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话 城烟真心,无情之人
    翌日一早,议事结束后吕城烟便留下了楚天项,还未等楚天项开口,吕城烟便说:“此次留下楚国师并非为了国事。”

    此言一出楚天项就已经知道吕城烟留下他是为了商议婚事,即便是今日没有留下他,他也会找机会和吕城烟说这件事的。如此一来倒是省了许多麻烦,“国主可是为了先前的婚事?”

    “既然是先王指下的婚事,城烟自不会违背。”

    听到吕城烟这样说,楚天项在心中反复掂量起来,他希望的是女儿能够幸福地过完后半生。若是吕城烟只是为了完成先王的遗愿,并非能够给凌霜幸福,那么他就算是违背誓言也不会同意他们的婚事。

    “国主,老臣斗胆问上一句,国主对凌霜可有真心?”反复思量过后,楚天项鼓起胆量问出了心中所疑。

    听了楚天项的询问,吕城烟心中暗暗笑道,原来楚天项这么久没有回应是这个原因,看了是怪他没有表达清楚了。

    “原来楚国师是怀疑城烟对凌霜的真心,不知国师是否有雅致听听城烟接下来的故事呢?”

    吕城烟并没有正面给出楚天项答案,既然是让他听故事,想来这个故事应该和答案有着莫大关系,这反而让楚天项来了兴趣,“老臣愿闻其详。”

    吕城烟也不怠慢,说讲就讲,他将他在雪国经历的是一一向楚天项讲了个清楚,特别是他和凌霜在雪国的寻药之旅。

    “其实在凌霜用自己的血来救我时,我们便已经分不开了。”

    “老臣已经知晓了国主的心意。”

    “既然如此国师是不是能够放心地将凌霜许配给城烟呢?”

    “国主,这件事老臣还是尊重凌霜的意愿。”楚天项已经知道了吕城烟的心意,自然是放心不少,只要是凌霜也愿意他是不会反对的。但是如果凌霜不同意,那么他也不会逼她,这是他一早就下定的决心。

    “那城烟就放心了,经历过生死的人,城烟相信凌霜会同意的!”对于凌霜他还是有把握的,毕竟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他也能够感觉到凌霜的心,“城烟这就命人准备彩礼,不日便送到国师宅中。”

    楚天项回到天项榭,换了朝服便来到了暗香居。

    “爹,您来了。”雪谣见楚天项来了,赶忙将他引到书厅,斟了茶盏。

    “凌霜,都是自家人,不必如此拘束。”楚天项接过茶盏呷了一口,“爹刚刚听了你和国主在雪国的经历,想来国主对你也是一片真心……”

    雪谣何等聪明,楚天项话还没有说完她便已经知晓了楚天项的意图,“爹,女儿明白爹的来意。不瞒父亲,国主对女儿的情谊深厚,女儿也非草木一般是个无情之人。但是女儿却不能同意和他的婚事。”

    这活听得楚天项一头雾水,明明两个人都对彼此有意,为什么凌霜不同意婚事?

    雪谣看得出楚天项的疑惑,“爹,女儿有自己的苦衷,现在还不能相告。”

    “这各种原因难道连爹也不能告诉吗?”楚天项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能够让两个有情人不能够在一起。但是凌霜不说,楚天项也没有在逼问。

    “爹看的出来国主对你真心不假,但是你的决定爹不会干涉。为父想说的是,你千万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来。”

    “女儿知道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