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血池异动
    黑山天池,表面上看,和普通的火山口形成的天池没有任何区别。

    可里面,却大不一样。

    燕九在落入水中的一刹那,就感觉到刺骨的冰冷。

    正月的天气,山顶更是寒冷。

    黑山天池的水温已经在零下,但,奇怪的是,这些零下的水,竟然没有结冰。

    黑山天池,或者说黑山血池,在燕九落入之后,瞬间沸腾起来。

    “哗。”

    仿若海潮,整个黑山天池的湖面瞬间起了波涛,甚至有风浪开始席卷。

    一道道白色的浪花,在水面上打着璇儿的飘飞。

    公羊真眼睛一亮,望着血池肿的异变,喃喃道:“这小子,莫非真的是血祖转世传承?”

    他清楚的记得,这个血池,自己扔下去的人不下百个。

    每一个下去的人,都是当时惊艳一方的天才少年。

    可每一个下去的人,都如石沉大海一般,丝毫掀不起波澜。

    最终,都毫无例外的,变成一具具骸骨,漂浮在血池边缘。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血池之中的水,密度变大,且不论天气多冷,从未见过里面有结冰现象。

    “公羊真,你再不下来,就要反了天啦……”

    东方日的怒吼声传来。

    同时,老狼王和骷髅王的吼声也响起,好像是两方人已经动手。

    公羊真看着身后沸腾的黑山天池,恭敬的跪下,磕头。

    这一切做完之后,才起身,转头,望着山下,眼中泛起一丝冷厉。

    “血祖临凡觉醒,尔等竟敢如此造次。”公羊真开口,仿佛说的极为缓慢轻声。

    可这声音瞬间如滚雷,在黑山山头激荡而去。

    山下,不论是东方日的怒吼,还是老狼王、骷髅王的暴躁,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都安静了下来。

    “嗖。”

    一道身影如同闪电一般,落到了山顶。

    来人身穿天蓝色的长袍,看上去非儒非道。

    一张脸更是年轻英俊。剑眉斜飞,星目含光。面如冠玉,肤如凝脂。

    若是生在现代,整个女装,必然能掰弯许多直男。

    “公羊,你每扔下去一个,都这么说。这次……这次……”东方日下面的话咽了回去。

    因为他发现,这次真的不一样。

    整个血池,仿佛活了一般。

    之前还只是有大片的浪在翻滚,此时已经又发生了变化。

    那些乱滚没有方向的浪涛如今开始围着血池的中心,旋转起来。

    “回来了,血祖这回真的回来了。”东方日一张俊俏的脸上,因为激动泛起了潮红,更让人想入非非。

    他的手指不断的变幻掐算。甚至在一瞬间,已经出现了手指的残影。脸上,却是喜色渐渐浓郁起来。

    “血祖归来,我血门重振有望。”公羊真脸上满是笑意。

    “嗖嗖。”

    另外两道身影凭空降落。

    一个身形粗大健壮,脑袋上的头发散乱狂野,一双眼之中竟然隐隐有碧色光芒流转,仿若黑夜之中的狼眸。正是血门四大天王之中的碧眼狼王。

    另一个人,身形枯瘦。一袭黑衣紧紧裹在枯瘦的身上,上面还纹绣着一根根白骨。就好似他本身的骨头裸……露出来一般。

    他的脸更是枯瘦,宛若活的骷髅,正是血门的另一位天王,骷髅王。

    之前还极力阻止他们上来的东方日此时对二人熟视无睹,双眼炽热的望着血池。

    碧眼狼王和骷髅王也见过几次公羊真把人扔进湖中,却都是风平浪静。

    如今眼前的景象,好像真的要出来什么似的。一时间,两个人也都安静下来,血湖之中,心思各异。

    血门在天下宗派之中,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宗派,但这几位实力却都不弱。

    尤其是碧眼狼王和文天王,两个在天下走动,已经有了不小的名号。甚至能号令江湖。

    除了武当道统、心门王家等几个少数的超凡势力,其他的小门小派,见了碧眼狼王,几乎都要跪舔。

    这也使得碧眼狼王产生了和血门总坛分庭抗礼的姿态。

    骷髅王一向独来独往,这次算是被老狼王拉过来助拳的。

    没想到却能看到血湖异动这样的场面。

    “哩……”一道清亮的声音忽然从半山腰传来。

    这声音响起的瞬间,东方日和老狼王神色都是一动,两个人不由自主的互相对视一眼,都是嫌弃对方的神色。

    “凤王来啦!”公羊真长声笑道。

    “凤王,多年不见,老骷髅都想你啦。”骷髅王就算是说笑,也是阴森的声音,丝毫没有一丝笑意。

    “你们几个老不死的,竟然都在。”一个柔媚的女子声音传来。

    紧跟着,一道火红色的身影落在了公羊真身边。

    这女人一身上下都是火红的颜色,刻意的束身长裙更是把身材凸显。

    绝对是火爆身材,前凸后翘,该大的地方绝对不小,该小的地方一分不大。

    光是看这身材,就可以让某些地方抬头致敬。

    这样的女人,应该拥有一副完美的脸蛋儿。

    在一头柔顺的青丝之下,赫然是一张布满沧桑的老脸。上面的每一道皱纹,都如同刀刻一般,层层叠叠。

    公羊真看了看凤王的脸,笑道:“凤凰妹子,你就忍心让哥哥们看你这张老脸么?”

    “小凤儿,你就把这人皮面具扯下去吧,好久都没见你真容。老狼想念。”碧眼狼王,在看到凤王的一瞬间,所有的霸气全都如同放屁一般的没了。

    这一瞬间,他仿佛从一个横行霸道的狼王变成了一个二哈,摇尾乞怜。

    东方日白了狼王一眼,笑道:“这人皮面具挺好的,凤凰,你的脸长成什么样儿,我都喜欢。”

    “呕。”一边的骷髅王应景的干呕一声,似乎在恶心东方日说话太假。

    凤王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开口问道:“穷酸呢?穷酸怎么没来?”

    “穷酸来不了了,他招惹了武当道门分支,正被围攻,能活过这几天算是命大。”老狼恨恨的说着。

    “为何不救?”凤王老脸虽然是人皮面具,但愤怒的表情却和真脸毫无二致。

    “问他。”骷髅王一指东方日。

    凤王脸色一沉,东方日正要辩解。

    忽然间,血池震荡,原本就是浪涛滚动的天池,竟然开始旋转起来,在中央,出现了一个漩涡,这漩涡越来越到,旋转也是越来越快。

    甚至,漩涡之上的空气都随着湖水旋转起来,形成了一道小龙卷。

    (感谢“诠释我说的”兄弟打赏100。)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