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话 两方行动,插翅难逃
    驿馆的暖阁里,尹南山正在闲读。他读的正是雪国的新婚律,听说这是雪谣提出来并监修的,因此他很感兴趣。

    “少主,那个妇人来找谢释信了。”楚凌渊进了暖阁行了礼。

    “谢释信果真有手段,这么快就重新牵制住了楚歌笑。”尹南山放下书简,“我们该行动了。若谢释信带走了楚歌笑,那我们就失去良机了。”

    “少主,臣特暗中调查,和楚歌笑成亲的那个男人就是酬转国将军吴启仕。”他一心想要除掉楚歌笑,因此对这件事十分上心。

    “凌渊对这件事很上心啊?”尹南山看着楚凌渊。除了打仗,他很少见凌渊对什么事这么上心过。

    “此事关乎勤合国的未来,臣不敢不上心。”

    凌渊的回答让尹南山挑不出毛病,也没再深问。

    “这样说来,楚歌笑还真是给自己掘了一个大坟墓。”尹南山瞥了眼桌子上的书简,思量一番便在楚凌渊的耳边低语。

    凌渊听后点点头,行了礼,出了暖阁。

    有所行动的不只是尹南山,还有沐潇然。

    “沐王,吴乔氏去了驿馆,还见了菲芸公主。”

    “菲芸不会对我们不利,只是那个乔残雪去驿馆干什么?”沐潇然有所恍悟,“难道是天承的爪牙就在驿馆之中?”

    “沐王,是否命臣去驿馆拿人?”

    “不,驿馆有勤合使者,不能轻举妄动。”

    “那怎么办?”

    “去抓人。”

    “抓人”二字让陆善虞明白,人要秘密地抓,然后秘密地除掉。

    “动手前先探探消息。”

    “是。”潇然让他探消息,看来她是想要对天成爪牙动手了。自打她知道了雪谣就是楚歌笑之后,她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冒险。

    陆善虞接了令便带着一小队人赶到了泥屋,但是他们赶到的时候屋子里除了一片狼藉之外空无一人。此行无果,他只好回城领命。

    “什么?她不见了?”

    “是的。我们赶到的时候屋子里已经没有人了,等了许久也没有见到有人出现。”

    “没关系,想吃腥的狼早晚会露头的。”沐潇然成竹在胸,“善虞,这段时间你一定要盯住雪谣,她肯定会来找雪谣的!”

    雪谣正在红妆阁为沐潇然补置脂粉,东西齐当,正欲离开却被老店主拦住。

    “姑娘可是雪谣?”

    “正是。”

    “有人托老身务必将此信亲手交给姑娘。”

    她在雪国可以说是无亲无故,会是什么人给她写信呢?虽有疑惑,但她还是接过了信。道过谢离开红妆阁,她就直接回了都城。

    她在房间里拆开信来读,读完边将信藏在了枕头底下,抓过厚斗篷冲出了房间,直接出了城。她并没有察觉到,她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了暗中的一双眼睛里。

    沐潇然读着信,信纸上只有寥寥几字:未时,城外枯林,你的身世。

    “此信是在哪里得到的?”

    “是雪歌见雪谣藏在枕头下面的。”

    潇然杏眸一凛,“包围城外枯林,见到人就抓回来,千万不能让她们见面。还有别打扰雪谣。”

    陆善虞一刻也不敢停,带着一对人马秘密赶往城外枯林。他们赶到时只见到了雪谣一个人,想来她还未与残雪会面。他下令将队伍埋伏到较远的地方。

    纸上明明写着未时,可是时辰已经过去很久了,也没有见到有人来。但是他并不敢离开,这件事沐潇然十分看重,他不会让她失望的。

    他们都已经等到日头偏西,才有一个人影出现在视野中。那人虽然披着斗篷看不清脸,但是从身形,步态都能看出她是一介女流。

    那人刚进枯林便停住了脚步,她似乎嗅出了空气中的不对劲,退了几步转身就想跑。陆善虞怎能放过她?挥挥手,队伍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将那人困住。笼中困兽,她已经插翅难逃!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