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话 步步紧逼,幻婷求饶
    一寸寸坠落的感觉还不如让她死了来得痛快,“你放手吧!再不放手两个人都会没命的!”

    她虽然这样说,但是她一点也不想死,即便是死也不想做一个孤鬼。嘴上劝尹南山放手,心里却一点也不想让他放手。可是,她不能这样做。她死了没有关系,若是尹南山死了,势必会挑起勤雪两国的战争,战争一打响,受苦的只会是两国的百姓。尹南山的不放手让她十分感动,他如此重情重义,她又怎能连累他丢了性命?她用尽全力伸出另一只手去掰尹南山的手指。

    吕城烟见她要自寻一死,错愕之余心下一急,将手抓得更紧了,这一急却让脚下的力分散,让他们一同跌落崖下。

    雪谣不求其他,只求痛快一死,跌落时吕城烟紧紧抱住她,“别怕,有我在。”

    他之所以会这样说是因为方才那一幕让他知道,这个女人心中有着一片柔软的净土,即便与她同穴也无憾了。只是他说得轻松,实则也害怕极了。他还未帮楚国师找到他的女儿;他还有他的国家要守护;他死了,他怀中的女人即便是能够脱险也是难逃一死……他们今后要怎么办?他想了很多很多,但还没有想出答案便眼前一黑不知世事了。

    谢释信又站在了竹篱院外,他天天来这里,就是要让木窗中的那双眼睛看到他。今天也是如此,他知道屋内的人看到了他,他邪魅的笑在这冰天雪地里显得阴森恐怖。目的已经达到,他也没有理由再继续待在这里了。

    孤单的小路几乎无人涉足,夹道幽林没有飞鸟穿梭。脚踩在雪地上吱吱作响,他知道身后有人。

    “别来无恙,幻婷。”谢释信先开了口。

    “到底要怎样做,谢王才肯放过我?”幻婷开门见山也不和他寒暄。

    “幻婷姑娘真会说笑。本王并未对你做什么,何来放不放过一说?”谢释信嘴角上扬。

    “谢王天天出现在篱外,不就是在提醒我——我永远都是段幻婷吗?”

    她的精神快崩溃了,她也和吴启仕提过要离开雪国,可是吴启仕并不同意。要不是走投无路,她也不会来求谢释信。她只想简简单单的生活,不想参与任何纷争。

    见他不开口,她连忙又道:“我再也不会回到天承国,躲在深山老林里,老此一生。看在我帮您拿到军印,灭了酬转国的份上,请谢王放过我吧!”

    谢释信杀她之心早已显露,怎会轻易放过她?他这样做只是要折磨她。他认为:杀一个人叫做成全,折磨一个人才叫做惩罚!他就是要惩罚他们,惩罚逃离天承的人!

    “看在你帮我拿到军印的份上,本王可以给你两个选择。”他顿了顿,就是要看她想抓住救命草的表情,“要么杀了吴启仕,要么让吴启仕杀了你!”

    “都说谢王残忍,果真如此。”谢释信的杀意她看在眼里,“谢王能有此心,我多说什么都是无意的。”

    她自嘲地笑了笑,这便是命,逃不过的永远也逃不过!

    “残雪,你看这梅花……”吴启仕手中拿着几枝雪梅,跑了过来。

    他是想起了前些天残雪想折梅,今日得闲便去林中折来,归来之路正好遇见她。

    “这位是……”

    “只是路人而已,走迷了路才来到这里。”谢释信抢先一步开口,他可不想这个游戏这么早就结束。

    既是迷路之人,吴启仕也并未多想,“从街市到山里就这么一条路而已,若是走错了,再走回去便是。”

    谢释信笑着道谢,“的确,有些路走错了再走回去便是。而有些路走错了,就再也走不回去了。谢兄台赐教。”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吴启仕和幻婷各有所思。吴启仕的国恨,段幻婷的欺骗。于他们来说都是一条走不回去的错误之路。两个人一路无言,那回家之路走得既漫长又不知方向……

    谢释信回到驿馆时天都已经黑透了。看到门口久等的凝眉,慌慌张张跑过来,从她欲言又止的模样中,他就已经察觉出有事发生了。

    将她拉进房门,她就已经等不及谢释信开口询问便抢先说了。

    “谢王,吕城烟失踪了!”

    “什么?”

    “千真万确,吕城烟今天早上出去的,到傍晚都还没有回来,而且他那边带的人也都出去找了。”

    他刚刚见了凝眉的表情就知道有大事发生,但是却没有料到是这件事。这些天他一直着心于段幻婷那边,这边的确是疏忽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