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话 雪谣拒婚,一丝不安
    看着楚天项远去的背景,雪谣的双眼已经氤氲起来。不是她不能告诉楚天项缘由,只是因为她实在是不想看到楚天项为自己伤心流泪的情景。他们父女刚刚相认,她怎么好告诉他她的生命正在加速流逝?她又怎么好告诉他,他也许会白发人送黑发人呢?

    “爹,对不起。”雪谣喃喃道。

    惠风和畅,雪谣走出暗香居。总是待在屋子里也有觉得闷的时候,出来走走,不曾想看到一行人抬着七七八八的东西朝着天项榭走去。为证实心中所想,她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

    楚天项看着抬东西的一行人将东西排在天项榭,便已经了然。这是吕城烟送来的聘礼,原本是一件好事,但是楚天项现在却没有什么高兴的神色。因为刚刚已经和女儿谈过这件事,女儿不同意,所以他也不能同意这门亲事。

    “望差官回去……”楚天项走到管事儿人的身边刚开口说话便被雪谣打断了。

    “爹。”雪谣走了过去,这件事还是她自己回绝比较好,她不想因为这件事让城烟和爹产生误会。她自己说,才更能表达她的真实想法。

    “望这位差官将这些东西一一抬回去吧。请差官回禀国主,就说楚凌霜不同意这门亲事。”

    “凌霜姑娘,这实在是令小的们为难了。我们都是奉国主的命令办事……”

    “差官大哥,您回去尽管说是楚凌霜拒绝这门亲事即可,国主不会为难你。”

    好不容易打发走了差官,雪谣的心倒是有几分失落。她是朝思暮想有这样一天的,结果却是自己毁了这一天,心中苦水翻涌,但是这是最好的选择!

    “霜儿,你大可不必这样的,这件事为父也可以做的。”楚天项知道这不仅是凌霜想要断绝念头,也是凌霜在有意保护自己。

    “没关系的爹,这样会让自己更清楚些。”

    楚天项苦笑,能不清醒吗?亲手毁了自己的幸福,没有比这痛苦更清晰的了。

    看着被怎样送出去又被怎样送回来的聘礼,吕城烟怎么也不会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他用手紧紧地握成拳头来平复自己内心的不平静。

    “到底是谁说的不同意?是楚天项还是楚凌霜?”吕城烟又问了一遍,他的内心还是抱有一丝期望的,希望刚刚是自己一时听错了。

    “是凌霜姑娘。”

    这个回答让吕城烟不再抱有幻想,“什么原因?”

    “这个凌霜姑娘并没有说。”

    “好了,你们下去吧。”

    吕城烟看着眼前的聘礼,“不可能无缘无故不同意的,雪谣,你的想法是什么呢?”

    吕城烟做了很多猜测,仔细一想又都被自己给推翻了。就在心烦意乱之际,吕城烟心头划过一丝不安:难道是……想到这里吕城烟不禁心下一惊。不应该啊,雪谣完全没有表现出来任何想起过去的迹象。但是如果不是这个原因,还会是什么原因呢?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反而是越想越害怕。怀着不安的心情,吕城烟决定亲自走一趟天项榭!

    他要去证实一下自己的想法,如果真如他所猜测的那样,那么两个国家,她终是要选择一个的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