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话 彰律之威,狱中相托
    一大早,沐潇然和陆善虞就在向雪殿中议事,虽然雪谣候在一旁,但却并未听进去他们在议何事,因为她的心思早已飞到了别处。

    她昨天收到信,如期到枯林赴约,然而她等到了星斗熠熠也未见来人,只好独自回城。原本的激动被失望取而代之,为什么给她送信的人没有出现呢?

    “雪谣,你怎么了?沐王在问你话呢!”。陆善虞语气严肃。

    “啊?请沐王恕罪,奴婢方才失了神。”一边请罪一边跪了下来。

    “你起来吧。本王正在和陆护法商议对策,一时裁决不下想听听你的看法。新婚律初次实行已见成效,但是昨日傍晚又接到折简。说是新婚之夫控告其妻不忠,按照新婚律此妇应处以火刑,但是本王认为这样太过严重。”

    “沐王仁德,若新婚律未出,此事还有回转的余地。但是新婚律已经实行,那就不可退让,按律定罪,以彰新婚律之威!”

    “既然雪谣都这样说了,那就按照雪谣的说法做吧。”

    雪谣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雪谣一介婢奴,做不得这样的决定。雪谣这样说只是想给沐王一个参考,还望……”

    “你慌什么?本王只是采纳了你的建议。”沐潇然知道她想说什么,她是绝对不会让她说出口的,“陆护法,过会儿本王拟一张告示贴在城中,三日后在祭雪坛将罪妇吴乔氏处以火刑!”

    告令已经贴了出来,菲芸就是不想知道都难。经过一番斗争,她还是决定去送残雪最后一程。

    地牢的环境并不好,掌着许多灯火却还是昏暗,周遭散发着腐味。也许被死亡之气笼罩得太久,才会如此阴冷吧!

    牢房前,狱卒打开了牢门。

    残雪蜷缩在地牢的一个角落,身上血迹斑斑,看来沐潇然是对她用刑了。

    “是你啊,蔷姐。”残雪很平静,只抬头看了花蔷一眼,又垂下头去。

    “我给你带了些饭菜。”

    看着食盒中丰盛的饭菜,残雪却没有胃口。她原本是要逃离这场“纷争”的,却阴差阳错地越卷越深。她真的没有退路了,吴启仕知道了当初是她偷了军印,正四处寻着杀她。若是之前她也许会心甘情愿地死在他的手里,但是她有了孩子,只能放手一搏!但天不遂人愿,她不仅入狱,还在受刑中失去了孩子,绝望正一点一点吞噬着她。

    “蔷姐,放心吧。事已至此,我不会对雪谣说出真相的。”残雪语气平静,不带一起感情,“也请蔷姐能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请蔷姐帮我照顾吴启仕,他是个可怜人。先是失国,后又失家。我不就将去,他便真是一个孤苦伶仃的人了!”残雪垂着头跪下,像是一个认罪的犯人,“在雪国,我没有什么值得信任的人,唯有蔷姐你了。”

    “你快起来,我答应你便是!”残雪如此大礼她受不起。

    “蔷姐,求你答应我,不要告诉吴启仕我有了身孕。如今孩子没有了,那就当他从来都没有来过吧,让启仕做个‘糊涂’人吧!”残雪终于抬头与花蔷对视。

    花蔷听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不想让吴启仕活在痛苦之中。

    “你到如今还在为他着想?”

    “从一开始就是我欠他的,他没有错,又何必让他承担这苦果呢?”

    从地牢出来,菲芸心中百味杂陈。一个人在这乱世中活着真是不易,这个世道是背后有光环的人的天下!

    ------题外话------

    呜呜呜,家里没有网络,这是跑到朋友家蹭网发的。这周的发晚了请大家见谅。这次的会和下周的一起发上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