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话 多面权衡,遭遇暴雪
    折腾过了子时,雪谣才平静下来,筋疲力尽的雪谣偎在尹南山的怀里悄悄入睡。尹南山拭去她额头上的汗水,让楚凌渊拿来兽被她盖上,让她安心睡下。

    他看着她,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像是对方才痛苦的余恐。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身罹奇症?他对她的过去一无所知,但是他知道她一定经历了许多苦难才会活到今天。她一点也不重,他能确定她之所以这样消瘦是因为这奇症的折磨。

    月落很久,太阳才懒洋洋地爬上天际。昨夜事发突然,所有人都没有休息好,拖着疲乏的身体在雪漠中缓缓而行。走了一段路他们又停下来休息。

    “我和内人先去前面探探路。”

    “谢天兄和嫂夫人要小心。”

    谢氏夫妇走出去很远在看不到同行人时才停了下来。

    “谢王?”凝眉见谢释信停下来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你怎么看?”

    “雪谣就是少主无疑。”本来她还不能确定,但经过昨晚的事,她推算了下时间也是吻合的,“只是少主为何不与我们相认?”

    “你难道忘记了,她是为什么才到雪国来的吗?”

    经谢释信提醒,凝眉似有所悟,“谢王的意思,难道是……”

    “嗯,她失忆了。”

    “谢王,那接下来怎么办?”

    怎么办?这不仅仅是凝眉的问题,也是谢释信心中的问题。告诉雪谣她的真实身份把她带走?这显然是不可行的,抛去雪谣她相不相信她是楚歌笑这个问题。就算是她相信了,他们真的能够把她带走吗?沐潇然能让雪谣抱着新国子出在承权大典上,已可见沐潇然对她的器重,搞不好她已经知道了雪谣的真实身份。想带她走,沐潇然不会轻易答应。

    若是亮出他的身份呢?不是他不想,只是他不敢冒这个险。如今渗透到雪国的天承势力只有他们两个人。把他的势力调过来不是不可以,那样沐潇然也会忌惮几分,但同时也很难保证他们不会暗算他。毕竟他不是一般人,而是谢释信。暴露在阳光下的人是最危险的,他深谙这个道理。到时候不仅带不走楚歌笑,他也可能殒命雪国,怎样算都划不来。

    但是他必须把她带走,她是天承的国师。天承大业需要她,而且她和吕城烟走得那么近这让他很慌。本以为吕城烟来雪国只是为了祝贺的,但是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他已经隐隐察觉到,吕城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但是他现在什么也不能做,以免打草惊蛇。多方思量,权衡比较后说出了四个字。

    “静观其变。”

    凝眉听得一头雾水,还想追问,谢释信已经走远。

    “这雪漠走到哪里都是一样的,雪丘连绵,一望无际。”谢天感慨自己探路无获。

    “就是因为这雪漠哪里都一样,所以才会让人止步不前。”

    众人只当老药翁是怕谢天尴尬才随口一说,实则这是老药翁出没雪漠大半生的心得。

    “再往前走一段路就会看到一座雪山,翻过山。咱们就能找到‘血莲’了。”

    老药翁的话让众人精神倍增,前进的脚步更加坚定,只是今天的路却特别难走。

    “这风怎么这么大啊!”

    呼呼的大风夹杂着雪花扫过耳际,其他人都未听到凌渊的话,只有在他身旁的老药翁依稀听到了。

    “这路怕是不好走了,咱们遇到暴风雪了。”老药翁大喊:“大家都不要再走了,要保存体力!”

    老药翁的呼喊在这狂风之中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大家都还在努力逆风攀山。

    雪谣昨天独斗恶狼,晚上又在病痛的折磨之中度过,这时她已经体力不支了。欲行无力狂风吹得她跪在地上,她刚站起来又被吹倒,反反复复几次她就没了力气。尹南山拉住她不放手,她又重新振作起来。可是刚一站起来,一股巨风浩荡扫来将她掀倒,她抓着尹南山一起滚下山去。

    “特使!”见尹南山滚下山来,凌渊心生急意,还未来得及拉他,便被撞倒一起滚了下去。

    暴雪更加猛烈了,如同一席不透风的棉被,将这雪漠盖了个严严实实。

    ------题外话------

    大家元旦快乐,明天就是2018年了,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我去跨年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