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话 我不容许,必算总账
    雪谣还在昏迷中,她躺在软榻上,吕城烟握着她的手。

    “臣有罪没能留下活口!”

    “此事并不都是你的责任,这些黑衣人来之前就是抱了必死的决心的。事情一旦败露就会自尽,永除后患。”

    “真是不知道是什么人这么大胆。”楚凌渊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国主,会不会,会不会是沐潇然他们干的?”

    “她都已放我们走了,还这样大费周章地偷袭,有点说不过去呀。”

    “国主,也许放我们走只是想撇清关系呢?”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吕城烟转念又道,“有没有在尸体上搜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除了一身黑衣和他们手中的武器什么也没有了。”

    “那从武器上能不能看出来是锻自哪里?”

    “回国主,让人沮丧的正在此处。那些钢刀锻造粗糙没什么工艺,随便一个铁匠铺都能锻,因此武器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地方。”楚凌渊感叹。

    “真是煞费苦心。”是不是沐潇然干的吕城烟不能确定,但是他更加怀疑另一个人。

    一想到那个人吕城烟心中战栗,将雪谣的手攥得更紧了,“既然已经动手了,没达到目的对方是不会善不甘休的!凌渊,我们必须赶快回勤合都城。”

    吕城烟的想法凌渊是明白的,敌人在暗,他们在明,两相比较他们是被动的。多在外面逗留一天,出事的几率也就大一分!

    “凌渊明白,凌渊这就去部署。”

    吕城烟顺了顺雪谣额前的碎发,“霜儿放心,他想夺走你,我是不会容许的!”

    天承国凌云轩

    谢释信坐在锦榻上闭目养神,凝眉则是给他揉肩。他们从雪国逃出来已经过了数月,虽然最近谢释信没有太苛责她,但是她仍然不敢掉以轻心。

    “谢王!”鲁建城急匆匆赶进来,到了轩内又是行礼。

    “人呢?怎么没带过来?”

    “回,回谢王。我们失败了。”

    “失败?”谢释信鹰眸生怒,在他的世界里从来都没有过失败,“你养的都是一群饭桶吗?”

    谢释信正坐,“鲁建城,本王四下节省财物,可都是给你培养人才了。如今这么一点小事你居然都能给本王办砸了!你要是觉得自己老骨头了可以直接和本王说!”

    “谢王息怒!”鲁建城连忙磕头,“原本已经成功了,谁知楚凌渊带人追了上来将人又截了回去。”

    “楚凌渊,他本是见长啊。本王苦心培养的实力都能败在他的手下。”谢释信话锋一撞,“这次没能成功就等下次,让他们戴罪立功。”

    “谢,谢王……”鲁建城支支吾吾,“恐怕他们没有机会戴罪立功了。”

    “此话怎讲?”

    鲁建城瞥见谢释信凛冽的鹰眸吓得不敢说话。

    “难道……”谢释信像是知道了答案,拍案骤怒,“好个楚凌渊,你给本王等着!总有一天本王必会和你算总账的!”

    谢释信力平心怒,“再部署一批人,一定要把楚歌笑给本王带回来。若再有差池,那可不只是让你卸甲归田那么简单了。”

    “是,老臣明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