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话 无心之说,待宰之感
    初战大胜,成功拔下沙国的一座城池,将士们士气更高。营帐中雪谣,菲芸,吴启仕正在商讨下一仗的方案。

    “禀告军师,有个战俘一直吵着说想要见您。”

    营帐外的声音让三人停了下来,雪谣走出营帐,在一个战俘面前停了下来。看样子他应该是沙国的将领。

    “你,你就是雪国的军师?”那将领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会是一介女流?”

    “雪国之主都可以是女辈,军师是女流又有何惊讶?”雪谣听得出他话里的讽刺,“再说,我是女人你是男人又如何?现在的结果是我胜你败,将来的结果是雪国胜,沙国……”

    “你住口!沙国是不会败的!沙国是这漠中的猛蛇,杀人于口齿;沙国是这漠中的戾鸢,杀人于……”

    “将军不要忘记,你正是败在这‘戾鸢’之下的。真的打不过假的,想来沙队也是徒有虚名而已。”雪谣扔下这句话就回了营帐,也不去理会那个还在发疯的战俘。

    “怎么回事?可是那个战俘不甘心败在那古月粉下?”菲芸见到雪谣回来先开了口。

    “原本是这样没错,可是当他见了我之后就变成不甘心败在一个女人的手下了。”雪谣把事情的原本告诉了菲芸。

    “这天外有人,因为自己是男的败在女人手下就不甘心,大肆叫嚣。这样的男人吴某最是不屑!”他当初就是败在了一个女人手上,她掌控了他的喜好,又利用了他和李成风之间的矛盾,她是一个很有手腕的女人,他佩服她!菲芸和雪谣都听得出吴启仕在说自己,菲芸知道那个女人就是楚歌笑,但是她不会说出来。雪谣虽然听得出但是吴启仕不想说得太明白她也不想过问太多。

    “他既已是战俘想必也不会翻出什么花儿来,我们还是接着商量对策吧!”

    “不用商量了,我已经想好对策了。”

    “嗯?可是我们并没有商量出个所以然啊?”菲芸一头雾水。

    “不是我们商量的结果,是那个战俘的无心之说给了我启示。”就是那句话让她想到了怎样去攻打下一个城池,要不然她也不会那么着急回营。

    翌日斩风军行进,在距离下一个城池百里处安营扎寨。

    丢了一座城,沙国怎会不知道?这斩风军刚临城下便引起了沙队的警惕,他们时时刻刻派人监视着敌营的一举一动。可是监视了几天这斩风军都没什么动静,虽然上头说是不能掉以轻心,但是到了下面难免有那么几个兵放松警惕的。要不然夜幕下那荒芜的戈壁中闪动的夜行身影怎能不被发现?

    这么多天过去,斩风军还是没有一点动作,既不出兵,也不操练。摸不清敌军的意思,沙队很是被动。他们就只能时刻武装着,生怕哪个时候不备,敌军会攻进来要了他们的命。

    “奶奶的,这种苦等真是熬人,颇有待宰之感,还不如厮杀一番,即使是死了也能落个痛快!”沙国将领已经沉不住气了,“来人,传我命令,众将士同本将火速赶往沙场,与那雪队杀个痛快!”

    ------题外话------

    七连更,就是这样。555过时间了,还得重新来过。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