千户的,一点儿好奇心都没有。

    既然顺手救下了她,那么再顺手放了就是。

    可女子并没有离开,眉头反而微微一皱。

    在京师,不知道多少,豪门大族的公子王孙看到自己忍不住偷咽口水。

    可眼前这个风华绝代的少年,对自己竟然没有多看一眼。

    女孩儿,终究是女孩儿。

    尤其是漂亮还有能耐的女孩儿,最是受不了这种无视。

    “你是血门宗主?”客卿声音淡雅清冷问道。

    “算是吧。”燕九回道。

    “朝廷接到密报,说血门已经和蒙古萨满教勾结,想要成为外族大军的内应。你就不担心血门被朝廷剿灭?”客卿说道。

    “你看我们像是和萨满教勾结么?”燕九有些玩味的看着客卿。

    客卿摇了摇头说道:“正是看出你们没和外族勾结,所以我才这样问你。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帮你洗清罪名。”

    “哦?”燕九眼睛一亮。

    客卿以为自己的话打动了燕九,脸上微微一笑。

    只是她的笑容还没有绽放开,就听到了一句让她吐血的话:“不需要。”

    客卿的脸变了一变,最终一跺脚,转身离开,远远的,她的话传了过来:“你别后悔。”

    燕九没理会客卿。

    此时公羊真和东方日已经带领四大天王把蒙古射手和弘一道的人安排好。

    “宗主,这些人怎么处理,还是要宗主来决定。”公羊真恭敬的说道。

    燕九点点头,说道:“那个清虚道人,是蒙古人假扮。估计真正的清虚,要么原来就是蒙古人,要么就是已经死了。这些弘一道的弟子,多数只是奉命行事,没什么罪责。至于那些蒙古射手,原本就隶属于朵颜三卫,依附于大明。除了领头的少数将军已经和后金勾结,士兵是不知道的。”

    “宗主说的是,的确是这种情况。”东方日附和道。

    “既然是这样,就问问他们,愿不愿意去山海关下面杀敌。愿意的,跟着我血门去山海关下,杀鞑子。不愿意的,杀了。”燕九说的很平淡。

    “好!”

    “谨遵宗主号令。”

    不论是公羊真、东方日,还是四大天王,十二天干众,听到燕九的命令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之前的数千年,血门之人都小心翼翼的活着。多少年的压抑,如今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出现,光是这种揭开的压抑,就让众人心中舒畅。

    这么多年,一直被中原正教追着打。就算偶尔有不打的情况,也是被逼成了城下之盟。

    如今燕九刚刚登上宗主的位置,就重创弘一道,消灭蒙古射手。

    这让血门众人自豪感油然而生。

    公羊真等人忙碌的同时,还不忘了让十二天干众派人给燕九搭建了一个临时休息大帐。

    燕九在大帐之中,遣散了所有侍从的人员,这才盘膝而坐。

    如今,他的肉身吸纳凡人精血,已经不可能有寸进。

    只有击杀高手,吸纳高手的精血,才能让血身成长。

    和肉身小成相比,灵力刚刚凝聚一个气团的纳气第一重,实在是太微不足道。

    只是自从上次施展了血雷震杀之后,这身体原本的因果线纠缠了上来。

    使得燕九不能轻易动用灵力施展杀招。

    燕九发现,这因果的羁绊很有意思,只要不施展杀招,一些简单的灵力波动,是不会引动因果线的。

    苇子沟属于穷山恶水之地,周围灵气稀薄。

    燕九没打算在苇子沟修炼。

    他拿出了那个葫芦。

    这葫芦是萨满教妥帖儿的宝物。

    里面藏着黑气,有着空间之力。

    燕九简单的研究过,这葫芦不仅仅是放出黑气,更重要的是这东西可以储物。

    里面赫然是一个属于葫芦的小世界。

    燕九逼出了自己的一滴精血,滴到了葫芦上。

    精血和葫芦接触的瞬间,整个葫芦闪光起来。

    下一刻,燕九和葫芦有了一丝精神上的联系。

    葫芦中的世界,在他的精神之下,纤毫毕现。

    葫芦之中,除了那一团黑气,还有血色小旗。甚至角落里,还躲着落寞的血刀老祖魂魄。

    “血刀老祖,以后你就是这个小世界的勤杂工。我放进来的东西,你负责归类摆放,明白么?”

    燕九的声音在小世界之中响起。

    躲在角落里的血刀老祖正失意伤感,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等到他听清楚了声音是燕九所发出的时候,顿时跪在地上,唯唯诺诺的答应道:“小祖宗放心。”

    “不用叫小祖宗。你喊我一声九公子就是。好好干,干的好了,我会放你出来,说不定还会给你找一个肉身,让你重活一回。”燕九说道。

    “多谢九公子。嘿嘿,就知道九公子人是最好的。嘿嘿,这里面太憋气,九公子能不能给我留个窗户,让我看看外面,也少了许多寂寞。”血刀老祖立刻打蛇随棍上,不要脸的争取更多的福利。

    “这其中的黑气,有点儿空间之力,你可以把灵魂融入黑气,看到外面的世界,但是不要太久,否则会因为劳累,伤了神魂。我留一丝灵识在这里,你可以随时联系我。”燕九说道。

    血刀老祖自然是一脸感恩戴德,其实之前他就偷偷的动用过空间力量往外看,的确是伤神魂。

    对于燕九留下一丝灵识是监视他,还是方便随时联系,血刀老祖倒是不在意。

    他在水下肉山之中数千年,就如同正常人蹲监狱数十年一般。

    如今好不容易能出来透口气,自然心情大好。

    也不管燕九能不能看到,他都立刻跪在葫芦空间之中,用力的磕头。

    燕九却没有再理会血刀老祖,而是灵识一动,把其中的血色小旗拿了出来。

    元始天尊的东西,应该不简单,要好好瞧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