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黑山天池
    ,精彩无弹窗免费!

    黑山之巅,和普通的山顶并不一样。

    山顶,是一个小型的天池。

    这天池,宛如一轮明月,镶嵌在黑山山顶。四周,水雾缭绕,密树成林。

    天池的岸边,一圈儿白色的东西,仿若漂浮物一般,远远看去,不清楚是什么。

    “小子,你的造化到了。成功,我们奉你为主。失败……”

    公羊真没有再说,而是望向天池四周。

    燕九已经被公羊真放在地上。

    他勉强能站起来。

    背后,桑杰造成的伤口和妥帖儿的诅咒连在了一起,使得伤口到现在还没有愈合,鲜血淋漓,触目惊心。

    不过此时的燕九,完全忘记了身后的伤痛。

    他被这个山顶的小天池吸引住了。

    这个天池,在普通人看来,就是火山口形成的天池。

    可在燕九的眼中,那分明是一个血池。

    甚至,燕九从这天池之中,感受到了浓重的血腥味道。

    这里面的血,好浓,好稠。

    灵力微微一动,就感受到一股因果的羁绊。

    之前还没有这么强烈的羁绊,可在他使用血雷震杀之后这因果羁绊就完全显露出来。

    “看来,要抓紧解决这个因果。了断这肉身的尘缘,圆满了他,也成全了我。”燕九这样想着,只觉得灵魂深处,那股羁绊灵力的因果线松了许多。

    灵力能自由运转起来。

    眼神自然也好了许多。

    “嘶。”

    看清了这个天池,燕九不由得到吸了一口冷气。

    在天池周围漂浮的白色东西,不是别的,竟然是一具具骸骨。

    这黑山天池方圆足有数里。

    这数里,都是白骨所铺就。

    看到燕九眼中的震惊之色,公羊真一直淡漠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郑重,说道:“你,看明白了?”

    燕九看了看公羊真,这回,他没有回答。

    一路上,他问公羊真很多问题,公羊真都没有回答。

    如今,轮到他还回去了。

    “……”

    公羊真无语,一瞬间,燕九给他的感觉很冷很高很高冷。

    “咳咳。”

    咳嗽了两声,公羊真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这是我血门的密地,黑山血池。最初,传说是血祖开创。然后积累了历代先祖和疑似血祖转世之人的血,形成了如今的黑山血池。”

    公羊真说的平淡,仿佛就在说一件儿微不足道的往事一般。

    他一边说,一边看着燕九的脸色。

    另公羊惊奇的是,之前看到这里还微微有些惊讶的燕九,再听到了公羊真的话之后,竟然毫无反应。

    一般寻常之人,就算是江湖高手,看到这血池边上数不清的骸骨,听到这血池是用人的精血填满的,都会惊骇感叹。

    可燕九的表现,却超出了老道的想象。

    看到老道的眼神,燕九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这血池乍一看上去,的确不凡,可多看两眼,也就习惯了。

    这笑,落在老道眼中,似乎是嘲讽一般。

    的确,燕九横行广元仙界,看到过许多大能。其中有暴虐者,为了炼制宝物,甚至不惜炼化一个个凡人星球。

    眼前的血池,和那些动辄毁天灭地的仙人来说,简直毛都不算。

    老道愣了一下,准备继续介绍。

    忽然山下一声怒吼传来。

    “老夫谁都不信。滚开。我要上山见一见老道。”

    这声音粗豪霸道。

    “老狼王,公羊先生真的出去寻找血祖传承了。现在应该还没回来。”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

    “东方日,你若不让开,别怪老狼今日不讲当初的情面。”依旧是先前粗豪霸道的声音,显然就是那个老狼王。

    东方日的声音再次响起:“老狼王,不是我们不救文天王,实在是咱们总坛这边,真的没谁了。”

    “血门规矩,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从上古时代,就是这样坚持下来的。若没有这个规矩,恐怕我血门被灭了多少次了。东方小子,你总不会忘记了这个规矩吧?”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响起。

    “老骷髅说的对,东方日,你若坏了规矩,导致血门灭了,将来地下见了血祖,也说不清楚。”

    老狼王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伴随他说话的,还有一阵阵狼嚎。

    “老狼王,老骷髅,你们说的都对。血门规矩,的确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东方日的语音平淡清朗,可下一刻,他的话锋一转,声音陡然提升,震荡的整个黑山都仿若起了风。

    “可你们四大天王,在当年天下大教宗联合进攻血门的时候,在哪里?”

    “现在文天王被围攻,你们来求救?脸呢,脸何在?”

    接着,传来了啪啪啪的声音,应该是东方日拍打着自己的脸在质问他们。

    “当年的事儿,说不清楚。在这总坛之中,你说了不算。让老羊出来,若是老羊也和你一样说法儿,我们立刻离开,今后绝不踏足总坛半步。”骷髅王的阴森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里面带着果决。

    “哼,这血门,你们曾背叛一次,也不在乎你们再次离开。”东方日冷哼着回答。

    “你在总坛一日,我们不来便是。但血祖始终是我们信封的神。就算不来总坛,我们依然供奉。何来背叛一说?你给我说清楚。”老狼王的声音爆起。

    “怎么?你老狼想和咱东方日动手么?”东方日冷笑着,语气之中丝毫没有一丝畏惧,倒是有些跃跃欲试。

    “动手算我一个。”阴森的声音响了起来,正是骷髅王的语气。

    东方日为之气结。

    血门两大护法,四大天王,实力相差原本不多。

    若是老狼王和骷髅王联手,东方日必然不是对手。

    这种时候,东方日不由得冷笑连声,突然向着山顶的方向大声喊道:“死公羊,你既然回来了,就看着他们在总坛猖狂么?”

    公羊真叹息一声,回头看了一眼燕九,说道:“真希望你是血祖转世传承,这样就可以把我血门重新一统。”

    “只要我血门一统,什么天下道统,有何惧哉?”

    老道感叹。

    一时间,燕九觉得老道有些落寞。

    不由得有些可怜这个为了维持宗门而奔走的老头儿。

    可就在燕九同情心刚刚起来的时候,公羊真忽然抬手抓住了燕九的脖领。

    “下去吧,是劫是造化,随缘。”

    老道出手极快,燕九现在的身体根本没机会反抗。

    他在半空划着弧线落入血池的过程之中忍不住对老道公羊真爆了个粗口。

    “艹尼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