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话 静静陪伴,深夜详思
    吴启仕喝了很多酒,但他越喝越是清醒。这种清醒的感觉让他烦闷,他双手握成拳,一次又一次捶打着地上的积雪。

    “啊……我都做了什么?”他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不!我是酬转国的将军,就要先国后家!她是楚歌笑,那就是敌人!”

    他躺在雪地上,又灌了几口酒。

    “别再喝了。”

    吴启仕放下酒壶,借着月光,看清了来人,“花妈妈。”

    “我是罪人,我是罪人啊!”

    “你是罪人,我也是同谋啊!”花蔷心中也不好受。

    “你?”吴启仕疑惑。

    “对。”花蔷坐在吴启仕身旁,“我答应楚歌笑,帮助残雪接近你。”

    “残雪不是楚歌笑?”吴启仕睁大眼睛。

    “当然不是。”花蔷顿了顿,“你不会认为她是楚歌笑吧?”

    “是有人和我说她是楚歌笑,偷了军印,让酬转国灭亡。”

    “确实是楚歌笑偷了军印,也是楚歌笑让酬转国灭亡的,但是残雪并不是楚歌笑。她只是楚歌笑偷军印的一只手罢了。”花蔷缓了缓,“有人告诉你说她是楚歌笑,这明显是想挑拨你们反目。”

    “不!她就是楚歌笑,我没有杀错人!”

    花蔷也不反驳什么,如果这样想能让他心里好受一点儿,那他当残雪是楚歌笑残雪也不会介意。一个独自承受一切的女人,就连失子之痛都可以独自承受,她还有什么可以承受不了的呢?

    “可我杀错人了啊!我失了国,失了家,也失了孩子啊……”吴启仕骗不了自己,失了国是因为残雪,但是失家失子却是因为他!

    “你,你已经知道孩子的事了?”

    “你也知道?哈哈,全天下人都知道,就我不知道!”戚戚然,吴启仕竟然哭了出来。

    花蔷就这样静静地陪着他,她知道,此时此刻任何言语都抚平不了吴启仕心中的伤痛,这样的伤痛只能用时间慢慢尘封。

    残烛幽幽,雪谣靠在床边。她正在梳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她总觉得这件事背后有一双手在推着它发展成今天的样子。

    首先是她刚刚收到信便去赴约,而且谁也没有告诉,但她却未等到送信人的到来。第二天就有人状告吴乔氏并且在自己的提议下受了火刑。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也就是因为太过于巧合,才让人不敢相信。

    其次是她收到的那封密信已经不见了,这足以说明她的秘密已经泄露了。能够知道她的信放在哪里,又能神不知鬼不觉拿走信的,那就只有雪歌了。可是她和雪歌之间并没有什么矛盾,雪歌没有理由偷信。这样一来,那也就只有雪歌是受人指使的才能说得通了。

    会是什么人呢?她静下心来想了想这整件事,心头不禁划过一丝冷意。

    “难道是她?”

    直到此刻,她也还是不敢相信会是沐潇然。自己到底是有怎样的身世背景,才能让一个雪国之主大费周章地来阻止她知道真相?这个问题雪谣无法回答,但她知道沐潇然能给出答案。

    想到这里,她一刻也不停,抓过厚斗篷就出了门。

    向雪殿里烛火通明,门口有侍卫守着。她想进殿,却被迟来的陆善虞拦下。

    “沐王今晚有要事处理,不见任何人。”

    不见任何人?还是沐潇然分明是不想见她?看得透,但却不说透。

    “既然这样,那雪谣就退下了。”

    雪谣虽然吃了闭门羹,但已经掌握了线索的她,不急于在这时得到答案,她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