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话 七叶血莲,意除歌笑
    “你这庸医,倒是快说说我们特使的胳膊可有得治?”雪谣的死活楚凌渊不会管,但是尹南山的安危他可不会忍上一刻。

    “老医不才,并不能凭现有的药物治愈尹特使。除非有雪原至宝‘七叶血莲’。”

    “那还不快派人去寻那‘血莲’来?”

    “凌渊使者,你可知那‘七叶血莲’乃是我雪国至宝的原因吗?”陆善虞量他不知,“那‘血莲’百年只生一瓣花,只有七百年才能生成一朵莲。莲瓣数不至七则与常莲无异,莲瓣数目过七则是毒莲。再说,就算是找到了‘七叶血莲’也救不了尹特使。”

    “陆护法为何这样说?”

    “尹特使有所不知,那‘血莲’采下只有在半日内用温水入药才有药性,过了半日,就只能成为尚好的补品。所以并不是雪国吝啬,而是雪国中的‘血莲’已经不再是‘药莲’而是‘补莲’,治不了特使的病。”沐潇然解释着。

    “看来只有我亲自找来服下才行了。”尹南山思量一番,打破了房内的沉默。

    “使者,我愿意陪您同去。”楚凌渊不会再容许尹南山有一点意外。

    “还有我,我也陪尹特使一起去。”雪谣领完罚,被人扶了进来,她脸色苍白,下唇已经被咬破,可见血色,虚弱至极的她让人看着心生疼怜。

    “沐王,请准雪谣这次吧。”她一面求着一面跪在了沐潇然的面前,沐潇然自有她的心思,使了个眼色。雪谣领会,便跪爬到尹南山的床榻前求他。

    “你这贱婢,我们特使这样全都是你害的,你还有脸来和我们一起?”楚凌渊的话中尽是挖苦和羞辱。

    “凌渊。”尹南山喝止他,看着雪谣真诚的双眸实在不忍心拒绝,只能答应她。他不想心中有愧,善待别人也能释怀自己,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待其他人散去,尹南山才缓缓开口。

    “‘神策先生’都查到了什么?”以楚天项的速度,过去这么多天,想必该有些眉目了。

    “国主,天承国国师楚歌笑失踪了。”楚凌渊尽量压低声音。这么多天他已经知道谢天就是谢释信,同在一个驿馆,难免会隔墙有耳。

    楚歌笑八岁献策惊艳四座;十岁可替谢释信运筹帷幄;这几年率兵征战,吞国灭邦不计其数。此等人物能让谢释信亲自出马并不夸张。如此想来谢释信接近他只是为了到雪国寻人而已,并没有想加害于他。安下心来一想,谢释信千方百计想到雪国来,那么楚歌笑定在雪国无疑。

    “让你盯着谢释信,你有没有什么发现?”

    自从领命,楚凌渊便暗中盯着谢释信,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他也不会让吕城烟受伤。还好这几天的跟踪并不是一无所获。

    “回国主,谢释信这几天都会去一个很偏僻的地方。那里有一所孤零零的小泥屋,里面住着一对新婚夫妇。”

    “新婚夫妇?”

    “是的。那个妇人很是年轻,好像认识谢释信,并且十分不想见到谢释信。”

    难道说楚歌笑有了归宿想要逃离谢释信?传言楚歌笑对谢释信有着非常之情,看来也不过传言罢了。吕城烟心中凄叹:那谢释信是什么人?若是他不肯放手,他有一千一万种方法让楚歌笑唯他是从。

    “谢释信盯那么紧,那女人八成就是楚歌笑。”吕城烟心中划过一道算计之意,“凌渊,若是我们借雪国除掉楚歌笑……”

    吕城烟的话还未说完凌渊便已经领会,“国主,除掉楚歌笑,无异于除掉天下一害。”

    楚凌渊是不会反对除掉楚歌笑的想法的,除掉她天承国就输了一半。以他父亲的谋略,那天承国便是勤合国的囊中之物,攻下天承那扇城门也指日可待。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放不下,他渴望攻下那扇城门。

    听着楚凌渊的附和,他决心倍增。

    “凌渊,时辰不不早了,你这几天也没得闲,早些回去歇息吧!”

    “是。”

    “你是疯了么?刚刚因为你险些露了馅!”谢释信脸色铁青,单手掐着凝眉的脖子。

    “谢王,我,我不是有意的。”阻着气道,她每说一个字都很艰难,“我,我只是担心少主……”

    “哼!”谢释信收了手,“下次再犯这样的错误,你就不必同本王回天承了!”

    凝眉边喘边咳,完全顾不上回应。

    天色已晚,他今天也是够累了,“伺候本王歇息。”

    离开天承这么久,谢释信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还险些要了她的命。虎口讨饭的日子总有一天会让她死于非命的。她没有权力,就是低贱的蝼蚁,任人踩碾,连自己的死活都做不了主。除非有一天她可与“老虎”平起平坐,才能扭转这个局面!

    ------题外话------

    电脑没有电了,到今天早上才起早发文章。到了期末,更新也许会有时间差,但还是会保证每周都有更新的。有的学校已经放假了,然而我们的学校课程还没有结束。(哭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