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话 凝眉意乱,命悬一线
    “谢王,幻婷不会伤害您的!求您放她一马吧!”

    谢释信怒气已生,暗骂凝眉是个蠢人,他力平心气,“她身边那个男人是吴启仕,酬转国恨他怎么能够遗忘?我欲除之,幻婷必会生恨前来寻仇。为防患于未然,二人决不可留!”

    凝眉望着谢王,觉得他所说在理,开始犹豫起来。谢释信怎会容她纠结,伸出手掌握住她的手将她拉起来。他的手虽然冰凉,但宽大的手掌却能将凝眉的手包住,这种安全之感让她心头一酥。

    “谢王,您说得对,您的安危重要。”

    听着凝眉的话,他露出一丝笑意,笑意可见,只是慌乱的凝眉并没有注意到。

    承权大典结束已有三日,雪谣来找沐潇然想要询问一下之前准假的事,方到殿外便听到里面的谈笑声。她走进大殿向沐王行礼请安后立其一侧。

    “尹特使来雪国一次实在是不容易,虽说雪国的承权大典已经结束,但是雪国奇景繁多,不如留下观赏一番,以廖表我雪国微薄心意。不知使者肯否赏脸?”

    吕城烟来雪国的主要任务并没有完成,正为找不到留下来的理由而犯愁。如今沐潇然出口挽留,吕城烟自然是欣然接受。

    “沐国主盛情,南山怎好拒绝?”

    沐潇然喜上眉梢,余光扫向雪谣,她自然知道雪谣来这里的目的,不然她也不会挽留尹南山。

    “雪谣听令,勤合使者在雪国期间的活动你都要陪同,不得有误。”

    沐潇然发话,她只好领命。查清身份的事情要推迟,不免心情忧郁。心中暗责尹南山脸皮之厚,沐王只是客套一下,他居然欣然答应留下来。只是她不知道是自己会错了沐潇然的意思,也错怪了尹南山留下来的动机。

    雪谣领了命自然是不能违抗的,陪着尹南山到处游玩。雪谣并不是在雪国长大的,一些景观自己还真是介绍不清楚。又因心情不快,事先也并未作过多的了解,介绍时免不了信口胡编,但是编的有声有色很像是那么回事儿。

    其实哪里能骗得了吕城烟?在来雪国之前他可是读了不少的地理志,但是他醉翁之意不在酒,因此也不想揭穿她。虽然并未揭穿她,但在他的心里雪谣已经是一个实打实不靠谱的人了,加上之前观念的不同更是对她没有什么好印象。

    “这里太过凄清,我们是还寻个人多之所吧!”

    雪谣停住,这个要求她怎肯答应?这景物是死的,自然是不能纠正她说的对错,但是到了人多的地方那就不一样了。想到这里她不免有点心虚。吕城烟并没有想到这方面,他只是单纯想要找人而已,并不知道雪谣的小心思。

    “哎呀,人挤人有什么好看的?看这些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才有震撼力嘛!”

    沐潇然留尹南山在雪国并不会太长时日,这仅有的时间对吕城烟来说十分宝贵。而雪谣却在此浪费他的时间,他心中实在是不爽。

    “感受一下风土人情也不失为是一种享受。”

    见尹南山要走,雪谣忙去抓他的衣袖,“你别走,我们正在一个高处,可以眺望远……”

    “景”字还未出口,吕城烟已经不耐烦,用力挥袖想要甩开她。这一甩让瘦弱的雪谣脚下一个不稳,连退几步。一个踩空便要命丧山崖,她心中害怕不已连惊叫都发不出来。尹南山并不是诚心想要害她,如此状况是他始料未及的。说时迟,那时快,尹南山伸手拉住了她。虽说是他对她百般厌恶,但是他不能见一个鲜活的生命陨丧山崖,更何况这个错误是他犯下的。

    雪谣悬在山崖,有尹南山拉住她,她的心也定了下来,“你快拉我上去啊!”

    吕城烟也想拉她上来,只是他大半个身子探出崖外,哪里还能使得上力气?他两个脚尖勾在雪里不敢有一丝放松,只求两人能够多撑个一时半刻。虽说雪谣瘦弱,但毕竟是一个人的重量。这重量正坠着他们一点一点往崖下滑落……

    ------题外话------

    准时更新啦。这几天在看《不死法医》有点停不下来,但还是会准时更新哒。希望大家看得开心,但是大家也要保护视力呀,做做眼保健操,多看看远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