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8阿峰生气
    “翠花啊,话可不能这么说,小小没有偷懒,她一直都有帮我分担的!”李兰英还是想要说服张翠花,“要不,你也别拦着,就让小小试试呗,考不考的上再说。”

    “不行!哪有那个闲工夫给她试?死丫头要是没偷懒,那怎么都没钱给我了?”张翠花一口就拒绝了李兰英的提议。

    小梦来信上可是明确说了,不能让秦筱筱上学,不能让她有机会参加高考!

    老太婆是脑子生锈了,还试试?万一那死丫头运气好考上了呢?

    她可不想冒这样的风险,绝对不能给小梦增加麻烦!

    “哪里还有钱给你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家里都没米下锅了,小小赚的钱都拿去换粮食了呀!”李兰英苦涩的说道。

    她现在也很矛盾,辛苦养大的儿女都不孝顺,老头子死后就分了家,说是每家按月奉养她,但是实际上,他们都跟踢皮球一样,谁都不肯接手。

    别说按约定接李兰英去三个儿子家轮流住了,就是每个月的口粮都不及时给,将她一个人留在这茅草棚里不管不问。

    秦筱筱这么些年跟着她都吃不饱,辛苦上山挖药材卖的钱也都被张翠花搜剿一空,也就是最近一段时间,秦筱筱跟转性了一样,努力干活,然后将赚的钱全都换了粮食,这才让李兰英跟着她一起吃了口饱饭。

    就这样,张翠花竟然还在说秦筱筱的不是,李兰英喉咙里像是被什么给堵了,说又不能说,让她心里憋闷的很。

    “妈你怎么回事?咋的口口声声帮着那死丫头说话,那死丫头到底给你吃了什么**药?”张翠花开始不耐烦了,指责起李兰英来,语气也变的尖酸刻薄,随即话锋一转,有些得意地说道:“你可得想清楚了,谁才是你真正的……”

    后面的话,张翠花刻意压低了声音,外面还有几个围观的村民的议论声在干扰,秦筱筱一时没听清,心里不由很是遗憾。

    不过,秦筱筱结合自己之前的推测,以及刚刚在听到外面村民们关于她和秦家人长的不像的议论时,张翠花和李兰英的反常来看,她想,张翠花要说的应该是“真正的孙女”。

    所以,秦家真正的女儿会是谁?

    秦筱筱脑海里突然闪过苏芷梦的名字。

    一时间,秦筱筱如遭雷击,脑子里轰隆隆作响,前世种种可疑的迹象霎时全部浮现在眼前。

    秦筱筱上辈子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苏芷梦会这么讨厌她,她明明和苏芷梦并没有任何交集,她只是一个在山沟沟里长大的村姑而已,只是因为一些机缘巧合发了财,怎么说也无法影响到那位在上京市达官贵人家长大的千金小姐。

    然而那位千金小姐偏偏却将她看做了眼中钉,先是让张翠花将她骗去上京市,然后向她示好,再接近她。

    在取得她的信任后,苏芷梦表面上对她千好万好,谁知道在背后却开始了疯狂的阴谋和陷害,到最后,还利用她最爱的男人,将她骗上手术台,活生生剜了她的心脏,给了她致命一击……

    秦筱筱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一只利爪抓住,揪心一般的痛感让她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小小,你怎么了?”疯子见秦筱筱脸色惨白,担心地问道。

    但是秦筱筱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对疯子的关心没有任何反应。

    她怎么就那么蠢,那么明显的迹象竟然都没有看出来?

    其实当初秦筱筱也曾怀疑过,张翠花这样一个乡野村妇,怎么会认识远在上京市的高官家女儿。

    还有,为什么高高在上的苏芷梦看起来并不喜欢张翠花,却还是会一再容忍张翠花等人。

    在想通了这些事之后,秦筱筱只觉得自己是真蠢,蠢到认贼作母,忠奸不分。

    曾经,也有人提醒过她,苏芷梦来意不善,她不但没听,反而还转身就跑去当成笑话告诉了苏芷梦。

    后来,那个人就不知去向了,想来应该是被苏芷梦处理掉了。

    秦筱筱此时只觉得心里面翻江倒海一般,无法平静下来,脑海里也嗡嗡的,有一种既失落又激动,还掺杂着阴郁和烦躁的心情不停在冲击着她。

    她的情绪起伏太大,以至于都没发现张翠花和李兰英什么时候结束了谈话,已经打开门走了出来。

    “小小,小小?”李兰英见秦筱筱拿着扫帚站在院子角落里发呆,面色也很难看,她叫了两声都没听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兰英脸色一变,下意识就以为是不是她刚才和张翠花说的话被秦筱筱听见了,顿时紧张地看向张翠花。

    张翠花却不当一回事,秦筱筱站的离那么远,除非她有顺风耳,否则绝对不可能听得见她们在屋子里说的话。

    “哼,妈你看见了吧,我就说这死丫头又在这偷懒!考什么大学,就凭她?还不是想着找个理由不干活的!”张翠花冷笑一声,习惯性伸手就要甩秦筱筱一巴掌。

    疯子虽然一直没说话,但动作反应很敏捷,立即挡在秦筱筱面前,接住了张翠花甩过来的手。

    张翠花顿时感觉到手腕像是被铁钳夹住一般,疼的她嗷嗷直叫唤,头上冷汗都下来了,“放手!放手!你这个疯子!”

    “阿峰,快放手!”李兰英见状,也赶紧想要拉开疯子。

    但是疯子心里记着眼前这女人对秦筱筱不好,根本就不听李兰英的话,眼看着眼底赤红,形容可怖,看起来真的就跟外面乱打人神志不清的疯子一个样了。

    “小小,快叫阿峰松手啊!不然你妈手都要断了!”李兰英见疯子不听她的话,又转头去拽秦筱筱。

    秦筱筱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被李兰英一拉,这才回过神来,立即就看到疯子抓着张翠花的手,张翠花疼的脸色惨白,眼泪都快下来了。

    “阿峰表哥,快松手!”秦筱筱叫道。

    “小小!”疯子听到秦筱筱声音,有些疯狂的眼神猛地一敛,像是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他迅速松开抓着张翠花的手,走到秦筱筱面前,犹自还在气愤地说道:“她想打小小!阿峰生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