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话 雪谣威武,勇退恶狼
    翌日,沐潇然派了一位很有经验的带路药翁给他们,在老药翁的带领下他们踏上了征程。

    本来谢释信和凝眉并不打算陪着尹南山去寻药的,但是碍于雪谣跟着尹南山,这是接近她并弄清楚疑惑的最好时机,他不会放过的,于是找了个“兄弟有难,兄长不能置之不理”的理由跟着尹南山一起去了。

    皑皑白雪,因地起伏,如同行走在白色的沙漠。茫茫雪漠一望无垠,接天一色。这日头虽高,但却不给人一丝暖意。

    “南山兄,这雪漠茫茫,想必藏着许多不为我们所知的奇事。”

    行了半日,谢天第一个打破了沉静。

    “这雪漠周无树生,天无鸟过,还真能与荒漠一较高下。”不想旅途无聊,尹南山也随便说了一句。

    “尹特使,这雪漠看似平静,实则凶险无比,常有猛兽出没。现在天色渐晚,大家还是提高些警惕的好。”老药翁好心地说到。

    “嗯,在这里老药翁比我们任何人都有经验,咱们都小心些好。”尹南山思量片刻提醒大家。

    夜已深,天益寒,众人围着火堆简单地充饥之后接过老药翁备着的兽皮被拥体而眠。

    浅梦之中,尹南山只觉得双颊微热,有股股暖流抚过。

    “南山兄弟!”

    “尹南山!”

    呼喊声一阵接着一阵,尹南山最终被唤醒。他猛地睁开眼睛,一双圆溜溜的小眼睛正泛着凶光盯着他,聚睛一看居然是一匹狼!他忽地坐起,用左臂将那畜生打出在外,然后跑到同伴身边。

    “南山兄,你怎么睡得那么沉?这么多人叫你都叫不醒。”

    对于谢天的问题他还真回答不上来,只能向众人说声抱歉。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该好好想想怎么对付那些畜生才是。”

    雪谣的话让尹南山又重新看了周围的环境,刚刚那只俯视他的狼正站在他们对面,而他们几个人正被狼群围住,狼直着眼,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

    “怎么这么多狼?”

    “特使莫怕,再多的狼我也杀他个片甲不留!”

    “凌渊切莫……”

    “冲动”二字还未出口,凌渊便拔剑刺了过去。

    见一人冲过来,两狼齐上。楚凌渊不愧久经沙场,两狼还未近身,便将它们刺死在长剑之下。血腥味儿似乎怂恿了狼的决心,又有四狼冲上。虽然楚凌渊身经百战,但是面对着灵活善战的狼群,他已经是捉襟见肘。

    “这娃娃急个什么?”老药翁见楚凌渊占了下风很是担心。他见楚凌渊被狼抓伤便操起砍刀冲过去支援。也不知道那狼到底有多少,只知道杀死一只补上一对,击毙一双冲来四匹。这一波接着一波的车轮战,老药翁和楚凌渊已经体力不支。

    雪谣心中着急但仍然保持着冷静,她环顾四周,然后冲到了马匹旁,从马背上卸下柴草。这些柴本来是要给尹南山煮温水送药的,但是现在情况紧急,顾不得那么多了。她拿出火折子正要点燃柴草……

    “雪谣小心!”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尹南山推出在外,她回头一看一只黑狼正咬在尹南山的胳膊上,他怎么甩也甩不开。她心中暗骂:该死的畜生!她不作多想,点燃手中的柴草奔了过去狠狠地打在黑狼身上。

    狼毛燃起火来,那狼嚎叫着退远了。见此法有效谢氏夫妇也跑过来效仿。四人手持火把向狼群冲了过去,颇有鱼死网破的气势。见四人如此老药翁和楚凌渊颇受鼓舞,信心大振,两人又毙了两头狼。

    一匹急性子的狼冲着雪谣扑了过来,雪谣猝不及防被扑倒在地。虽处劣势但她毫不慌乱,反应迅速,提起秀腿狠踢狼腹。急狼未料被踢出在地,但它怎肯罢休?蹿身而起直击雪谣喉咙,雪谣抬臂一挡,狼只钳住了她的手臂。她身上之痛尽显露在她狠厉的眼神中。她抵住狼口将它压倒在地,抬起玉拳猛击狼首,拳拳力量十足,拳拳都击在狼首柔软的鼻子上。急狼坚持不住狼口松动,良机一瞬,雪谣并未放过,拾起火把插入狼口,又是一阵锤捣。火焰将狼嘴烫得生烟,哀嚎之声响彻雪漠。雪谣一气呵成速度极快,众人观之出神,待众人反应过来那狼已经丢了半条命。

    群狼见状,欲冲却退,狼死伤惨重却只轻伤了几个人,相较之下不再执着。兽首鸣嗥,群狼速退,片刻间便没了踪影。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