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话 事情败露,休想逃出
    日已西沉,天色昏暗,面前的这座山他们是没有力气攀过去了,只好选择绕行。在山脚兜兜转转,竟让他们发现了一个山洞。

    “咱们进去休息吧,明天再赶路。”

    凝眉听着点点头跟着他进了山洞。缘洞壁而行,路初崎而后坦,复行百步,豁然一片。洞内仍有霜雪,霜雪之上开着片片红色莲花。顺迹而望,地上,壁上皆有莲生。洞顶隙孔无数并有缺处,穹上星斗烁烁投光入洞,洞中银白熠熠,白红相间,如梦如幻。

    “谢王,难道这就是‘血莲’洞?”

    “哈哈,天不亡我谢释信!”谢释信也是极其高兴,找到这“血莲”洞,充饥之物便有了。他转眼看了下凝眉,这一路他都在留心观察她。

    “凝眉,白天你将仅有的固能丹献给本王,多时未进餐,你也饿了吧。”谢释信不放过一丝细节,知道她心虚,“眼前莲植甚多,采来充饥未有不可。本王念你忠心一片,赐你先用。”

    进洞前她怕出现意外提前服了固能丹,饱腹尚在,她那里还能吃下其他东西?

    “谢王,陆护法说这‘血莲’难成,用此充饥实在是暴殄天物……”

    “哼!强词夺理,你是真的不舍得吃吗?”

    谢释信这样一问,她便知事情已经败露,连忙认错。

    “谢王饶命,凝眉再也不敢了。”她是真的怕了,和谢释信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她没有一刻是敢卸下防备的,她的命从未如此飘摇欲坠过。

    谢释信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凝眉,要不是留着她还有用,他早就让她长埋寒土之下了。又瞥见她头上的桃花簪,他也不再深说下去,“你去吃了,便饶你。”

    凝眉别无他法只好采了一朵三叶莲来吃,吃后腹中发胀实在是不好受。她知道谢释信让她吃这血莲是在警告她,强让她吃下去是在惩罚她,让她牢牢记住这个警告。她初来乍到,在谢释信面前玩算计实在是太嫩了。

    凝眉服了多时,谢释信才缓缓开口,“吃饱了就该做事情了,去采些血莲与本王吃。”

    这时她才意识到,谢释信让她先吃血莲还有另一层意思。她心中苦涩,果真是伴君身畔,如履薄冰。

    思绪游离之间她已经采了甚多莲花,有几瓣散落她赶忙拾起来,她知道这血莲珍贵不敢浪费。她的一举一动都被谢释信看在眼里,只觉她笨手笨脚,并未过多责备。

    凝眉双手捧着莲瓣奉至谢释信面前,她小心翼翼,不敢有一丝疏忽。

    谢释信捏起莲瓣细细咀嚼。虽说是“血莲”,也生了个热血之色,但却并没有丝毫的血腥之气。放入口中甘凉,细细品来还有一丝淡淡花香。入腹大半,谢释信甚是满足,难后重生,还有香莲果腹,真是人生一幸。

    填饱了胃,他便想找处歇息,但是刚一起身便觉得双面灼热难耐,头中疼痛,双眼涨涩,他捂着头倒在了地上。

    “谢王!”凝眉不知所措跑过去扶他,可那七尺之躯怎是她扶得起来的?拉扯甚久,谢释信纹丝未动。良久,他平静下来,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凝眉云丝上的桃花簪。

    见他平静下来,凝眉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了下来,“谢王,您刚刚吓死奴婢了。”

    看他没什么事,她才放开手。可刚刚放下的手又被谢释信重新握住。

    “你还要走是吗?不能为我而留下来吗?”

    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凝眉无从接起,谢释信眼中的真诚又让她感到疑惑。

    她不语,他手臂用力将她拉向自己,走神的凝眉顺势跌进他的怀里。他大手钳住她的下巴,四目相对,他眼中怒火可见。

    “你这辈子都休想逃出本王的手掌心!”

    凝眉缓过神来,心中升起不祥之感,落下的心又瞬间悬了起来。她用力推他,奈何手腕被紧紧攥住,挣脱不开。

    “你想要的只有本王能给!”他的声音几乎是喊出来的。

    凝眉吓得停止挣脱,转头看向谢释信。她想要的只有他能给?温暖的气流瘙痒着她的耳际,她回手打了他一巴掌,他疯了,他要吃人了!

    谢释信吃痛捂着脸,良机难得,她不假思索,起身向外跑去,谢释信紧追上去毫不怠慢。洞中路崎,凝眉在快跑到洞口的地方跌倒了。谢释信追了上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