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话 重修婚律,异症无源
    雪谣端着暖茶走进向雪殿时,沐潇然正在处理政务。

    沐潇然突然大怒,将案上的书简全都推到了地上。她这几天接手的折柬全是关于夫妻不忠的,那么多天就这么一件事,办法也是想了的,可是并不见成效。

    见到雪瑶她压住怒气,“你伤那么重,怎么不多修养几日?”

    “沐王日理万机,雪谣怎能偷闲?能容雪谣修养这么长时间已经是恩赐,雪谣不敢再多求什么。”

    见她如此,沐潇然也不再多说什么。

    “本王初登王座,便有了这么多问题,这是想让本王下台啊。”

    雪谣缓缓放下暖茶,慢慢拾起地上的书简,“沐王能够当上雪国之王是天选之果,说明沐王必有治世之能。”她只是瞟了几眼书简便找到了症结所在,“雪国在沐王的仁德下不断发展,旧律能治旧时之人,怎能理新时之事?旧律威严,但仍需时常更新完善才是。”

    “你的意思是……”

    “沐王何不详立国律?将国律精分细化,方方面面皆有律可循,有律可依。”

    “经你这样一说,本王还真觉得是这样,雪国旧律粗略,所以出了事才找不到治理之律,以致于形势愈演愈烈。”她瞥了眼案上的简折,“那就先从婚律改起,把眼前之事平息了。”

    “沐王何不以婚律为主,其他条律为辅,全局为重,权衡抓取,防患未然。”

    沐潇然看了看雪谣,不禁佩服她想得周详,这样人才若能为她所用,定是锦上添花!

    “还是你想得周详。”

    沐潇然政务得解,几日都没休息好早就乏了,在雪谣的侍奉下回到沐雪宫歇着了。

    离开沐雪宫,雪谣向膳房走去。临睡前沐潇然吩咐醒来用膳,她得提前准备好。

    “雪谣。”

    “凌渊特使。”雪谣一面问好,一面行礼。

    尹南山需要调养,沐潇然也下令,准楚凌渊每三日入城为尹南山取药剂。

    “你大病初愈,这些礼节还是免了吧!”自打雪漠寻药之后楚凌渊对雪谣并不像以前那般刁钻,反而多了许多敬重。

    “尹特使怎么样了?”

    “特使很好,恢复得也很不错。特使担心你,每次来取药都让我过来看望你。”

    “承蒙特使惦念。”

    “雪谣姑娘这般客套岂不生疏了?虽说特使因你而伤,但也因你得救,若真论起来,我倒要谢你的。”楚凌渊说的是实情,雪谣也不再多说什么。聊了一会儿,楚凌渊见时间不早该给特使煎药了便和雪谣作别回了驿馆。

    驿馆的暖阁里紫烟缭绕,尹南山坐在榻上百~万\小!说简。凌渊端了药进来,奉给尹南山。

    “见到雪谣了吗?”喝药前他先问了雪瑶的情况。

    “见到了,雪谣姑娘已经醒了。只是在雪漠里折腾的人瘦了好多,显然没有以前那般硬朗。”

    尹南山喝完药,皱着眉,并非因这药苦,而是因他心中愧疚。欠她的,这辈子怕是都还不上了。

    “她身上的怪病国医们有没有看出什么名堂?”

    “说来也是奇怪,国医们并未看出症源。”

    其实凌渊不回答,他也能猜出答案,不是也好,若是他能帮她解了这异症,也能还她些许人情。

    “那边,你有没有盯着?”

    楚凌渊知道尹南山所指为何事,“他又去那小屋了。”

    “刚刚回雪国就坐不住了,谢释信还真是个急性子。”尹南山顿了顿,“看来我们也该好好谋划谋划了。”

    他们一定要在谢释信带走楚歌笑之前除了那祸患!

    “少主,在我们寻药的这段时间,楚歌笑已经和那个男人成亲了。”

    看来楚歌笑决意要离开谢释信,即便如此,杀楚歌笑之事也没有回转的余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