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话 父女相见,暗香小居
    一艘巨帆在宁静的湖面上行驶,帆过之处划出一道道涟漪向远处扩散,荡过岸边的苇丛,拨乱了青苇的倩影。巨帆航过澄澈之湖,缓缓泊在了渡边。

    “老臣恭迎吕国主。”

    “楚国师行如此大礼,真是折煞城烟。”吕城烟赶快上前扶起楚天项,“这位就是您失散多年的女儿,楚凌霜。”

    没等吕城烟引荐楚天项便注意到了他身旁的女人,“凌霜!为父终于找到你了。”

    看着老泪纵横的楚天项,雪谣就任他拉着自己的手,她说不上来此时是什么感受,似乎并没有亲人重逢后的喜悦,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老人,雪谣一时语塞。这么多年没有亲人相伴,反而不知道该怎样和亲人沟通,只好沉默不言。

    一直都是楚天项在说,看着沉默的凌霜他的眼神黯淡了下来。

    吕城烟似乎是察觉到了异样,“楚国师,凌霜刚刚回家,也要给她适应的时间啊。”

    听着吕城烟的话楚天项也释怀了些。虽说他和凌霜血脉相连,但是毕竟失散多年,陌生的感觉怎么能够一时间全部消除?

    “哈哈,多谢国主提点。”楚天项擦了擦眼泪,但是抓着凌霜的手并没有松开,“臣是太高兴了,竟然有些糊涂了。”

    “国主舟车劳顿,还请速速回城歇息。”

    楚天项这么一说,吕城烟还真的觉得累了,转头对雪谣说:“你离家多年,还是先回家看看吧。”

    吕城烟是想要失散多年的父女多说说话,即便是不舍得和雪谣分开,他也不能太自私,“凌渊,你随本王来一下。”

    听吕城烟这样说,想必是有重要的事,凌渊也不怠慢,随着吕城烟去了。

    别过吕城烟和楚凌渊,雪谣随着楚天项来到了楚院。

    勤合国是建在水上的国家,其阁院亦都是建在水上的,这楚院也不例外。平静无波的水面如同一方明鉴,映着楚院轩榭。

    “霜儿,这么多年漂泊在外一定受了不少苦。”楚天项的双眼中又是朦胧一片。

    “都还好,吃的都是一些为了活着而必须吃的苦。”要是说一点苦都没有吃,任谁都不会相信的。

    楚天项知道她是在安慰自己,“颠簸了那么久你也累了,我带你去你的房间吧。”

    曲曲回廊,夹廊是片片荷韵。穿过回廊才得一处宽阔,宽厚的模板在水面排出一片天地,雪谣打量一番,这木是经过特殊的工艺处理的,所以浸在水中久了也不会轻易腐坏。

    雪谣还在感慨这勤合国多能工巧匠时他们便已经来到了一处住所,门上挂着匾额,隶书体刻着“暗香居”三个字漆以金漆,三个字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走进居室,便是一个小厅,正上方高悬一块黄木匾,刻着“致远”两字。匾下一方高几,左右各置一席镂花椅。右边有一件雕花檀屏,屏风后面是卧居,用两席新绿色的帷幔掩映,微风入室,徐徐生波。左边有珠帘相缀隔出一方天地,此处乃是个小书厅。一张书案置于正中央,上设文房四宝。书案后则是书架,上面的书排得整齐。桌案左侧是琴案,一张神农素琴静置其上。与它相对的是一方棋案,棋盘上两尊棋罐并列而置。

    “这书厅虽小,五脏俱全。”雪谣瞬间喜欢上了这暗香居。

    ------题外话------

    失踪人口表示还活着5555自打五一节之后便开始不断讲课了,备课,批改作业,还有就是忙着教师资格证面试,不断看书,几乎是时间都被占用上了。周末刚刚面试结束,回到实习学校又要讲课了。本以为这么久了,应该不会有人看我的文了,今天登上来看到量还有提高,想想是有读者还是会时不时关注我的,虽然说只是数据变化,没有看到各位留言的动态(本人自知没啥脸面要评论)但在这里还是真心地谢谢各位了(90°鞠躬)。心里很感动,多说无益,能回报给大家的就是坚持每天给大家更文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