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话 难后失散,为生算计
    谢释信从雪堆里钻出来,被埋住的瞬间他真的慌了,但是他告诉自己,他是上天所选的天下之王,他不会死的。重见天日后,他躺在雪地上喘着气。环顾四周开始在雪地上挖着,把凝眉从雪地里救了出来。她看上去有点冻僵了,他把貂裘解下来裹在她的身上。

    他本来还想救其他人的,但是想到暴雪夜他们都滚落到山下去了,他从山上往下望去半个人影都没有,就只好坐下恢复体力。服了固能丹他看向凝眉,盖在她身上的裘绒在风中微微晃动。

    在这雪漠里微动的裘绒还有尹南山身上的,此刻他正和楚凌渊一起救雪谣。

    “我没事了,多谢特使。”

    见雪谣开口说话,尹南山和凌渊两人才松了口气。想起昨晚险些长埋雪漠他们都余惊未定,缓了半天才重新振作起来。与其他人失散,他们只好继续往前走。望了望远处的山,看了看脚下的路,经历了这么多,他们已经没有说放弃的权力了。

    老药翁寻了多时也不见其他人影,心中生出不祥之感,但还是不断安慰自己:他们一定没事的。其他人他没心思管,但是尹南山和雪谣他不能不管,沐王在他临行前一晚已经告知他这其中的利害。然而茫茫雪漠仅凭他一人寻找难于上青天,无奈之下,他决定先回雪国搬救兵过来。

    下定决心,他一刻也不敢迟疑赶忙回国,一边赶路一边祈祷他们平安无事。正如老药翁所祈祷的,他们都已经平安无事了,此时的谢释信和凝眉已经下了山。

    “谢王,老药翁说翻过山就能够找到‘七叶血莲’可您看这茫茫雪漠什么都没有啊。”

    望着这雪漠谢释信也开始怀疑老药翁话的真假。但是他转念一想:老药翁的确是不会对其他人说实话,可是他绝对不会骗尹南山。尹南山出了事对雪国没有一点好处,沐潇然派他来之前应该都交代清楚了。

    “他不可能说假话,只是我们没有找到而已。”

    谢释信继续往前走,站在原地非但找不到‘血莲’,他们自己也会被活活饿死的。

    凝眉低着头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在谢释信的身后,谢释信倒了倒固能丹,却发现一颗都没有了,烦躁地将丹扔在雪地中。

    “凝眉,你可还有固能丹?”

    凝眉知道她还有两颗,在这雪漠里走了这么多天别说是兽类了,就连一根草都没见到。她深刻认识到了这两颗丹药的重要性。她要活着,谢释信也要活着,仅凭这两颗丹药是远远不够的。正如雪谣的那句话:生对她们来说是奢侈品,所以她们异常珍惜。她要活着,要走出雪漠!

    她还在想着,谢释信已经转过身来了,她没有留意生生撞在了谢释信的身上,她赶紧退出来仰望他。

    “本王说话你没有听见吗?你还有没有固能丹?”

    她对上谢释信的眼眸,忽地想起那夜他扼住她的喉咙,差点要了她的命。一句“人急了什么事都能干出来。”的话跃上心头,恐惧驱使她赶紧回答。

    “还有!”

    谢释信伸出手等她交出固能丹。而她一边拿一边在心中算计:谢释信绝对能干出吃人的事儿来,若是他得了两颗丹,那么她就真的是待宰羔羊了。若是平分丹药,后备资源平等,虽然男女力量悬殊,但是只要她加以巧计,胜算还是有的。

    她倒了半天才倒出丹药,“谢王,就,就只剩一颗了。”

    她把固能丹给了谢释信,谢释信接过来就服下了,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有说。凝眉见他未言,心中略有愧疚,也许正是因为谢释信并未看出她的诡计,她才会如此惭愧吧。

    她不是一个好的奴仆,她有悖忠义,放弃了主子,选择了生存。她的内心百味翻涌,刚想向谢释信认罪,雪谣那句“为了活着,有时是需要残忍一点的。”的话在她心头划过,心中的愧疚感荡然无存……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