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话 姐妹相称,走投无路
    沐王做事神速,雪谣想出的对策她第二天就组织修善旧律,经过半个月婚律已经修订好。沐王看了之后便在全国实行了新婚律。

    “潇然,你这才初登王座就大改婚律,不得不佩服你的魄力!”城外贴的告示那么大菲芸怎会看不见?但是她并不相信此法是出自于沐潇然之意,与她相识多年菲芸对沐潇然还是有些了解的。修订婚律这多半是雪谣的想法。

    “芸姐姐你这是取笑我没有魄力吗?”菲芸的意思她多半听得出来,但她决不会告诉菲芸这是雪谣的想法,菲芸猜测,那就让她去猜好了。

    经过这么长时间菲芸看得出来沐潇然是很器重雪谣的。又听沐潇然这样一说,心中答案已然明了。若雪谣,只是雪谣还好,只可惜她是楚歌笑。

    “潇然,她是楚歌笑……”

    “芸姐姐,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放心,我不会去冒险的。”

    菲芸见她这样,自知劝不了她,也不再多说什么。

    “沐王,臣特来请一道通关令。”菲芸不仅开了口,也行了大礼。从今以后,她与沐潇然要君臣两路,不能再以姐妹相称了,为了她的计划,为了不连累沐潇然这样做是最明智的。

    沐潇然知她用意,也不拦着。只是她目前还是要与菲芸姐妹相称,不管菲芸何意。

    “芸姐姐放心,我这就去拟来。”

    据她上次来街市已过半月,若不是她觉得身体不适,她决不会再入街市的。她乔装打扮一番,又租了驾马车到街市。

    马车缓缓而行,幻婷陷入深思:若不告诉雪谣真相,那么谢释信不会放过吴启仕,反之便会有另一波势力不会放过他们。说是死,不说仍是死,怎样都是一死,倒不如还了楚歌笑一个人情!

    “姑娘,到了。”

    幻婷的思考被车夫打断,她下了马车进了医馆。当她再出来的时候,她如行尸一般。马车行进,她才开口。

    “去驿馆!”

    望着驿馆良久,她才下定决心走进去。

    谢释信早就在窗口望见了她,见到她,他并不惊讶,“人多耳杂,我们出去说。”

    两人出了驿馆,走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幻婷先开了口。

    “谢王,我答应你告诉雪谣她的身世,但你一定要说话算话,勿做失信之人。”

    “你尽管放心,你若能如我意,本王又何必刁难于你?”谢释信心中大喜,“雪谣每个月都会去‘红妆阁’,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时机难得。”

    谢释信离开幻婷才松了口气,她双手冰冷,与“魔鬼”谈判的感觉并不好受。但是她没有办法,她得活着!秀足欲提,面前却闪出个人来。

    “你答应他了?”虽是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她都听到了,那个人便是谢释信。

    幻婷不语,她又质问:“为什么?为什么?”

    幻婷心中也不好受,她上次还向花蔷保证的,可如今……可她没有办法!

    “蔷姐,我走投无路了,那么多人想要我死,我没有办法!”

    “你不应他,他也不会对你怎样!在雪国,他没有势力。”

    “他是不会对我怎样,但是他会把一切都告诉吴启仕,吴启仕就会杀了我!谢释信不需动手,也不需势力,就可稳收渔利!”幻婷已是梨花带雨,“但是我不能死啊,我已经有了孩子了,我得活着,必须得活着!”

    “说出来,你也是活不了的!”

    “不说出来,蔷姐也保不了我不是吗?”在马车里她都已经想明白了,花蔷能让她小心,那花蔷是知情者,但她并没有保自己,已说明此事花蔷无能为力。她是一颗棋子,一颗只能前进而不能后退的棋子。谁都可以全身而退,唯独她不可以!她谁也靠不住,只能靠自己。

    幻婷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花蔷还站在原地。是啊,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不管她说不说出来自己都保不了她。她们都有各自的逼不得已,谁都没有错,错的是造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