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因果劫
    ,精彩无弹窗免费!

    摩多出手,自然是努尔哈赤默许的结果。

    桑杰和摩多,一前一后,夹击之下,立刻重创了燕九。

    胸中的翻腾,实在是压抑不住。

    一口鲜血从嗓子眼儿里涌上来。

    燕九努力控制,也没有憋住。

    摩多和桑杰,一击得手,立刻后退。

    十八个外围的禅教密宗弟子齐声梵唱。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随着这八个字的梵唱,十八人宛如变戏法一般,拿出十八般的武器。

    这些武器并不是常规的江湖十八般武器。

    而是带有浓厚的地域气息。

    十八人有进有退,进攻合击,守护合防。

    短暂时间之内,他们就和燕九交手无数次。

    燕九知道,这十八人和之前一样,虽然阵势惊人,但却没有太大的威胁。

    他们只是负责消耗自身。

    真正的杀招,在桑杰和摩多的身上。

    尤其是摩多,看上去干枯消瘦,可身上的气息深不可测,从某种角度来说,他比燕九现在的修为还要高。

    气血翻腾,背后,之前被妥帖儿刺伤的地方,诅咒已经被燕九清除。

    可现在,在两个高手的合力攻击一下,清除的诅咒竟然再次引动起来。

    “蝼蚁。”

    燕九双目瞬间赤红。

    就是在仙界,他也很少受到如现在这样的伤痛。

    身上的剧烈伤痛,激发了燕九的狠辣。

    双拳环转,四周的空气随着燕九的双拳,猛然流动起来。

    随着他的双拳转动,十八个围攻他的喇嘛也不受控制的开始随着空气流动,行动滞涩起来。

    燕九双拳轮转一周,双手向下狠狠的一震。

    灵力从他的双拳激发出去。

    这一拳,没有具体的目标,而是四散。

    疯狂的云气仿若从湖中冒出一般,向四周,横扫而去。

    “广元长拳,第二式,乱云动。”

    十八个喇嘛的身影倒卷。

    有的踉跄,有的吐血。

    阵法,在一瞬间,被燕九的乱云动破灭。

    只是他现在的修为,施展乱云动,只能有半分神髓。

    就是这样,已经让他原本重伤的身体,更加严重。

    摩多和桑杰抓住乱云动收尾的机会,猛然向前,试图把燕九一击而杀。

    **,这次不再是砸下来,而是横扫。周围锋利的刃一下就刺入了燕九的后背。

    摩多枯瘦的手宛如钢铁一般,直接抓开了燕九胸口的肌肉。

    鲜血顺着摩多枯瘦的手流淌下去。

    “你们,找死。”

    燕九身上的气机收缩。肌肉也紧跟着收紧。

    桑杰的**被燕九的肌肉直接夹住,无法拔出。

    摩多的手指也落入了燕九的身体之上,奋力拔出。

    燕九双目赤红。

    连续的重创,彻底的激怒了他。

    “血雷震杀。”

    燕九双目之中,红芒暴涨,淡淡的金色从红芒之中出现,上面,有一道道雷纹滚动。

    “轰咔……”

    凭空的,整个祭坛周围,闪耀起了一道道闪电。

    这闪电,是血红色的。

    不同于其他的闪电。

    这闪电带着浓重的血腥。

    近百道闪电,直接落下。目标不是那十八个喇嘛,而是燕九身前身后的摩多和桑杰。

    燕九勉力施展乱云动,漏出的巨大破绽,就是让摩多和桑杰以为在用拼命的绝招。

    而眼前的血雷震杀,才是燕九真正的杀招。

    “不好!”

    桑杰骇然失色。

    天空中的闪电带来的死亡感觉,让他瞬间乱了方寸。

    摩多倒是冷静的很。

    一招手之间,十八个喇嘛不受控制的被摩多牵引过来。

    十八个人的肉身,阻挡在桑杰和摩多的头上。

    百道落雷,烟尘震震。

    直接把十八人凭空轰击成渣渣,烟消云散。

    祭坛,也在瞬间碎灭。

    燕九在施展血雷震杀的同时,忽然感到一股因果之力,猛然爆发,搅动了他的五脏六腑。一瞬间,鲜血从口中狂喷,整个人直接沉下莲子湖。

    桑杰和摩多也落入水中,狼狈的如同落汤鸡一般。

    两个人毕竟是高手,稳定心神之后,便回到了岸上。

    看着渐渐平息的莲子湖心,二人相顾骇然。

    “摩多上师,你说,他死了么?”桑杰严重带着浓重的后怕。

    刚刚落雷的气势,已经成了他一生的阴影。

    燕九很辣的战斗方式还有双目的红芒,已经成了桑杰的噩梦。

    “应该是死了。刚刚那种落雷攻击,应该是他濒死一击。这人莫非是龙虎山天师道的?只有中原的龙虎山道人,才掌控最精妙的雷法。”摩多看着湖心,心有余悸的说道。

    二人沉默。

    半晌,摩多说道:“不管了。反正人是死了。天师道,在将倾颓的大厦之前,自保都难,哼哼。”

    “上师说的对,努尔哈赤那边,小的去通报一声。上师回去休息就是。”桑杰小心的说道。

    “不用,我这次既然出山。也是受了生佛的旨意,协助建州女真,攻破山海关。只要山海关一破,明廷,就再也没有依靠。你们准备一下,到时候,说不得要和中原那些大教还有朱家的守护,争上一争了。”摩多说道。

    “谨遵生佛法旨。”桑杰再说道生佛的时候,整个人都显得恭敬起来。

    “你的修为,差一些纯阴之体。纯阴之体不好找,不过女子多属于阴性,趁着这次兵峰横扫,你可以多抓一些,只要和足够的女子修上欢喜禅,也可从数量上弥补一下。”摩多说这话的时候,很淡然。仿佛中原女子,是天生的炉鼎一般。

    “多谢上师指导。”摩多脸上漏出了喜色。

    “走吧,祭坛沉入水底,倒是省了萨满黑教生事。”摩多说完转身而去。

    桑杰看了一眼湖心,也转身离开。

    两个人都是塞外禅教密宗的高手,只是把燕九当做他们杀过的无数高手之一。

    却不知道,这是他们做的最错误的一件事。

    摩多和桑杰离开半个时辰之后,一个邋遢的身影从远处极速而来。

    “来迟了?还是来迟了?都怪老道贪睡。”公羊真山羊一样的脸上都是焦急之色。

    看到平静的湖面,他摇了摇头,狠狠的在脸上抽了两下。

    接着,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血祖啊,你转世了数千年,到底在哪里啊?”公羊真仰天长叹。

    一番长吁短叹之后,他不甘心的起身,想再看一眼莲子湖就离开。

    可就是这一眼,让他看到了莲子湖的湖心,似乎有一丝红色。

    这红色在夜色之中,竟然清晰可见。

    “血气?他没死?”公羊真的脸上露出了喜色。

    “老天有眼,希望这次真的是血祖您转世。老天有眼。”

    公羊真先跪在地上,给老天磕头。

    然后起身,迈步走进了莲子湖中,直到他的身影渐渐沉入莲子湖底。

    (祝大家五一小长假嗨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