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话 刮目相看,身患奇症
    一场人兽恶战过后众人都已经筋疲力尽,纷纷瘫坐在地。

    “想不到这纤弱女子,也有威武神勇的一面!”楚凌渊气还没有喘匀就忍不住夸赞雪谣了。

    “不错,不错,刚刚多亏雪谣娃娃机灵。”

    谢天和王氏只是互相看了一眼并未多说什么。

    “尹南山!”雪谣对于他们的夸赞并不放在心上,目光却一直都未离开尹南山,否则她也不会在尹南山快要倒地前扶住他。

    方才为了救她,尹南山被狼咬伤了左臂,后来又与狼恶战,手臂已经血流不止。楚凌渊本想上前,无奈他体力消耗太多,不过有雪谣在他也放心坐在一旁。

    “你先坐下,我给你包扎下伤口。”

    雪谣撕下裙裾,在尹南山的手臂上缠缠绕绕,打了结,又加以固定。

    “哈哈,想不到雪谣姑娘竟会这种军中包扎伤口的方法。”

    楚凌渊只是无意一说,然而有人却听着有心。谢天和王氏又是相视一对。

    雪谣答不上来原因,她只是下意识地这样包扎,找不到答案她也不去多想。

    刚刚与狼恶战之后这里一片狼藉。她给尹南山包扎好伤口便起身去整理。恢复了体力的人也都纷纷过来帮忙。

    “哎,这些木柴原本是要给特使温水送药的。如今与狼恶斗用得所剩无几,这可怎么办?”楚凌渊将几束干枝握在手中。

    “只要有火折子就好,没有木柴就杀几匹狼,用它们的皮毛生火。人欠债尚且要还,更何况是那不通人性的畜牲!”

    王氏听着谢天杀意满满的言辞,便想起了昨晚扼住她喉咙的手和那罗刹般的眼神。她心头一紧,双手冰凉。不堪回忆,她转开话题。

    “这取暖热饭的东西都没有了,在这雪漠里,恐怕在我们也活不了几天了。”

    “女娃娃莫扰,我这里带着固能丹可以补充体力。”老药翁说着便把丹药分给众人,“这保命的是有了,可这给特使送药的温水……哎!”

    “老药翁不要担心,俗话说‘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们再走走看吧。”尹南山看出了药翁的担心。

    “是呀,我们还能活那么多天呢,说不一定会有奇迹出现。”雪谣随着尹南山一起安慰到。

    稍作整理,一行人又踏上了寻药之途。

    “雪谣姑娘,你方才与那恶狼搏斗,简直就像女战士!”

    自打雪谣击退狼群,楚凌渊不仅对她刮目相看,还生出一丝钦佩之意!今生能够遇见她这样的女人算是不枉此生了。

    “凌渊,这走了一路,你也夸赞了一路,你不嫌烦,人家雪谣都怕是要烦了。”

    “南山兄不要怪他了,雪谣方才的确神武,怕是连我这七尺男儿也比不过的。”

    雪谣看了看谢天,锦衣华服。想来也是个生活优渥,无忧无惮之人。

    “我不是战士,我只是个平平凡凡的小婢女,自己的生死都是别人一句话的事。也许正因为如此,活着对我来说就是个奢侈品,我异常珍惜。为了活着,有时是要残忍一点的。”

    “为了活着,有时是要残忍一点的。”这句话在王氏的脑海里不断闪过,让她心神荡漾。

    天色渐晚,天边的桂盘已经跃入眼帘。

    “大家就在此歇息吧,行了一天也都乏了。”尹南山看了看天边初升的一轮圆月说到。这样的圆月他赏过多次,只是在这雪漠中的月别有一番滋味。

    夜已深,圆月高悬,四周寂静,所有人都徜徉在睡梦中。突然一声惨烈的尖叫划破穹宇,众人惊醒四顾,只见雪谣在雪地中翻来覆去,看上去十分痛苦。

    蝼蚁在她心口撕咬般的疼痛就像海浪一样一波接着一波涌遍全身。她只觉得头要炸开了,凤目圆睁,下唇已经见了血色。眼角挂着泪花,眼中满是绝望。

    尹南山是第一个冲过去的,他想抱住她,奈何双臂不便,只能用孤臂将她箍住。雪谣虽然瘦弱,但此时力气却大得惊人,尹南山根本箍不住他,不得不喊楚凌渊过来帮忙。听见尹南山呼喊楚凌渊跑过去按住她。

    “她,怎么会这样?”

    尹南山也想知道答案,但结果却是他根本不知道,他知道的是怀中这个女人很痛苦。大冷的夜,她的汗水已经把衣服都浸湿了。

    王氏对此番情景自然熟悉,刚想冲过去便被谢天拉住,她看了眼他没再动。谢天瞥了眼高空中的圆月,若有所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