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话 承权大典,国师现身
    今天雪国的热闹可不是用言语可以形容的,承权大典的盛况让这几个“外来人”甚是震惊。祭雪坛汇聚了全国的人。

    “国主,想不到承权大典这么壮观。”

    “承权大典不仅意味着国子成为国主,还意味着新一任雪国之子的诞生。”

    “新一任国子?可这沐潇然还未婚配哪里来的孩子?”

    “凌渊,雪国毕竟是异族,和我们的习俗不同。雪国认为雪国之子是雪灵的化身,庇护雪国。承权大典上雪国之子接受冰雪权杖蜕去雪灵,成为仁君。而雪灵则会寄灵于下一位雪国之子。”

    “雪国民众众多,怎么知道雪灵寄身在哪个人身上?”

    “哈哈,雪国人自然有雪国人的办法,你看下去不就知道了?”

    吕城烟故意卖关子,吊着楚凌渊的胃口。

    说话间“承权舞”已经开始。祭雪坛中摆着一个大木堆,周围则是一百孩童。他们扎着满头的麻花小辫儿,从服饰上可以看出其中一半是男童,一半是女童。穿着兽袄,在这冰天雪地踏着鼓点起舞。这时从木堆后面爬山来一个头戴羽翎,戴着面具,身着白袍的人。此人先是展开双臂拥抱苍穹,然后拾起一段木枝同孩童一起起舞。在白袍人登上木堆的时候也出现了一个躬身的面具巫人,手持铃杖,围着木堆“作法”。

    随着鼓点的加速,白袍人的舞动不断加快,而孩童的动作则减慢。此时孩童已经静止,只有白袍人在木堆上高速旋转,面具巫人已经不知去向。忽的白袍人俯身蹲下,静止片刻猛地抬头,伸出左手,随着他手起的还有那百人,但是他们已经从百名孩童变成了百位成人,意料之外的变化给人一种神奇之感。又是一阵群舞,只见木堆的中央燃起了火来,明明烈火照得白袍人身上泛着金光,长长的白袍已经燃上火苗,观者都在为其生命担忧而白袍人却毫不在意仍然在舞动。

    只见白袍人腾空跃起,双臂舒展拥抱穹宇,宽袖依依,白袍人此时如同一只浴火的凤凰盘飞直上。耳中的鼓声,眼前的景象,让所有人都屏息。

    白袍已成火袍缓缓落下,羽翎人在空中飞转,不知他在空中撒了什么,远远望去半空中已经是霞云般的绯色了。

    “神了,神了,这舞竟有如此神来之笔!”

    吕城烟虽然未言,但楚凌渊的话也是他心中所感,他早已经被这舞蹈所征服。

    “谢王,这舞真是妙绝!”

    谢释信心中暗叹:好一个“承权舞”!承权之舞,乃是承天之意。“浴火的涅槃,不灭的天意”!承天之意乃是这天下之王所拥有的,这小小的雪国……哼!

    “承权舞”结束,承权仪式才正式开始。随着雪国独特的乐角之声,沐潇然从浮华辇上缓缓走下。莲步款款走入仪式现场。雪白的典服,云丝盘绕,白玉面,红脂唇,长眉入鬓,真真是天外来仙!

    吕城烟见后低语:“这沐潇然果真不俗,一举一动‘雪中仙子’之称当是无愧的!”

    谢释信凝视着沐潇然,表面上是钦佩之色,而心中正想:当真是个美人!若能得此帐下暖席,充宫厚室,定是人生一乐!

    众人所想沐潇然全然不知,她只是缓缓向王座走去。王座前她停下,在羽翎人前单膝跪下。那羽翎人在沐潇然原本戴着的冠帽上配了一枚水晶雪花。

    就在此时一个小奴婢托着白玉盘走上前来,盘上放着珊瑚座架,架上承着一柄水晶权杖,这便是雪王权杖。

    沐潇然接过权杖,走上前坐在了那王座之上。当外人以为全国人都会高呼的时候,这雪国的人都个个沉默着。雪王就那样端端坐着,羽翎人就那样静静站着。外人都又急又奇,但是并不敢造次,只好焦急地陪坐着。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又有一位婢女出现,只见她双手托着一方锦布,布内裹着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孩,那婴孩还在啼哭。婢女郑重说道:“雪灵圣子降临雪国!”

    那婢女的话音还未落尽,全国人都已经欢呼了。与喜悦形成反差的便是吃惊,而吃惊之人就是谢释信和凝眉。

    “谢王,你看那人是不是少主?”

    谢释信未言,他心中疑惑:楚歌笑既然还活着为何不回到天承,而是留在雪国?难道,难道她是想另觅新主?这样一想,他不觉皱起了眉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