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话 劫后得生,活罪难逃
    谢释信缓了缓,“走,我们也帮忙去找。”

    “谢王,雪国天寒地冻,您这尊贵之躯……”

    “那也要去找!”不等凝眉再说什么,披了貂裘就出了驿馆。他可不能让吕城烟出事,楚歌笑的事他还没有弄清楚,他要靠着吕城烟这尊“大佛”在雪国多留上些时日。

    勤合使者失踪了可不是一件小事,更何况失踪的还有楚歌笑,她怎么能够沉得住气?派出了几队的侍卫去寻找。

    这么多人出去找了足足两天,才在一处高崖下的雪窝中找到他们。被抬出来的时候尹南山紧紧抱住雪瑶,知道的是他在危险之际保护着怀中的女人,不知道的,此时他们看上去分明就是一对热拥殉情的恋人。他们被冻僵了,怎么也分不开就只好一同抬去医治。那时谢释信也在场,他没想到楚歌笑会和他在一起,又见到他们如此“恩爱”,他的脸比尹南山冻了两天的脸还青

    驿馆里,尹南山的房间生起了四五个火炉,其他人进了房间都热得要死,而床榻上的两个人却丝毫不见醒转。沐潇然也带着国医来瞧了几次。又是暖衾拥体,又是热汤喂灌,足足折腾了一天,他们的脸色才见恢复。

    雪谣的长睫和眼皮作了好久的斗争才睁开眼睛。她的脸贴在尹南山的胸前,尹南山有节奏,有力量的心跳声,她听得一清二楚。她抬起头仰望着尹南山,只见他浓眉入鬓,凤眸微闭,白面红唇,果真生得清秀!他的脸上有擦伤,而自己却被他保护得很好,心中有一丝暖意扩散开来。

    尹南山缓缓睁开双眸,四目相对,雪谣先红了脸。她从他的怀里退出来转身下榻。

    “尹特使,你,你怎么样了?”

    “你,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他醒来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关心她的,她有些慌神,“我没事,倒是你的情况好像不是很好,我还是去叫人来吧。”

    她的慌乱,她的别扭,他全部看在眼里,心中暗想:这个女人倒是很有意思。

    尹特使醒了,这绝对是件大事。沐王,陆护法,楚凌渊,雪谣和谢氏夫妇都聚在了尹南山的暖房里。

    “沐王,尹特使的命已经保住了,但是他的右臂……”

    “有话快说,别吞吞吐吐的。”

    “是。”沐潇然发话,老国医也不敢怠慢,“尹特使为了保护雪谣姑娘,坠崖时右臂多次划伤,又因为坠地重力过猛折了筋骨。再加上雪国天寒,血气淤塞,怕是动不了了。”

    “你说什么?”楚凌渊很显然是急了,“你这个庸医,你若是医不好……”

    “凌渊!”尹南山知道他的脾气,怕他一时着急说了不该说的话。

    尹南山的呵斥让他清醒不少,但是盛气难咽,“沐王,这雪谣就是个祸害!若不是她,我们特使也不会搭上一条胳膊。”

    “凌渊使者莫要生气,本王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结果。”沐潇然知道,他当着众人面将过错全都推到雪谣身上就是想撒气,只要他出了气就能了事。即便她很看重雪谣,这时也护她不得,“来人,把雪谣拉下去,杖刑五十。”

    “这怎么可以?这样会打死人的!”虽然不确定雪谣就是楚歌笑,但是她已经将雪谣看成是她的少主了。她知道楚歌笑身体不好,情急之下便喊了出来,引来众人视线。

    “你一个妇人瞎嚷什么?你难道是想让南山兄弟的胳膊就这样白白废了吗?”谢释信只觉得她愚蠢至极,边说边朝她使了个眼色,“依谢某看,打这贱婢五十杖实在是太便宜她了。”

    谢天的话有头没尾,让人听不出他的确切意思。凝眉听这话像是他有意加重对雪谣的惩罚,她还想动但是却被谢天紧紧拉住。楚凌渊听这话自然不会反对,因为谢天的话说到了他的心里。而沐潇然看中雪谣,五十刑杖已经是极限了。这加不忍心,不加又不妥,左右为难地看向尹南山。

    这个难题抛给了尹南山,他就是不想接也得接下,思付片刻,“谢天兄严重了,国医只是说手臂动不了了,又没说不可以治愈。”

    虽然他是因为雪谣而受的伤,但是错先在他。即使是错不在他,他也是不忍心看一个弱女子受罪的。

    “还是尹特使大人大量,雪谣还不快谢过尹特使!”沐潇然听着尹南山的话赶紧接上,生怕他人再生枝节。

    雪谣也是个伶俐的人,自然看出其中端倪,赶快上前谢过特使。随后她便被带下去领罚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