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话 营救回国,有人遭殃
    暖席华幔,云香缭绕,尹南山缓缓睁开双眼。

    “沐王,尹特使醒了。”

    “尹特使,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尹南山看到的是沐潇然的面孔,知道自己还活着,但是他并没有回答沐潇然的问题,“雪谣怎么样了?凌渊呢?还有谢兄他们?”

    “凌渊使者已经醒了,谢氏夫妇也很好。”

    “那雪谣呢?”没有听到雪谣的状况他不甘心。

    “雪谣身体本来就弱,这次雪漠之行又折耗太多,现在还没有醒过来。”沐潇然并没有隐瞒,她其实是后悔的,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她绝不会让雪谣去雪漠。

    “我要见她!”

    “特使还是先养好身体,雪谣没事的。她只是太累了,才没有醒过来,但是国医说她并没有大碍,还请特使放心。”

    “我们当时昏昏沉沉,隐隐约约有狼群奔来,不知道雪谣有没有被狼……”

    “哈哈哈,想是特使身体虚弱,将雪犬看成了狼。陆护法找到你们的时候,你们只是昏迷了,并没有受伤。”

    听她这样一说,尹南山才渐渐放下心来。送走沐潇然他们,他躺在床榻上昏昏睡去。

    驿馆之内有人睡着,有人醒着,醒着的人在谋划着另一件事。

    “必须想办法尽快带走楚歌笑!”谢释信已经有了危机感,他此时如同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狮子,焦躁不安。

    “可是谢王,我们没有办法接近少主啊。”

    回到雪都,雪谣自然不能时时刻刻出现在他们身边。但是……谢释信鹰眸一转,“我们说不了的,就让别人帮我们说。这件事本王自有办法!”

    凝眉不明白,但是她也不深问。听谢释信所言,她知道又有人要遭殃了,因为那个人要和谢释信扯上关系了。

    阳光明媚将温暖洒遍雪国的每一条街巷。别致的小亭内两个妇人对坐。

    “花妈妈过得可好?”

    “‘花满楼’没了,一个人云游反而更加自在。”菲芸并不惊讶会在这里遇见残雪,她只感慨世界是这样小,“别总叫我妈妈了,我虽然年长,但是也不老啊。”

    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称呼,残雪语塞。菲芸看出了她的窘况,“和歌笑一样,叫我蔷姐吧。”

    “对了,分开这么久,你过得怎么样?”

    被花蔷这样一问,残雪面露羞涩,“嗯,很好。我已经和启仕成亲了。”

    “这样,真是该恭喜你了。”听到这个消息,她为楚歌笑当初的决定感到欣慰,但是沐潇然要杀残雪,她心中喜忧交加,“残雪,楚歌笑虽然与你相识,但是既然你想永远离开天承,那就与以前断得一干二净,纵使街巷逢面,也都形如陌路吧!”

    花蔷话里有话,残雪又怎么听不出来?看来是有人想要对她不轨。听着花蔷的意思,只要她不和楚歌笑相认,那么就可以平安无事。她刚刚与启仕成亲,断不会轻易断送了他们的幸福!

    “蔷姐放心,我定会守口如。”

    与花蔷道别后残雪抱着活计往回走,枯林雪陌,她停下脚步。

    “本以为谢王几日没有出现是良心发现,看来是我想错了。”

    “哈哈哈,你并没有想错。我来这里就是想告诉你,本王打算放你一马。”

    她的眼睛先是一亮,转而又是一脸狐疑。谢释信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说放人一马就能够放人一马,他一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果不其然,谢释信马上开口了。

    “只要你帮本王做一件事。”他知道幻婷在等他的下文,也不卖关子。“告诉楚歌笑真相,她身世的真相。”

    残雪心头一惊,事情怎么会那么巧?刚刚花蔷还不让她与楚歌笑相认,这时谢释信便要她去告诉楚歌笑真相,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只是她现在心乱,理不清个所以然。

    “楚歌笑遇到水难流落到雪国,并且失忆了。本王要带她走,但是本王见不到她,只能找你了。”

    “谢王都见不到的人,我一个弱女子又怎么可能见到?”

    “那是你的事,不是本王的事。”谢释信走近,“说出真相,你就可以和吴启仕在雪国老此一生,若是不说,那本王就只能让你一人在雪国老此一生了。”

    谢释信的威胁让她手冒冷汗,他是想杀吴启仕吗?余惊尚在,而谢释信已经不知去向。幽幽雪陌,只有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她到底该怎么办?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