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话 夜长梦多,万世贤臣
    “国主……”楚凌渊是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这一切真的就让尹南山说对了,因此他开始担心雪谣的安慰。

    听了楚凌渊的话,尹南山才真正确定心中所想,“没什么可担心的,沐潇然只是想吞了沙国而已。雪谣是个人才,沐潇然舍不得动手。”

    见尹南山如此镇静,他也就没有再过多担心。

    而此刻的雪谣已经在沙国城下安营扎寨一日之久了。

    “军师,我们既然到了城下,为何不一举进攻?”吴启仕从一开始就对雪谣有防备之心,此时说出这样的话是在警告她不要耍什么伎俩。

    “攻与不攻这沙国都是囊中之物,我之所以这样做是想看看沙国会不会主动请降。”吴启仕的心思雪谣是明白的,雪谣并没有想耍什么伎俩。沙国于菲芸也好,于沐潇然也罢,都是要攻下来的。

    “既然沙国命运已经注定,不如此刻就攻下沙国,以免夜长梦多!”吴启仕振臂,“众将士听令……”

    “吴将军且慢,我之所以会等沙国主动请降,是因为不想多伤无辜。”既然他想要个说法,那么就给他一个说法。

    “妇人之仁!这天下哪有不流血的战争?”

    “启仕!”菲芸自然是知道雪谣心中所想,“既然难免流血,我们就将血流到最少吧,这也算是功德一件,不涂炭生灵。”

    雪谣看了看菲芸,露出会心的一笑,只是这笑容之下是满满的抱歉。

    菲芸如此懂她,处处帮助她,而她……最终是要走到她的对立面,愧疚在心里不断翻涌。

    “菲芸!”吴启仕气不过,他处处为菲芸着想,而菲芸却毫不领情。太过信任他人,她这性子早晚会吃亏的!吴启仕心中颇有一种烂泥扶不上那个墙的感觉。丢了手中的马鞭,忿忿回营。

    这是帮了雪谣气了启仕,没办法她只好跟着他进了营帐安抚他的情绪。

    沙国的骄阳炙烤着大地,这世界都沉浸在一种高温的宁静之下,然而与这宁静相反的是沙国的城殿。

    “冒祯将军,我这沙国算是要寿终正寝了!”沙赫特·苍龙坐在王座之上,看着手中的请降函帖,心中感慨。

    “沙王,不如老臣再做一回说客,去劝一劝菲芸公主吧。”冒祯是两天前回的沙城,将事情悉数告诉了苍龙,他身上的伤也已经被包扎好了。

    “正依你所说,这是菲芸的复仇,即便是晏子转世也难说动她分毫。”苍龙叹了口气,“这是当年欠下的债,终是要还的。她要来讨,就让她讨!”

    “沙王,这件事只是先后之失,您当年并未参与其中。并且当年若不是您买通狱兵,她们早已是刀下亡魂!臣认为这件事有必要让菲芸知道。”

    “算了,母债子偿,这就是天道。”苍龙咬咬牙,“但是,本王万万不会请降,她想来讨要,就只能踩在本王的尸首上!”

    “沙王!就算是老臣马革裹尸,也定守着王城到最后一刻!”冒祯看着苍龙刚毅的侧脸,似乎和先王的模样重合了。

    “冒祯将军,你本可以置身事外,又何必……”

    “老臣追随先王征战沙场,可以说得上是戎马一生。王有难,臣哪有置之度外之理?臣不求安老余生,只求疆沙为冢,葬臣靑骨!”

    冒祯的大义凛然让苍龙震撼,“万世贤臣,冒祯可当矣!”

    苍龙起身,“冒祯听令!调集兵马,全副武装,随本王出城迎战!”

    “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