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话 背井离乡,败得惨烈
    沙雪两军峙立于沙场两方。

    “沙雪两国秋毫无犯,可你们雪国却打着两条不着边际的旗号……”

    “冒(mo)祯叔叔可还记得我?”沙国将军还没有说完,菲芸便开了口。

    “你是?”冒祯细看了半天,才在他远逝的记忆中找到她的身影,“你是沙赫特·菲芸?”

    “这么多年过去,难得冒祯叔叔还记得我。”

    “你既是沙国公主,又何必挥军灭国?你的良心会安吗?”

    “冒祯叔叔,若不是我今天打了回来,我可还是那个沙国公主?我只能是沙国追杀的逆犯!”

    当年的事冒祯也是知道的,菲芸和她母亲的为人他也很清楚,他们绝对不是传言中那样的。先王也是知道实情的,但是碍于先后的势力,先王也是没有办法。

    “菲芸,先王也是无奈的啊!”

    “他的无奈便是我两年的生死逃亡,八年的隐姓埋名,十年的背井离乡!这其中的痛苦,冒祯叔叔可知道?”菲芸像是在说着别人的事一样,不带任何情感,“母亲临去前还念着沙赫特·长鹰,他是她的执念,生不能厮守,那就只求死能同穴了。”

    “你,你是想……”冒祯不敢再说下去,“斯人已去,斯事已结,你又何必再扰了他们的安魂?”

    “若烈达坦那个老妖婆的魂安了,那我母亲的魂便不会安生!”

    “说了这么多,叔叔都在怀疑你是不是打着为母寻仇的旗号来夺权的!毕竟当年若不是有先后,如今这沙国应该是你菲芸的!”

    菲芸看了眼冒祯,他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冒祯了,如今的他也会用利益的眼光来审度她了。既然如此,那就随他,“随便冒祯叔叔怎样说,这仗菲芸都要打下去!”

    “那就休怪叔叔不客气了!”

    “尽管放马过来吧!”

    两军交战,喊声,步声中夹杂着枪戟撕裂皮肤的声音。两军正战得火热,突然从地下刺出狠厉的长枪,这些个长枪速度之快,力道之狠,从脚底刺上来让沙国将士毫无防备。有的枪刺穿脚掌,有的枪生穿脚跟。雪国士兵将受伤的敌人斩杀在刀下,黑铁与热血的混合味道慢慢散开。下有长枪,前有敌戟,这一仗,沙国士兵败得惨烈。

    菲芸居高临下地审视着冒祯,冒祯的脸上还有未干的血迹,闭着眼颇有等死之态。

    “雪谣,放他走。”菲芸开口之后冒祯睁开了眼睛。仿佛是在问菲芸什么意思。

    “菲芸,你这是什么意思?”

    “让他走,小的时候他待我和母亲不错,饶他一条生路。让他回去告诉苍龙,他母亲欠的债,我会找他一分不少地讨回来!”

    “放了他,无异于放虎归山啊。”吴启仕再三劝阻。

    “能放就能抓,这一点我信得过雪谣。”

    听到这里冒祯算是明白了菲芸的用意,“你这是在羞辱老夫!”

    “来人,把这个匹夫扔出营地。”雪谣明白了菲芸的意思,连忙命人将冒祯扔出营地。

    一连拔掉沙国好几座城池,雪国毫不怠慢,借着士气乘胜追击,直攻沙国城下。

    捷报频传,沐潇然喜笑颜开,“善虞,真的不远了。”

    “恭喜雪王。”

    “是同喜!”沐潇然收起折简,“善虞听令,命你带五千精兵支援雪谣军师。本王带兵八千随后赶到。”

    “臣领命!”

    ------题外话------

    呼呼呼,最近在忙实习的事情,又在看教师资格考试的题,然后又是感冒,头疼,所以这边更得不及时,请大家原谅哦(鞠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