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话 狭路相逢,有心除患
    在承权大典上同谢、王二人吃惊的还有一人,那便是站在人群边缘的段幻婷。这个婢女就是她那天在街上遇到的楚歌笑,还是她只是单纯的长得像楚歌笑而已,幻婷已经分不清了。

    “你怎么了?我们走近一点看吧。”吴启仕拉着她的手往人群里走。

    她是和吴启仕一起来看承权仪式的。经过一段时间的生活之后,吴启仕的心态稍稍平和了些,适逢承权大典索性陪她来看看。思绪混乱的她被他拉着混进了人群。

    “前段时间我一直陷于仇恨中,忽略了你。”

    “你说这些干什么?我们两人能在一起已是不易,只要今后能够彼此珍惜……”

    幻听的话还未说完,吴启仕便转过身来看着她。

    “残雪,我们成亲吧。虽然现在的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给你百里红妆,但是我仍然想要和你成亲。”

    幻婷看着他,心里暖暖的,她看上去不悲不喜,而心里早已经激动澎湃。吴启仕似乎知她所想,上前将她揽入怀中。

    谢释信不敢再想下去,鹰眸凌厉,箭步一出,向那婢女走了过去,他一定要把事情弄明白!凝眉似乎已经察觉出他的意向,急忙跟过去拉住他。

    “谢王三思,我们现在是在雪国,只是普通人而已。”

    凝眉的话不必再说下去,谢释信已然领会。哎,他心中又气又急。当初只是想着这个身份行事方便,并未想到遇事竟然不能按照自己的心意行动。一贯任意而为的谢释信此时火上眉头无处发作。他怒视着凝眉,凝眉低着头不敢看他。他甩开她的手独自走了。

    人群之中谢释信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四目相对,对方早已经惊恐万分,脸色煞白。

    吴启仕拥着她,只觉得她身体一僵,再一看她脸色骇人。

    “你怎么了?脸色居然这么难看?”

    幻婷回过神来,“没,没什么,只是觉得冷。”

    吴启仕解下斗篷披在她的身上,“承权大典也快结束了,不如我们回去吧。”

    他理了理她被冷风吹乱的额发,揽着她往回走。然而她的心早已经飞到了九霄云外。

    人群中那双狠厉的鹰眸死死地盯着那两个人。

    幻婷居然没有死,还和她的心上人逃到了雪国来过活。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想要逃离天承?当年的鲁洲月,如今的段幻婷全都是一般货色!他对鲁洲月的心,她视而不见,她得到了幸福就要抛弃他?凭什么,凭什么?她苦心编织的美梦,他偏偏要亲手毁掉!

    “你们编织的美梦,我偏偏要毁掉!”鹰眸中的狠厉之色更是浓烈,毫不犹豫地提脚跟了上去。

    幻听知道身后有人跟着,“启仕,我记得这附近有梅林。不如我们摘几枝回去吧。”

    “雪儿,你这脸色如此难看,还哪有闲情逸致去采梅?你若是真心喜欢,改天我去采来,现在还是回家吧。”

    幻婷拗不过他只好跟他回家。

    竹篱笆,泥草屋。虽然看着不起眼,但却有着温馨的味道。谢释信在暗处看着他们走进了篱笆小院儿。

    “谢王……”凝眉这时已经追了上来,她大口喘着气,站在谢释信身旁,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小院儿。

    看着那二人的背影甜蜜恩爱,心中既甜又酸。想要嫁为人妇的想法又一次涌入脑海,她多么希望有一个宽厚的胸膛能够护住她,给她温暖,给她安全感。心中暗叹:真是幸福……

    “那个女人是段幻婷。”

    一听到幻婷的名字,凝眉心头一紧。她知道楚歌笑放走段幻婷这件事就是不想要谢王知道的,虽然她不知道楚歌笑这么做用意何在,但是她知道楚歌笑从来不做无意之事。如今谢王发现了幻婷,想是谢王定不会放过幻婷的。

    “谢王,求求您放过幻婷吧!”连带着乞求声她已经跪了下来。

    谢释信只觉她烦,皱起了眉头,一个小小的贱婢居然敢干涉他的决定!他有挥手打她的冲动,但瞥见她头上的桃花簪不觉软了心。

    琢磨半晌,他舒缓了心情,缓缓开口,“凝眉,本王也无心去伤她一个弱女子。但是本王为求自保只能这么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