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话 洞中迷情,帝王薄凉
    “你的心里就只有他是不是?”

    凝眉回头看着谢释信,脸色煞白。她不知道,此时的她在他的眼中就是鲁洲月。

    “现在,本王便要你一生一世心里只有我!”

    话音未落,他的大手便扣在她的肩上,将她拖回洞里。谢释信毫不怜香惜玉,扣得凝眉肩疼不已。两行清泪簌簌地流下,看着越来越远的洞口,她的心渐渐的凉了。

    把她往雪地上一扔,她还没反应过来,他便扑了上来。搬过她的脸,强迫她与他对视。

    “看着本王,记住了,你的一分一毫都是属于我的!”

    她奋力反抗在他的霸道面前,但却毫无作用。

    “谢王,求求你放过我……”一边喊一边挥舞着手臂,无助的泪水流得更汹涌了。

    谢释信此时的就像是一头饥饿的豹子,必须美餐一顿才能得解。

    凝眉心中苦水翻涌,她想嫁给一个老实男人安安稳稳过一辈子的梦,顷刻间破碎。她的生死不由她,她的幸福不由她。她的眼泪势如决堤,融了久存的雪。

    墙壁上的血莲在她的泪花中闪出楚歌笑的样子。楚歌笑深爱着谢释信,她是知道的。如今“楚歌笑”就在旁边看着他们,她表情冷漠,不言一字。

    “少主,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不是的……”凝眉低语。

    她背叛了楚歌笑,楚歌笑会嫌弃她,会很她!但是她无能为力,她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恶梦,然而一阵阵锥心的痛告诉她这不是梦,是现实!她似乎听到了“血莲”的谩骂声。

    凝眉的低语在谢释信听来像是对他的回应,“哈哈哈,鲁洲月,从今晚起,你就永远都属于我一个人了!”

    “鲁洲月”三个字让凝眉五味杂陈。她被他如此对待也只不过是别人的替身而已,她连凝眉都不配做吗?那墙壁上的“血莲”从对她的谩骂开始转为讥笑。

    “你连人都不配做,做什么又有什么区别……”

    “没有权利的人就心甘情愿地做这种下贱的勾当吧……”

    “好好享受吧,毕竟他是谢释信,对你这样的人来说,是天大的恩赐……”

    “不要再说了,求求你们不要再说了。”凝眉被这纷纷传来的讥笑声吵得头都快炸了,“不要再……”

    她昏昏沉沉,觉得自己快要死了,若是死了也倒是解脱了。

    暖阳斜照,穿过洞顶的隙孔,投下一片斑驳。谢释信朦胧许久来坐起来,映入眼帘的便是面前的玉肌雪肤,雪肤之上的斑斑红印已经昭示了昨夜发生的一切。

    谢释信思量出神,一阵冷风让他回过神来。他拾起散落在地的衣服穿上,簌簌的穿衣声并没有唤醒了浅睡中的凝眉。

    这时穿好衣服的谢释信走过来扣住她的下巴,这个动作却把沉睡中的凝眉吓醒了,“很不好受对吧?王凝眉,这时你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为了爬上本王的席榻,先是饰了桃花簪,后又是给本王服了‘毒莲’好深的城府!本王竟此时才看出你的心思。不过本王不会让你如意的,后位是谁的也不会是你王凝眉的!”

    凝眉静静地躺在雪洞之中却不觉冷,因为她的心已经比这存封了千万春秋的雪还要寒冷!

    ------题外话------

    啊,期末了。作业纷至沓来,复习模式也要开启了。下周,下下周,下下下周要减量更新了,请大家谅解下,谢谢了。(下下下周因为是回家在火车上,没法更,可能不在周末更,要在工作日更新啦。)在这里提前说一下,希望大家心里有个准备。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