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话 雪坛受刑,南山盛情
    继上次承权大典之后,祭雪坛从未像今天这样‘热闹’。新婚律实行后的第一例案件是倍受瞩目的。

    沐潇然端坐于王座之上,陆善虞立其左,雪谣侍其右,菲芸则站在雪谣身旁。尹南山坐于观席间,凌渊,谢氏夫妇则立其周围。

    谢天本不想来看火刑的,但尹南山盛情,他推脱不得,便只好跟来。

    “谢兄可还记得雪谣?”

    “独斗雪狼的女战士,怎能忘怀?”他更不会忘记她是天承国的国师楚歌笑。

    “雪谣姑娘,助沐王修婚律,新婚律实行后的第一案,想必会十分精彩。”

    “听南山贤弟这样说,我还真有点期待了。”

    时辰临近,雪国士兵押着一个女囚犯进了刑场,那女囚犯被绑在火刑架上。

    在远处还看不真切,等士兵退下,火刑架上的女囚犯才让人看清。这一看谢天倒是一惊,怎么会是段幻婷?她为什么会在这里?还等着受刑?他心里乱极了,理不清个所以然。他更担心的是他的身份有没有暴露?幻婷有没有完成任务?若是她完成了任务,死了倒也没什么,若是未完成任务……

    “怎么会是她?沐王,此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雪谣第一个站了出来,她想起来那个女囚犯是知道她身世的人。也很有可能就是她给自己送的信,若是她死了,那自己就真的弄不清身世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沐王,此女知道奴婢身世。查清身世是奴婢的夙愿,奴婢无欲无求,只请沐王能留下此人,以了奴婢之愿!”

    谢天将这话听得一清二楚,知道幻婷并未完成任务。他的心悬着,焦急地等着沐潇然的回答。

    听着二人的对话,尹南山不安起来。这楚歌笑知道雪谣身世是什么意思?雪谣难道不是雪谣吗?这个问题他可以暂且不管,他只希望雪谣千万不要与楚歌笑有什么联系!

    “本王念你忠耿,允你先确认自己的身份。”

    雪谣欣喜,谢天更是高兴,这可是他“翻盘”的好机会,而尹南山则紧张起来。

    “你可知我身世?”

    那女囚犯抬头看向雪谣,雪谣以为她在看自己,其实她是在看雪谣身后的菲芸。

    “不知。”

    “可那日我们街上相遇,你明明道出了我的名字!”

    “认错人了,雪国城中的人我怎会认得?”她渐渐垂下头去。

    这一句让雪谣无言,心中空落良久。

    谢天更是气愤,低骂一句“废物”,这两个字也跌进了尹南山的耳朵里。

    “时辰不早了,该行刑了。”沐潇然一声令下,四五个火把投于柴堆之上,火熊熊燃起。

    “不可以,不可以杀她!”雪谣不知为何,总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只是时间太短,她无法理清,“不能杀她!”

    雪谣直奔火海,冲了过去。

    “快拦住她!”沐潇然急令。

    两三个侍卫拖住她,雪谣也拼了全力,看这几个侍卫奈何不住,从侧面又上来两个彪形大汉。

    “别伤了她!”这阵势,让尹南山担心起来,也顾不得他是外来人的身份,便下了命令。

    几人撕扯甚久,撕破了雪谣的衣袖。她大臂上的一抹胎痕,落入尹南山眼中。虽然只是一瞬,但他却看得清晰。

    火刑结束,众人纷纷散去。

    “刚刚那个女囚犯我认识,她绝对认得雪谣,她还让我帮她给雪谣传信呢!”一个老妇说。

    “雪谣是谁?”好事者问。

    “就是刚刚确认身份的姑娘,是沐王的侍女。”

    “也不知道那个女子犯了什么罪,就只说是不忠于夫,也太含糊了。”一个老翁说。

    “她就是一个奸细,致其夫失家失国。”一个斗笠男子经过,说了这么一句。

    “这样说也怨不得她丈夫了,只是可惜她肚子里的孩子……”

    “她还有孩子?”

    “对呀,十几天前就是她到我医馆瞧病。虽是乔装,但也能认出是她。”

    斗笠男停住,双肩微颤,在他重抬步履走开时,天已经下起了小雪……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